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隐凡】长老的恶作剧之吻 第十八章 你的依赖

互攻團團長♂:



丁隐迈进书房的时候,田不易早就自己泡起茶来喝了。


“稀客。”这是田不易每次来点苍峰丁隐惯用的开场白,毕竟这是事实。


“今晚小竹峰和栖霞峰打擂台,七师弟你怎不去瞧瞧?”


“你知道我素来怕吵闹。倒是三师兄,你不是最喜欢凑热闹么,为何不去?”


“我找你有正事儿。你听说了吗,掌门打算给从渝都历练回来的弟子们来个考核,还说如果考核不过就罚禁足闭关半年呢!”一提及这件事田不易就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唉,真愁人啊……


丁隐摇摇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掌门师兄做事总是那般随心所欲,这说考就考,让弟子们怎么准备!”丁隐也跟着揉起了太阳穴。


其实他们烦恼的根源都是同一个人,那个大竹峰的小可爱——张小凡。


丁隐对田不易说:“有件事我怕你担心,一直没跟你讲。”


“何事?”


“我去渝都的时候发现张小凡身上沾了魔气。”


“你说什么?!开玩笑的吧,他怎么敢偷练那些邪魔歪道的东西!”田不易满脸的震惊与不可置信,他绝不相信自己乖巧的小徒弟会做明令禁止的事,可直觉告诉他,七师弟更是不会用这种严重的事情骗自己。


“张小凡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修炼的,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曾经练过魔教的法术。”


忐忑的田不易坐立难安,“据我所知,就算是程度不深,这祛除魔气前后都得花个一年半载。只要老七在考核时一运功,修为稍微高点儿的人都能察觉到他气息的异样啊!万一真被发现了,到时不单单是逐出蜀山,或许他连性命都难保!”


其实在丁隐回蜀山这两个月中,除了替小仙草教训那些以前欺负过他的顽劣弟子外,丁隐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研究抑制和祛除魔气这件事情上。


于是,丁隐又再一次用行动证实“蜀山第一天才”这个名号并非浪得虚名。


“虽然想要在考核前完全祛除魔气是不大可能,但如果是抑制下去不被旁人发现的话,倒不算难事。”


“那该怎么做?”田不易迫不及待地问。


丁隐面无表情地只说了两个字:“吃药。”


“啥?!就只是这样而已?!”田不易以为最起码要扎二三十轮针或者是关起来练个什么虐身的驱魔功之类的,没想到自己的猜想竟被七师弟用“吃药”这两个字轻松地推翻,连田不易都不禁怀疑起自己对魔气的认知。难道真的是我太大惊小怪?!


丁隐从架子上取了一瓶丹药扔给田不易,“丹药裹了层糖衣,与温水一同服下即可。考核前三天给张小凡吃,魔气就不会被发现。”


两年前小仙草宿醉的那个早晨,他艰难地喝完苦涩的解酒药,那个模样丁隐至今都还记得。丹药的糖衣是丁隐特意加的,就是不想小仙草“吃苦”,而丁隐为了这一瓶小小的丹药却默默吃了很多苦。其实田不易的认知并没有错,若要抑制一个人体内的魔气,通常情况下皮肉之痛是免除不了的,丁隐用将近几十个日与夜的不懈努力与亲身试药的痛苦折磨,炼成了这一瓶灵丹妙药,大大减少了抑制魔气带来的煎熬。丁隐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他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小仙草,其实也希望能解救被魔教控制的苍生世人,只不过他没注意到,自己炼药的时候全都是以小仙草的感受为首要考虑。


得到七师弟的帮助,田不易终于舒了一口气,“那便好,那便好。”他喝口茶缓了缓,又想起了件事,接着问道,“话说七师弟你这茶不错,渝都带回来的吧?”


“……嗯。”丁隐有些郁闷,这茶是小仙草昨天给他的,丁隐自己都没舍得喝。


“这包茶我见你随意放在桌上,以为是你不在乎的,我便擅自拆开了,你不会怪师兄我吧?”


“……不会。”才怪。


“既然你不在意这包茶,不如你让我带回去吧。”田不易一副“你懂的”的表情分明在暗示丁隐,他这话里还有话。


丁隐剑眉微蹙,“三师兄,你什么意思?”


“七师弟何等睿智,我的话你不会听不懂吧?”田不易的语气隐约带着几分冷嘲。


“你是想我听懂,还是听不懂?”丁隐机智地反问道。


田不易又抿了一口茶,“师兄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无论是茶还是我家老七,都不是让你随意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你如果不上心,就让我把他带回大竹峰吧。”


丁隐果然没理解错,三师兄口中的茶暗指的就是小仙草。



丁隐沉默了良久,他没有给田不易任何答复,而是将面前那两叠厚厚的信视作珍宝一般抱在怀里,随后起身准备离开书房。


就在踏出房门的那一瞬,丁隐忽然回过头对田不易说:“人,我会暂时先给你送回去。但我希望三师兄以后观察他人的时候还是要细心点,张小凡远比你想象中要坚强。”而我,也并非你所说的那般无情。


丁隐找了个凉亭,点了盏油灯,借助微弱的火光与皎洁的月光,把这几十封信一字不落地细细读完。在此刻的丁隐看来,信中每一句普通的问候都是甜蜜的呼唤,每一句日常的抱怨都是亲昵的撒娇,而字里行间那透着羞涩的思念更是犹如情话一般,诉说着绵绵的情意。


丁隐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原来小仙草这么喜欢我,兴许,我对他也是一样的。


可是,这并不代表丁隐允许小仙草牺牲自己的前程去换取两人的厮守。


丁隐相信,鱼与熊掌,总会有兼得的法子。


等丁隐读完信回到房间的时候,小凡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他的呼吸很平稳,大抵是睡熟了吧。为了以防万一,丁隐还是点了小凡的睡穴。


丁隐把小仙草慢慢扶起来,让他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如果小凡此刻是清醒的话,他一定会听到长老心脏那剧烈的跳动。


丁隐习惯性地将小仙草额前那两条碍事的小须须捋到耳后,他温柔地抚摸了两下小仙草滑嫩嫩的脸蛋,然后娓娓道出自己的心声,“年幼时爹娘教我读书认字,年少时师父教我修仙练剑,我自认是个有点天资又肯吃苦的人,所以我基本没让身边的人失望过。但我想,或许因为我的冷漠和孤傲,让小仙草你对已经我失望过很多次了吧。”丁隐把怀里的小仙草又揽紧了些,“我长那么大,从未去思考过情为何物,与其说没兴趣,倒不如说没意识。以前因为没遇上,所以不会有贪念;而一旦遇上了,便是非你不可。”


他轻轻拍着小仙草的背,“因为你,我渐渐认识了一个新的自己。往后你要更加努力,也许你还要再承受些考验,但不要轻易放弃修炼,也不要放弃……我。”表面好似是丁隐在安抚小仙草,实则是他在向小仙草求安慰。


显然,丁隐对小凡已经开始逐渐产生依赖了。旁人都觉得丁隐帮了小凡很多,其实,小凡何曾不是丁隐的救赎。


丁隐悄悄在小仙草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了一吻,那看似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却饱涵着丁隐内心所有的悸动,“我好像越来越不能小看,也越来越离不开你这株小仙草了。”


即便如此,丁隐还是信守承诺将熟睡的小仙草送回了大竹峰。


因为丁隐深知,在他们相守之前,小仙草必须要先有所成长。丁隐不是没有能力保护小仙草,而是他更希望,当他不在小仙草身边的时候,小仙草有足够的能力自保,这样丁隐才能安心。


他会理解我的苦衷吧?


他会想我的吧?


 


#长老,你的小仙草会的。#



日本之行(下上)

朴素又妥帖:

太困了,开不动车。事后也很难写啊。




那就把(下)分成(下上)和(下下)吧。




想大家多跟我说说话呀。




RPS/PWP/OOC


日本之行(上)


日本之行(中)




夜深了,可是两个刚结束二人转的专业演员还不想睡。陈伟霆拉着李易峰的手指把玩着,有一搭没一搭的亲着。李易峰挨挨蹭蹭地枕在了陈伟霆的胳膊上,陈伟霆只好把他向怀里揽了揽,搂得更紧了。


李易峰把脸靠在陈伟霆肩窝里,眨眨眼睛;陈伟霆觉得他睫毛像蝴蝶翅膀扇在自己身上,不由一阵心动,问:峰峰,先别睡,我们去洗澡好不好?




在这里,不是肉。




要多给我评论嘛!

【霆峰衍生·启邪】正辞92 (加更,老司机上线,宝宝们请打卡上车)

附子理中丸:

94.七环 回箱 不可说(做ai)


正文


http://wx2.sinaimg.cn/bmiddle/005ykJI0ly1fgyexmxhgtj30c84fdki7.jpg


【节选】


我咋给你们节选?


晋江我这一章才发了几百个字儿。


剩下我都不知道怎么删。






#停车坐爱枫林晚#


---


看启邪流鼻血


---


我最大的温柔,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卡你们肉。


晚上再看,大白天的,别看。

互攻團團長♂:

我知道这对很冷,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有人萌吗……

Fantasy

好的:


RPS/ RPS/ PRS
不是生子设定!
————————————
李易峰大晚上发过来视频邀请,陈伟霆以为他想跟自己一起做点坏坏的事情,没想到他一接通视频便整个脸凑到镜头前,指着脸颊上一个红红的鼓包说,“看到没?”




陈伟霆说,“被蚊子咬?”




“是啊!”李易峰很恼火,“我就洗个澡出来,脸都敢咬!”




陈伟霆附和道,“哇,太坏了吧。”




“你看看。”李易峰退开一点,把手机架好,两个胳膊比来比去给陈伟霆展示,“你看看,这儿,这儿,还有这儿……好痒啊!”




陈伟霆安慰他,“不要挠它,隔天就好了。”




“你看这里,”李易峰把左手手背伸到镜头前,给陈伟霆看了一个手指上的红包,被咬的地方刚好在指关节上,肿起来撑得上面皱纹都变浅了,他放下手,抱怨道,“这儿的蚊子有毒吧,而且别人不咬光咬我。”




李易峰很少向陈伟霆抱怨什么,这次可能是真的受不了了。陈伟霆耐心道,“怀了BB是更容易被蚊子咬的,以后生了就好。”




李易峰冷哼一声,“都怪你管不住下面,畜生。”




陈伟霆立即认怂,“是我畜生,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李易峰低头摸肚皮,说,“你说是儿子还是女儿?”




陈伟霆说,“我都喜欢。”




李易峰又说,“我最近好喜欢吃辣,可能是女儿。”




陈伟霆诧异道,“哇,你不是天天都喜欢吃辣的吗?”




李易峰撇撇嘴,“也是……”接着想起似的,“我今天吃的酸菜鱼!是儿子也说不定!”




陈伟霆欢呼,“是儿子都好沃!”




李易峰问,“是女儿你就不喜欢吗?”




陈伟霆说,“没有!是女儿当然喜欢,长得像你肯定好漂亮!”




李易峰又问,“长得像你怎么办?”




“嗯……”陈伟霆想了想,“像我你肯定喜欢嘛对不对?”




李易峰道,“臭美吧你。”




“没有沃。”陈伟霆认真道,“我是相信你的眼光。”




“什么眼光?”




“选老公的眼光。”




李易峰点点头,“有点道理。”




隔天李易峰飞去陈伟霆拍戏的地方参加活动。




晚上他们做着坏事,李易峰跪趴着,蹙紧眉头,重重地喘气。陈伟霆在李易峰身后,掐着他的腰用力地撞,又说,“怎么腰还是这么细,看来真的是儿子了。”




李易峰小声嘟囔了句。




“嗯?你说什么?”陈伟霆俯身下去,当即把浑身无力的李易峰压倒了。他摸摸李易峰的侧脸,“好滑,皮肤好好,应该是女儿。”




李易峰低声呜咽,“不要了,我不行了……”




“不行!”陈伟霆忽地想起李易峰在自传154页里公然嫌弃他,又说他随和,说他总是“可以,可以”、“OK,OK”,于是他继续啪啪地顶,搞得李易峰脸埋在枕头里哭喊。他顿时感觉十分畅快,得意道,“我们再努力一下,是龙凤胎就最好了。”





END

Dr.Sharon:

世人若学我 如同进魔道


P图禁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