凌无妖

互攻團團長♂:

不开玩笑,这次我是认真虐的
留意字幕和画面,不要被歌词绕晕了
emmmmm……结局应该是HE的……

喵喵喵:

心情不好的小少爺出國散心,在機場等司機時誤上了別人的車。
出差的大少爺先送弟弟回國,想留下來度個小假,卻被人誤認。

本來一個人的旅行,卻變成兩人同行
本來以為只是異國的過客,卻變成了最重要的人
本來以為……

“哪有這麽多以為!這都是套路!你為什麽一開始不說清楚!”
“我哪知道你是真不知道的!你都不看國内金融雜誌的喔!”

--------
嗯,都是腦洞,文筆爛的我,不寫😛

【隐凡】长老的恶作剧之吻 文字版 第三十章 我们的相处模式

互攻團團長♂:


这几日陆陆续续都有相熟的人来草庐探望负伤的小凡和丁隐,小凡皆以长老需要静养为由,礼貌地与他们寒暄几句过后,便婉转地将他们请走了。


大家都能理解小凡的做法和苦衷,可总有些像狗皮药膏一样死缠烂打的人,怎么撵都撵不走,好比眼下正在房门前撒泼要见长老的黄芸。


黄芸提着一大篮吃的来,说要给丁长老补补身子。


小凡很是为难,但仍旧耐心相劝道:“黄师妹,长老还未苏醒,你给他送这些东西,他现在吃不了不是浪费吗……”况且大伤初愈的人饮食应以清淡为主,而篮子里那些油腻的菜式根本不适合长老。


“我不管!我就要见丁长老!”


“要不这样吧,等长老醒了我便去小竹峰带你来见他,可好?”


“不好!”黄芸的态度很是强硬。


“这……”小凡面露难色,他知道黄芸喜欢长老,但她来探望长老是出于好意,就算她不配合,小凡也不能强行下逐客令。


“张小凡,丁长老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用一副他家属的口气来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管得着我吗!”


小凡一番好意,黄芸却毫不领情。小凡心里委实有些难受,不过他没有放弃,依旧耐心地和黄芸讲道理:“黄师妹也许说得没错,长老他对我无意,但这与你能不能见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不管我是他的谁,或不是他的谁,眼下我都不能让你打扰长老静养,这是百草仙人交待给我的任务,也是我的责任。”


黄芸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指责道:“丁长老昏迷不醒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他运功替你疗伤,也不至于至今仍昏睡不醒!你这么晦气,我看你还是离丁长老远些吧!”


黄芸的话顿时让小凡无言以对,自他苏醒那日起,他便对长老为自己耗损修为的事耿耿于怀,愧疚不已。小凡低眉不语,心头的苦涩由于内疚而不断肆虐着。


见小凡默不作声,黄芸就更肆无忌惮了,“你若不想继续害丁长老,就给我识相点,别老缠着他不放!”


啪——


黄芸用力地扇了小凡一个大大的耳光,小凡白玉般的脸上随即显现出数条鲜明的红痕。他尚未来得及问黄芸缘由,便又被她运功狠狠地推了身子一把,“张小凡你滚开啦!”


小凡伤势尚未痊愈,他的脚跟不稳,被黄芸一推身体便随之向后倾倒。他本以后背为会重重地跌倒在地,没想到却跌进了一个稳稳的怀抱。


小凡回过头,发现长老并没有看他,而是面露凶光地瞪着一脸惶恐的黄芸。


“长老,你怎么醒了?”小凡问。


丁隐一边扶小仙草站稳,一边冷嘲道:“我被前来闹事之人吵醒的。”


丁隐指责的是黄芸,而黄芸仍厚颜无耻地装着委屈来推卸责任,“丁长老,这不关我的事,要怪就怪张小凡!他见我带了这么多好吃的给你,心生妒忌,便不让我进去,我一时情急才跟他理论的……”


丁隐冷笑道:“此等荒唐的理由也就只有你才能编出来吧!你说张小凡妒忌你别的还说得过去,但说他妒忌你的厨艺,呵,你说话能不能带上脑子?!”


黄芸心虚,顿时哑口无言。


“你声称方才是与张小凡理论,而我看到的,却是你不停地破口大骂,出手伤人,还有张小凡的一味隐忍!”如果不是念及黄芸是掌门夫人的弟子,念及她是个姑娘,怒气攻心的丁隐真想像对楚誉宏一样给她一掌。“虽然你俩并非师出一脉,但张小凡好歹是你的师兄,也比你年长,我蜀山素来注重长幼有序,你前一句‘张小凡’后一句‘张小凡’地叫他,你以为你是谁啊!”丁隐把黄芸刚才骂小仙草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她。


黄芸在情敌面前被喜欢的人训斥,颜面尽失。她羞愧难当,脸红了,眼眶也红了。


一旁的小凡隐隐感觉不妙:完了,长老已经彻底开启与周长老对骂时的毒舌模式,不能再让他骂下去,否则黄师妹真的要哭了。


小凡轻拍长老的后背帮他梳气,还不忘好言相劝道:“长老你才刚醒过来,莫要动气,黄师妹她已经知错了,你就放过她吧。”


“她做得这么过分,你还要忍她?!”


小凡释然一笑,“这不叫‘忍’,叫‘让’。你不是说么,我是她的师兄,所以让着师妹也是理所应当的啊。”


丁隐凝视着小仙草脸上那刺眼的掌痕,眼底尽是怜惜与心疼。他知道小仙草心里是难受的,然而他也看得出,小仙草现在是想设法给黄芸一个台阶下。


长老没有表态,小凡权当他不反对,随后便让黄芸先行离开。


黄芸看着丁长老和张小凡这老夫老妻般的相处模式,心里更难受了。她袖子一甩,脚一跺,哼了声闷气便伤心地离开了。


丁隐的身体开始有点摇晃,他一醒来便动了如此大的气,虚弱的身子自然承受不住,呼吸已经有些不畅,腿也渐渐软了。


小凡见长老状况不对,连忙扶他到椅子上坐下,“长老你好生歇息,我去给你倒水。”


长老当即拉住小仙草的手,小凡弯下腰问道:“怎么了吗?”


丁隐抬起手,轻轻抚上小仙草脸上的掌痕。丁隐掌心带着虚弱的寒凉,因此掌痕传递过来的灼热感便更加明显了。丁隐的脸上写满了心疼与懊悔,他怨自己迟了一步,没有及时阻拦住黄芸的蛮横之举,以致于让小仙草无辜承受了那么多委屈和痛苦。而小仙草的性子向来敦厚,不愿与人多计较,如此就给了旁人更多得寸进尺的机会。


长老的忧心小凡都看在眼里,他宽慰道:“长老,小凡没事的,谢谢你担心我。”


“傻瓜。”丁隐莞尔一笑,携着几分宠溺,也藏着几分欣喜,“去拿药来吧,我替你涂上。”


丁隐默默注视着小仙草翻箱找药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叹:他刚才居然连我心里想什么都能猜到,看来,我是越来越不能低估这株小仙草了。


小凡搬了张椅子坐在长老对面,乖乖让他给自己右脸的伤痕上药。而丁隐生怕弄疼小仙草,下手也是极轻,帮他涂药的同时还不忘给伤痕轻轻吹气,试图用凉气帮助缓解小仙草脸上的疼痛感。


小凡痴痴地凝视着举止温柔的长老,脸颊不由地泛起丝丝甜蜜的笑意,连左脸的小酒窝也出卖了他的心思,弥漫着幸福的甘甜。


小仙草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令丁隐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他无奈道:“你第一天认识我吗?看了这么久还不够啊?”


“不够,长老这么好看,一辈子都看不够。”


丁隐脸上的笑意被小仙草逗得又多了几分,“你啊,脑子平时都在想些什么?”


“想你咯~”


小仙草的耿直倒是让丁隐有些脸红了。


“长老,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你明明这么凶,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丁隐笑着反问道:“这个问题你不是最有发言权吗?”


小凡细想了想,“对喔,长老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丁隐兴致盎然地问小仙草:“那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小凡咕噜咕噜地转着大眼睛思忖了会儿,忽然灵机一动,指着窗外喊道:“长老你看!那边有只东西在飞!”


丁隐本能地寻着小仙草所指方向放眼望去,并未发现异常,回过头的时候,身旁的小仙草已经溜之大吉了。


今天先放过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招供的。




# 那长老你打算用什么方式让奶凡招供?#


 



互攻團團長♂:

帅毙了 神一样的契合度

(我只负责拼图,其他一句未改)

【波士X開司】你汪你喵的幕後互動

珉夜:

李易峰一按下手机的接听键,耳边刹那传来刺耳的魔性笑声,他紧蹙着眉头把手机拿得远远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某人没有要停下的预兆,他只好掏掏耳朵,把手机搁在床上,点开免提。嗯,魔性笑声瞬间充斥在整个房间里,大晚上的格外瘆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哈哈峰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易峰终于忍无可忍了,朝手机大喊“陈伟霆你能不能停止你的白痴笑声啊?!”


“哈哈哈哈哈哈咳,好,哈哈,咳,咳咳……好了。不笑了。噗。不笑了。咳。真的。”


“大晚上你抽什么疯?”


“咳,峰峰你去超话窥屏了吗?”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爱窥屏?没有。” (其实五分钟前才看了,所以大概能猜到某人的蜜汁笑点是什么)


“我看到很多说波士和开司是丑丑夫夫,唔,这个名字不是很好听嘞。虽然我们发过〖两个丑八怪〗,不过我们其实还是很帅的对不对?”


“所以你打来就是跟我吐槽这个?陈伟霆你怎么这么闲?”


“我没有很闲啊,我就是打来跟你商量一下,你觉得这对CP应该叫什么才好嘞?还有啊峰峰,你已经连名带姓叫我两次了,你不爱我了……”


“滚一边去,我不跟傻子说话。”


“哼没关系我知道你傲娇,心里肯定叫了很多次〖威廉锅〗。我都听见了,哼哼哼。”


“……(哑然失笑) 幼稚。”


“咳。我刚才想了一下啊,波士和开司,不如就叫【波司】好了。”


脑海里闪过一个谐音名词,李易峰不动声色地问“原因呢?”


“咦?峰峰你没有get到我的意思吗?波司,BOSS啊。我们是终极BOSS,多么霸气的一对CP。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是这个意思。李易峰为彼此的心灵相通而扬起猫弧,嘴上却故意泼冷水,“好了说完了吧?挂了,我要睡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要睡啦?这么早?聊多一下啦~”


“你觉得还能聊得下去吗?十句有九句都是你的魔性笑声呢威廉。”


“嘿嘿峰峰你终于叫我了,好吧我就大发慈悲放你去睡觉吧。晚安峰峰!MUA!”


还没来得及说着什么,李易峰就听见陈伟霆又笑个不停了。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他直接挂断通话。


看着手机锁屏的二人合照,李易峰鬼使神差地曲起拇指还有中指,然后中指不轻不重弹在陈伟霆“脸上”,脱口而出一句宠溺的“傻子。晚安。”


另一边厢,好不容易止住笑意的陈伟霆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终止的通话,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自言自语“峰峰你竟然不跟我say goodnight就睡觉了!”


看着两人同款的锁屏背景,陈伟霆幽怨的嘴脸瞬间又傻帽了,用甜死人不偿命的宠溺语调对着画面上的李易峰轻声说,“晚安峰峰。”


然后呢?


然后就是写手们、P图大大们、剪刀手们的工作了啊 ( ̄y▽ ̄)~*

慕冬木东:

一家三口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