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霆峰]云上的日子-番外2-后来的事

小情话:

·这篇番外应该是没有放出来过的吧


好早以前就写了的


我都有点忘记了(笑)


趁今天放个文存个档


祝大家七夕快乐啦。




-云上的日子-番外2-后来的事


 


01


时间已近凌晨两点,难得休假的陈伟霆却依旧毫无睡意。


他侧过身子,左手肘撑在绵软的床铺上,手背抵住自己的脖颈,借着窗帘缝隙中泄露进来的几丝霓虹灯光,无声地仔细打量着身旁熟睡的恋人。


李易峰此时睡得无比投入,半张着嘴安静地吐息,眉眼间不见一丝波澜,想必是一场无梦的甜睡。快三十岁的人了,可安睡的模样依旧看起来天真无邪,真是被喊做男孩都不会有人有异议。


李易峰显然睡地舒适极了,宽大的T恤都有些凌乱,露出他一边白皙的肩膀,脖颈间戴着一截泛着银光的项链,吊坠下挂着的一架小小飞机,正稳稳地停在李易峰两截锁骨中间。


望着这样美好的恋人,陈伟霆的眼里倾泻出柔软爱意,如果让人对上了恐怕都要脸红地躲避。可惜没有第三人在场,他眼里的人也依旧毫不知觉,这就变成了深夜里属于陈伟霆的小小秘密,连被窗帘遮挡住的月光都未能窥视到这场眼神的追逐。


陈伟霆悄悄探过身去,柔软的唇碰了碰李易峰身前那架小小的飞机,大概不小心擦过他裸露的肌肤,惹得李易峰不自觉地动了动身子,无意识地喃喃了一句“威廉”。


这一声几乎轻不可闻,可还是清晰地传入陈伟霆的耳中,让他不由得小小紧张了一下,生怕自己这样痴傻的模样,会被恋人撞破。


直到确定李易峰还在沉睡中,陈伟霆才松了口气。


“阿峰啊……”


明知道恋人此时无法回应什么,但说出这句话时,陈伟霆仍有些紧张,他又小心翼翼地靠上去,轻轻地在李易峰的唇边落下一个轻啄。


“不如我们结婚啊。”


回答他的只有深夜里李易峰浅浅平稳的呼吸声。


陈伟霆笑笑,重新把自己陷入床铺里,慢慢地把手搭上恋人的腰际,缓缓闭上眼。


 


怎样大方地开口对恋人说出这句话,是Captain William近日来头号烦心的大事。


 


02


“男子汉大丈夫,就直接点喽。”


黄宗泽晃着啤酒罐撞了撞陈伟霆面前的苏打水,看着好友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应着浅饮了一小口。


“两个男仔拍拖,哪需要这么多花花心思啦,又不是对女仔。是吧baby~”


黄宗泽说罢冲坐在自己身侧的马天宇挑了挑眉,惹得对方一阵恶寒。


“黄宗泽你再叫我一声baby,我把这罐啤酒泼你脸上了。”


马天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还有脸说William嘛,是谁那天在遥控飞机下面挂了个捧着爱心的熊仔给我的!”


“你不是也挺喜欢,冲下来就给了我一个French ~kiss诶!”


黄宗泽坏笑着扑到马天宇身上,噘着嘴试图重现当日旖旎场景,闹得马天宇脸红着一阵鬼吼乱叫,引得酒吧里的人都侧目过来。正在吧台调酒的袁弘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


“喂喂喂!拜托你们两个收敛一点啦。”


陈伟霆有些头疼地摁了摁自己的眉心。


这两个家伙,做朋友时是一对斗气冤家,没想到成了一对之后,除了斗嘴,连秀恩爱也这样闹腾。


“诶,你这个就没资格说我们俩了。你和峰峰两个并没有正经到哪里去。”


虽然没有实现法式热吻,黄宗泽还是在马天宇脸上响亮地“啵”了一声,随后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重新坐直了身体。


“不过你怎么突然想到结婚这件事,我以为你们这样恩爱,都不需要靠婚书的啦。”


“人家William当然有情有担当有责任感啊,你以为是你啊,play boy!”


眼看着马天宇的一句调侃又要引得黄宗泽忙不迭地想要表明真心,陈伟霆连忙制止着老友千万不要再偏离今晚主题。


“的确不是说会在意这些东西,但我还是想能够给我们两个有个证明啦。因为……”


陈伟霆无意识地摇晃着自己的玻璃杯,嘴角噙出一记甜蜜的笑容,似乎是想起了恋人,眼神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我是真心想跟阿峰能踏踏实实过下这辈子。”


老友真心实意的一句告白让黄宗泽调侃的话都忘记要怎么说。


即使他表白的那人现在正在当值中,未在现场,黄宗泽和马天宇也依旧感觉到了空气中强烈的粉红电波。


这对活宝恋人同时安静了下来,彼此对视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马天宇举起啤酒罐对陈伟霆示意。


 “其实不管你怎么开口,我想阿峰都会say yes的。”


黄宗泽也跟着碰杯。


“真是要提前对你们说句恭喜了。”


 


03


陈伟霆相信好友的判断。


他明白李易峰一定不会计较什么求婚的场面,也知道无论他用什么方式,阿峰一定会给予他肯定的回复。


这不是自吹自擂,也并不是过度自信,而是他和李易峰交往多年来形成的默契。


他相信自己如果只是在早餐时,简单地对李易峰说一句“我们结婚吧”,李易峰也会在片刻后对自己说一句“好像也不错。”也许还会附赠一个带着牛奶味的亲吻。


但他仍旧想找一个合适又妥帖的方式,对他的恋人,郑重地对他做出一生的承诺。


 


关于求婚的方案,陈伟霆在心里大概快要列出一百零一种,可条条都令他不满意。


单膝跪地加戒指,是否太过俗气。


亲朋好友来助阵,是否又会夸张。


还是说学习新闻里的那位飞行员,驾驶小型飞机在天空中飞出一个心形或marry me,但这会不会又太过张扬。


Captain William每日怀揣着这些百转千回的心思,也没能够整理出最佳plan A,这样的都快成为人生挑战。即使是飞行时遇上极端天气,他也自信能成功顺利降落,想起来都觉得要比解决这个问题来的容易。


自从起了结婚的念头之后,陈伟霆只要一对住李易峰,他就忍不住会心猿意马,以至于在家时都有些心不在焉。这日要出发去机场前,陈伟霆连机师帽都忘记带上,还好李易峰及时发现。


“你近日有心事?”


李易峰一边替陈伟霆端正地扣上机师帽,一边有些担心地抚了抚陈伟霆有些青黑的眼底,他的威廉最近似乎睡的也不是很好。


虽然并不十分明显,但李易峰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陈伟霆最近有些奇怪的表现。有时候傻傻望住自己良久也不说话,喊他半天才会回神,有时候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又会笨拙地转移了话题。


“没啊……”


陈伟霆不自然地舔了舔下唇,耳尖也变得有些红红的,这是他不自然时会有的反应。李易峰百分百确定了陈伟霆一定有事瞒住自己,但也知道对方迟迟没告诉自己大概有他的考虑,也只能轻轻叹口气。


“真的有事要告诉我啊,不要一直一个人撑着。”


接着凑上去亲了亲陈伟霆的嘴角。


“走吧。”


陈伟霆心一动,这一刻,藏在心里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


 


 


04


“还没想到怎么和阿峰开口?”


坐在驾驶舱右座的黄宗泽一边检查着log book,一边趁着还未到飞行时间与好友闲聊几句。


陈伟霆有些无奈地点点头。


“其实好多次我都想直接开口了……他在机场接我返屋企的时候,我们一同看老电影或是拼模型的时候,又或者一起去supermarket采购的时候,就比如几天还有早上他给我戴上机师帽时我都忍不住……”


“打住打住……”


黄宗泽忍不住出声打断好友,他实在是不想每次的men’s talk最后都变成收听兄弟秀恩爱栏目,虽然现在的他也实在没什么立场。


陈伟霆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但次次又觉得都不够正式,虽然我知峰峰不会在意这种东西,但还是想做的特别一点,毕竟一辈子一次……”


“你同阿峰表白那次呢真的是特别到全城皆知,难不成还想再轰轰烈烈一次?”


“也不是这样……”


“你自己都讲啦,阿峰不会计较。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小男生小女生。照我说,这次回来你就直接求婚啦,只要对象是你啊,阿峰一定怎么都特别的啦。”


“唔……”


“一定行的啦!”


黄宗泽拍了拍陈伟霆的肩膀,搞怪着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


陈伟霆笑着举起右拳撞了撞老友的肩膀。


“差不多时间了,准备联系放行吧。”


 


 


 “……HC tower Skyland5421,holdshort of r/w 18L,request take the runway.(H城塔台, 天雍航空5421,18左外等,请求上跑道. )


“Skyland5421, hold position aircraft on final, line up and hold afteraircraft take off.”(天雍航空5421,稍等前有飞机,目视前机离地后进跑道等。)


陈伟霆暂时泊下飞机,在原地等候前机离地。他听出耳麦里的声音来自他的恋人,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听着李易峰指引着他的声音,一阵悸动。


终于压抑不住心中纠结许久的情绪,陈伟霆清了清喉咙,有些紧张地开了口。


“阿峰。”


身旁的黄宗泽有些诧异,他疑惑地望了望陈伟霆,却在对上他眼里的笑意,心下了然。


 


李易峰愣了愣,显然没料到陈伟霆这时候会开口叫自己的名字。


虽然在机场客流量不算紧张的时候,空管员与等候飞行的机师会得空闲聊几句,但他和陈伟霆身为恋人,却很少会在当值的间隙聊天。


他有些纳闷地呢喃了一句“威廉”,还来不及疑惑,就听见陈伟霆的声音透过无线电钻入自己的脑中。


“我不知道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合适。但我真的想了很久……”


李易峰没来由地跟着心脏一紧,屏住了呼吸。


 


“阿峰,这个电波里记录了无数次你指引着我起飞降落的对话,现在我想让他记录下我的私心。”


“不止是Captain与Air traffic controller。李易峰,你愿意,做陈伟霆人生的controller么,在剩余的日子里,给予我指引,给予我依赖,给予我相伴。”


“李易峰,Would you marry me?”


几乎颤抖着说出最后一个音节,陈伟霆紧张地等待着电波那头的回答。


 


可惜紧接着耳麦里传来的却是李易峰一本正经的播报。陈伟霆看着已经彻底离地的前机,暗暗叹了口气。


“Skyland5421, clear to take off r/w 18L, surface wind at 160,3meters, initially climb and maintain 1200 meters QNH 1013,reportairborne.”(天雍航空5421,检查好可以起飞18左,地面风160度3米,起始一边上修压1200米,修正海压1013,离地报)


 “Airborne,Skyland542。”(天雍5421,离地)


“Skyland5421, maintain up wind , climb and maintain 1200meters on QNH1013,contact beijing departure on 119.7.”(天雍5421,保持一边 ,继续上1200,修压1013,联系离场119.7.)


 


陈伟霆按照指示操作,紧接着听见几年以来每次起飞降落时,专属于他的那句护身咒语。


“Good luck, William.”


机头开始微微扬起,阳光穿过蓝天白云,透过机舱玻璃照进来。


随即这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浅笑声,透过电波,穿过耳膜,落在心里,引起回响。


 


“And Yes I do,My Captain.”


 


 


-END-


 



评论

热度(236)

  1. 凌无妖小情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