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喝奶不耽误抽烟——奶

池中鲤鱼:

Alpha有更优秀的体能,更强大的意念和更独立的个性,从方方面面看都是最强王者的存在,尤其纯血Alpha(即往上三代都是纯血AO的结合)。




一万年前Alpha是种族的首领,一万年后也大多是各个领域的上位者,他们坚强、勇敢、勇往直前,他们有钢铁般的意志,从不轻易屈服,有泪,往心里流,有痛,咬紧牙关也不...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穿着浅蓝色无菌衣的国民奶A双手抓紧床栏杆,青筋暴起狰狞了一张帅脸,喊得脖子都红了。








“李易峰!!!你别...你别喊了!”产床上尚且清醒的草莓Omega陈伟霆拼尽全力低吼:“你...你一喊,窝...想笑...窝使不上力...”








李易峰后知后觉的松开握着栏杆的手,抓住陈伟霆冰凉指尖,眼睛想往下看有不敢往下看,最后认真的望着陈伟霆:“我不喊我不喊...你喊,你喊宝贝...”








医生抬头,两只手套上都是血:“专心点,生孩子呢...这才刚开始,孕夫保持清醒,三二一用力,三,二...”








陈伟霆咬着下唇,脸色苍白,短短的寸头一小撮刘海都湿透了,医生数三他吐出一口气,反握紧李易峰的手,医生数二他深吸半阖眼睛,腹腔一阵阵收缩挤压的痛令他眼前阵阵发黑,两腿都快感觉不到了。




“......一...”








“啊啊啊啊啊啊!!!!”中气十足的低吼声响起,与年度金曲《永远不分开》完全不是一个调调,








“噗....”陈伟霆浑身瘫下去,汗水从下巴流到脖子上,产服都湿透了,两条腿也在哆嗦,明明疼的后脑都麻了,但听到他叫声还是忍不住想笑,“李易峰...你...想换老婆直说...”








李易峰赶紧收声,一边着急给他擦汗,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你疼就受不了...威廉,疼吗?威廉...威廉你看看我...”








三分钟后,国民奶A被医生友善的“请”了出去。








Alfred就这么开玩笑一样的出生了,然后被亲爸爸扔进育婴室,也不看一眼。他跟着手术室推出来的小车车,握着迷迷糊糊的人的手,泪眼婆娑,噙泪的眼角微红,声音喑哑,我见犹怜。一时间众人恍惚穿越到了两年前,有幸重睹当年迷晕了半个中国宅男AB的国民Omega的英姿。








“威廉,还疼不疼?不生了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再生....我生!”




陈草莓:....




医生:....




护士:....




这位Alpha爸爸,是个狼人。








据说,其实Alpha也没那么丧病,你看床边这个心疼到猛虎落泪的奶A,不就是只小喵喵嘛~








————








后来陈伟霆有点困了,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要看宝宝,就睡了过去。








Alpha以为他老婆晕了,休克了,吓毛了,徒手拍碎了一个呼叫铃,拖着医生来到病房,结果自然是...把刚睡着的陈伟霆吵醒了。护士正巧抱着一个包了好几层的团子进来,陈伟霆一看见就躺不住了,偏要坐起来,皱了皱眉,身体还不太舒服,只能躺着。




“产夫休息会儿。”




李易峰两手僵着接过那一团小玩意,直挺挺的举着,就像狮子王里的猴爷爷托举辛巴那个姿势,大气也不敢出——好小啊。




“是男孩,七斤一两,很健康,爸爸抱着感受一下。”




国民奶A神智涣散,托着辛巴一动不动。




“爸爸?把孩子抱怀里感受一下,Alpha的气息和母体Omega信息素一样,都能让孩子感到安心。”




“......”




“爸爸?抱孩子,抱怀里。”

“爸爸?”




“爸爸?”




医生喊了李易峰好几声爹,李易峰才缓慢的把亲生儿子搂紧臂弯,屏住呼吸,平行移动,缓慢的靠近病床,蹲下身把肉嘟嘟粉嘟嘟的一团给望眼欲穿陈伟霆看,同时信息素释放出来:“威廉...宝宝...”




陈伟霆侧躺着,孩子刚生出来的时候写呼呼的一团,他体质虚,有些迷糊看不清,现在靠近了,发现跟自己演戏时抱的孩子不一样......皮肤很薄,粉嘟嘟一团,脸上皱巴巴的,没有眉毛也没睫毛,闭着眼睛,鼻子嘴巴小小的,不太好看...也看不出来像谁。




但是,很喜欢。




几乎看见宝宝的第一眼陈伟霆就知道,自己愿意为这团不太好看的小东西付出生命。




他轻轻的触碰宝宝的小脸:“Alfred...”




李易峰蹲在床边,靠近亲了陈伟霆鼻尖:“辛苦了。”








医生护士os:讲真,这位狼人爸爸喊的比较辛苦...








一家三口温存了一会儿,医生看陈伟霆状态不错,便上前插了个话:“陈先生可以把衣服解开,让宝宝感受一下rutou。”




【后半截,同样加密】




积分达到的可获得车钥匙(包括上一个rps肉和喝奶不耽误抽烟全文txt,以及未来至少两个月内全部加密内容),要求如下:




一,关注我的时间超过2年,或者,至少曾给我15篇文点过喜欢(别现在点,不算数的哼)。


然后小窗(不要在评论里回复,要点开私聊)回答如下问题:


1,《喝奶不耽误抽烟》李易峰的助理叫什么名字?


2,《伪娘》中,伟霆班上有一个特别活泼的姓孙的女孩,全名是什么。


3,如果没给车钥匙,有可能是我没看见,消息太多了,也有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总之不要讨厌我,好嘛。




二,再或者,经常留言和点喜欢而被眼熟的,直接小窗说一声要车钥匙就好了~




特殊时期,就…只能这么整了,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抱歉,我也想让每个人都能看见,但安全期间,只能用这种下下层的方法了。




对不起,搞这么麻烦。



巧克力猫:

【每日一峰霆】之偷摸兔兔pp的凶手就是李!

我首先要向艺高人胆大的李老师道歉
我一直以为这次他有些小紧张,所以婷婷才把他的份都皮出来了
事实是,李老师根本没有在怕的!
你以为假装若无其事婷婷就不知道是谁吃他豆腐吗?
我们兔兔的pp也是认主的好吗?
后面还撩闲什么的……
总之就是没眼看啊,现在的年轻人

互攻團團長♂:

陈导要求的剧情,我连港产片都安排上了,这回大伙儿能满意了吧~ 

嘎嘎:

闹钟响。




徐律从被窝里伸出胳膊来关了闹钟。




起床,趿拉拖鞋,进盥洗室,刷牙洗脸摸了摸下巴,胡茬不是很明显,但还是刮一刮,迷迷瞪瞪对着镜子——猛然睁大眼!不敢相信的看着镜子!扑到了镜子跟前,仔仔细细锱铢必较吹毛求疵的再审视一遍——额角真TMD长了颗痘!




自己这张连续三年被投票是全上海打官司界珍宝级颜值的面孔!




这些天来对着刘子光只能看不能吃,再加上北风起天气燥,里应外合,憋得上火,生生憋出一颗痘。




徐律咬牙切齿,抓着洗手台的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艹!












徐律啊,




出来混,拿的船票,迟早都是要还的。



皮一下 之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嘎嘎:

WARN:如题【。危险发言预警








四九城的冬天,不怕降温,只怕起风,大风一起,四五六级,刮得人哭爹喊娘,就算潮流中心三里屯,小姑娘们也哆哆嗦嗦的不敢露出大长腿。




一大早,天还擦黑,晓波悄默声起了床,出了门。




天一亮,就亮得快,转眼天光,城市的地平线是层层叠叠楼房,越远越只有轮廓,方方正正的,高低错落的,楼的影子越远越淡,天的尽头是透亮的灰白,渐渐过渡成了蓝,渲染成了浅蓝,越往上,越有蓝的意思。或许是雾霾,让这蓝的意思里有一点尘埃,但不显得脏,反倒是有了一种绒绒的质感。




晓波顶着这方天蓝,踩着脚踏车回了家,悄声开门,悄声换鞋,把热气腾腾的豆浆,刚出锅的酥脆油条,还有一笼白白胖胖的包子都搁在桌上,再回卧室看他哥。




他哥前一天夜里出差刚回来,睡得正熟。




晓波没舍得马上就走,一只膝盖抵在床沿,低头看着他哥。




好看是真好看。




反正,打小到现在,天南海北走一圈,四九城,黄浦江,香港都晃过几遍,哪哪儿的人都没他哥好看。




星空蓝薄唇微翘,没有睁眼,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握住了晓波的手,皱了下眉,晓波也知道自己刚打外边儿回来,一双爪子冻得冰凉,就想把手往回收。




但星空蓝自然而然的把晓波的手覆住了,拉进了被窝里,捂在了心窝口,用体温暖着,再睁开眼去看晓波,睡意朦胧的说,“怎么起这么早。”




晓波鼻子就有点酸。




自己过的二十几个冬天不冷,四九城的大雪天不冷,零下十七八度的时候也不冷。




什么时候知道冷。有人让自己知道了什么叫温暖的时候,才明白了一个人过的那些日子,有多寒冷。




小的时候,张学军不管他,他撒天撒地的在胡同里是一霸王。直到妈妈下班回家做饭,厨房透出一方橘色暖光,投在院子里的雪地上。




饭准备好了,妈妈就会喊,晓波,吃饭了。




他冲回家,鼻子冻得通红,手冻得冰凉。




妈妈拉住他的手,包在手心里,搓到发热。








晓波俯下身,把脸埋在他哥的肩窝里。




星空蓝伸手摸了摸晓波的后脑勺带后脖颈。




晓波闷闷说,“哥,你对我真好。”




星空蓝抿唇。




但听下一句,“我想起我妈了。”




“…………”




星空蓝判断了一下,张晓波说这话到底是故意气自己,还是无意气自己。情到浓时,叫哥哥可以算是情趣。叫爸爸也是一种刺激。




……没听说过还有叫妈的。




星空蓝无奈至极,但自我安慰,之前是亲哥,现在是妈,好歹从辈分上来说是进步了。




他轻声问,“再睡会儿?”




晓波把拖鞋蹬掉了,连衣服带裤子也不脱,直接就上了床。




星空蓝本想让晓波把衣服脱了,但看晓波闷头闷脑的样子,便不多言,展开被子,把张晓波同学裹进羽绒被里。




两个人躺在一起,热热烘烘的睡着。




过了会,星空蓝看住晓波,“你干什么。”




晓波的爪子在他哥的六块腹肌上来回流连,“我摸摸有没有。”




星空蓝疑问,“有什么?”




晓波眨巴,大眼睛薄眼皮,眼尾微眯,有猫似的弧线,眼瞳透出亮而润的水汽,是少年情动,却是无邪,明明欲浪泛起涟漪,却是清澈见底。




他抿了下唇,小声说,“摸摸看妈咪有没有给我怀个宝宝。”




星空蓝的心头蓦然一‘怦’,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张晓波。”




晓波搂住了星空蓝的脖子,整个人贴上去,胸膛贴着胸膛。




顶了顶。




张晓波同学撇嘴,行吧。




胸膛贴着胸大肌。




心跳共振,心声仿佛能传导给对方,酥酥的,麻麻的,热乎乎的,连脚趾头都忍不住蜷起来的快活与期盼,是一翕一动期盼绽放的娇嫩花蕊,等待潮涨的温热泉眼,渴望被叩开的隐秘门扉。




晓波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他哥精致的面孔近在咫尺,薄唇微红,唇瓣之后,略微不齐却更诱人的糯齿。




晓波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心跳加快,有点脸红,吭吭哧哧的说,那、那换我来呗……我给妈咪怀一个。




星空蓝盯着晓波,忽的就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了。








窗外是四九城的冬天,年复一年的北风肃杀,也是年复一年的日光明媚。岁岁年年,风月无边。







我趴在床底

烧草仙:

*陈伟霆x李易峰


————————————————


我趴在床底


别骂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条虫听得懂人话呢


爱情寄生虫:泛指一类碳基生物,靠听取和观察他人爱情故事,吸取其中糖分而活


想象一下一边听最好的舞台一边爱爱,有种豪迈的感觉

你不忍拒絕一隻好奇的貓

一世安寧:

傻里傻氣,熱戀無疑。










你不忍拒絕一隻好奇的貓




你也不想。


你心愛他。














「你幹嘛啊——」


 


被按倒在化妝臺上扒掉褲子的那一瞬他的腦海裡閃過無數念頭,又仿佛是空白一片。反應過來時只見自己僅來得及雙手抱住自己護住了胸膛,始作俑者伏在他身上意趣盎然地看著他,兩個人豆豆眼對豆豆眼,半晌終是一個好氣一個好笑各自挪開了膠著的視線。


 


「你諗埋一邊吖峰峰。」陳偉霆撩起襯衫,「你色色哦。」


 


懷抱著自己的雙手往上移了去,虛虛掩了一把爬上了緋紅的臉。對方呼吸的鼻息噴在腿上有點教人發癢,他後知後覺方才百分百是下意識捂錯地兒了——分明是反了——不知怎的思緒溯源飄遠去,他驀地想起自己曾有過「女扮男裝」的嘴瓢,由不住斜了眼瞅瞅跟前這個傢伙,以鼻音發出一聲哼。


 


合著跟這冤家一碰頭就容易像上了年紀的人一樣懷緬以往。仿佛是光陰似箭嗖地射中他倆的膝蓋,兩個人撲通跪地抱頭痛哭,哭罷了又凍又累只好緊緊挨一起睡個大覺——從此時間就像墜入了夢中,走得是特別的快又尤其的慢。


 


他倆一湊一塊就亂了套了。


 


偏生他就還挺待見這樣的亂序。


 


話應怎麼講:就吊威亞拍打戲的那個他,看著顆蠻飽滿富貴的南國綠豆,不消多久就看對眼了。


 


「就知道你會忘掉褲砸!重點部位也要注意保暖呀!」


 


他任對方將從貼身衣物上撕下來的發熱貼拍到自己被扒的西褲裡側,壞了心直把冷冰冰的手貼到了那現時因坐姿而不太分明的腹肌上,凍得陳偉霆「嘶」地一聲一個哆嗦,像隻被踹到栽了個跟斗的狗狗一樣哀哀看了他一眼。可是比無辜的眼神兒誰怕誰呢,他睜圓了眼直視對方眨了又眨,大狗很快敗下陣來,復又低頭撕起另一張暖寶寶。


 


「你暖寶寶都撕給我了那你怎麼辦啊。」


 


他的手已經暖和起來,但未有挪窩的打算。當事人都沒意見,他還急什麼喔,好好享受唄。耍個朋友若是這點甜頭都討不到——他還不如把人上交了。


 


「不怕啦,我還有,我買了好多、好多!」


 


那雙手在他大腿上使勁揉搓了兩把,好像這樣能使他光天白日失去褲子晾了半天涼颼颼的皮膚溫暖起來似的,他花了半秒思考自己是不是又被揩了油,花了另外半秒去給化妝間的門上那個沒落的鎖予以凝視。


 


「我說你個……你不曉得直接拿新的給我使啊。」


 


「我先幫你捂熱了!」


 


又來了,閃亮得讓人要瞎眼而本人見牙不見眼的爽朗笑容,好似知道你愛著他的大狗使勁搖晃著尾巴迎你撲來,這份熱愛讓彼此愉快又安心,天冷時抱緊對方即可入睡,無需藉助安全毛毯。在窗戶緊閉隔絕了冷空氣的臥室裡,他甚至有冬天裡熱到踢被子的時候,偶爾還會一腳就將待在同一被窩裡的人不小心踹下床,(這功夫擱平日就死活使不出來。)在暖氣和愛情的輕如羽毛柔如情詩的包裹裡,恍惚間會錯覺人生的苦惱不過也就這麼點。


 


他輕笑出聲,兩個手指假裝是骨節小人偶的長腿,一彈一跳從那白花花的肚皮往上走,引得有些怕癢的陳偉霆哈哈地笑起來。


 


「威廉鍋你最近肌肉好像有走形欸,小肚腩軟趴趴的!讓我檢查檢查胸大肌是不是也沒了!」


 


「別鬧了啦!」


師兄四年過去功夫倒是未曾退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逮住了在自個身上溜達的手指,殘忍攔截了勇攀高峰的小傢伙。


 


門是適時被敲響,起碼在陳偉霆眼裡是這樣的。拎著褲子扣釦子的李易峰大概不這麼想,他這花槍可還沒耍完呢,明明是陳偉霆先招的他,怎麼有人跑起路來比脫褲子還快的。想想就蠻氣的,也認為理應生一點氣,可這人只要往他跟前那麼一站,他就蠻藏不住笑意,何況這人還專程耍寶呢!


 


李易峰震驚了,李易峰被治住了,李易峰鼻子一努,發現事情其實十分簡單。他有充分理由不信這大師兄躲得過他的五指山——他的小心臟仿佛懸在半空,實際上手上穩得很哪——他朝隔壁笑得燦爛毫無危機意識的大傻的大咪咪伸出了爪子。


 


你躲呀,你倒是躲呀,留心「圈中模範有不和,多年情誼竟破裂」的娛樂熱門等著你哩!








*怎麼會躲呢,貓咪的肉爪爪啪的給你一掌,你合該把另一半臉迎上去不止,你還要親親他的肉墊痛痛飛走啦~


*鏟屎官的自我修養


*同一畫框就有夠八卦頭條,您還肩並肩咧,您還情歌對唱咧,結伴下台老伴放工把家還咧,這麼能啊,咱前世今生舉案齊眉都給您倆編排好了,要不,您過過眼?



互攻團團長♂:

陈导说的剧情,衍生cp都安排上了,导演您看可还满意?
(绝大部分剧名来源经典台剧,不知道大家是否get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