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斩春风【6】

.:





飘起雨丝,林间小路本就难行,此刻走起来,更是艰难。




一段下坡路,小公主走得一步一滑,恼火起来,干脆把袖子折了几折,挽到了胳膊上,埋头吭哧吭哧走。走了几步,小公主抬起眼一看,正好看见他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小公主窘起来,一分心,脚下险些一滑,他伸手握住了小公主的手,牵着她,一步步走过来这一段下坡路。




踩到了平地,小公主想收手,他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两人一前一后,竹叶彼此摩擦,沙沙犹如海浪,又有如雾非雾的雨丝飘落,洇得碧意幽幽。




小公主轻声说,放开我。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小公主。




这几日,他无意修剪颜面,如今又是胡渣拉茬。眉黑肤黝,两颊瘦削,眉骨深深罩下一片阴影。与小公主站在一起,平白虚长几岁年纪。




小公主垂目,不看他,说了这几日来的第一句话,放开我。




他松开手。转头往前走。




小公主看了看他的背影,放下了袖子,掩住纤细手臂。








雨越下越大,他翻出行囊中的油毡雨披,给小公主披上。




小公主说,你呢。




他不答,只说,你病了,会拖累我,




小公主披着雨披,说,你病了最好,我就能逃跑。


 


他嘴角滑过一丝笑意,说,哪儿是北?




小公主被问得一愣,举目四顾,皆是一模一样的竹林,天又阴沉,辨不了天光东西。




他说,你能跑去哪儿?




小公主说,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雨停了再跑。




他说,雨停之前,我就能抓到你。




小公主不服气,说,要不要试一试。




他说,怎么试?




小公主说,你让我先走一炷香的时候,你若是能抓到我,就是我输了。




他说,一炷香?只怕三炷香都不够。




小公主气得说,你敢不敢试。




他说,好。




小公主心中一喜,但不敢露出来,仍是装作气呼呼的样子,说,一炷香?




他说,一炷香。




小公主说,你背过身去,不许看我去哪儿。




他依言转过身去。




小公主拔腿就要跑,但顿了一顿,看了一眼他的背影。掖住了雨披,转身便跑。




跑了一步,两步,第三步刚刚迈出去,便被抓住了胳膊,用力拽了回去。




小公主被拽入他的怀中,又惊又愕的看着他。




他的发髻被雨水沾湿,越发乌黑,几缕碎发湿漉漉贴住额角,一滴滴往下落着水珠。一双狭眼沾染水汽,墨一般黑,星辰一般明亮,注视小公主,含笑说,真以为我是傻子,嗯?




小公主方才知道自己的激将法一开始就被看穿,却嘴硬说,什、什么傻子……你不敢试就不敢试。




他将小公主一只手反压在腰后,说,你说谁不敢。




小公主说,还有谁。




他靠近了近,逼视小公主的双眼,声音低沉,低沉之中隐隐回音,如深潭泛起层层涟漪,重复道,你说谁不敢。




小公主想开口,却张不开口。被动的看着他的双目。




雨滴顺着叶脉,轻轻落下。




水滴汇聚发梢,轻轻落下。




谁的呼吸先灼热,谁的心跳先乱了。




小公主不敢继续看他,也不敢挪开视线。




他尝试着,往前近了一寸。




小公主没有躲开,或者说,忘了该怎么躲开。




一颗水珠沿着额角滑落面颊,像情人的手指,流连到了嘴唇。




他像面对一个无懈可击的绝顶高手,试探着,等待着,寻找着,那一击即中的机会。




薄唇的水珠倏忽落下。




那个机会到了,他的目光与雨丝交织成网,笼在小公主的眉端,鼻尖,唇中。




但又仿佛,小公主那懵懂的回避的目光才是一张密密的网,将他紧紧笼住,难以抵挡,无处逃亡。




唇在一寸寸接近,一寸寸试探。




仿佛是将自己最脆弱的咽喉,送给一柄刀锋。








他忽然拔出匕首,将小公主掩在身后,回身看着雨中竹林,冷冷道,“是谁。”




一名紫袍男子自林中走出,拿出刻有狼头的令牌,“吾等狼卫一支,前来迎接公主殿下。”




他皱眉,“狼卫?”




紫袍笑了笑,说,“燕山脚下,首领将公主交给你,之后摆脱了追兵,特命我等一支赶来支援。”




他看了看令牌,说,“就凭这一块牌子,要我交人?”




紫袍掏出一只锦袋,扔向他,他没有接,任锦袋跌落脚边,袋中铛啷啷数声金属敲击声。




紫袍说,“定金一百金,这里头是另外的一百金,还有你手里的那把蒸雪匕,都是你的。”




他虽然没有收起匕首,但杀意已散。




紫袍走上前,擦身而过时,他忽然抬起胳膊,拦住了紫袍。




紫袍站住脚。




竹林间一时出现了憧憧狼卫身影。




紫袍靠近他,附耳说,“你要钱办事,我们给了钱,银货两讫。”




他慢慢的收回胳膊。




小公主听见了这一句,默然垂下眼。




紫袍对小公主说,“殿下,请跟我们走吧。”




小公主从他的身后走出,来到紫袍身边。




紫袍不放心,抬手示意,立即有四名狼卫上前,半是保护半是挟持的围在小公主身侧,护着她往前走。




他盯着小公主的背影,握紧匕首,手指指甲用力得发白。




小公主忽然停下脚步。




紫袍双眼一眯。




小公主回头,看向他。




四名狼卫把手放在剑柄上,紫袍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小公主走向他。




踏过被雨水打湿的青苔,踏过被竹叶覆盖的泥泞。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将雨披脱下来,手指发着抖,却为他披上,再系好了雨披的带子。




他的手腕一动,想要抓住小公主的手腕。




但小公主退后一步,看着他,说,伯伯,再见。







评论

热度(279)

  1. 菜菜. 转载了此文字
  2. 逍遥小王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ougxyn
  3. 南宫烈. 转载了此文字
  4. 卡束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斩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