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斩春风【7】

.:











狼卫围着小公主,走在竹林之中。




雨丝如幕,无人出声。




紫袍停下脚步,扫视周围风景。




不远处是一条小溪,越流越窄。




他们所站之处是两片山坡之间的山谷,山坡两侧的竹子垂拱下来,宛若垂帘。




紫袍说,“背山傍水,清幽雅致,就在这儿吧。”




他回头看着小公主。




守在小公主身边的四名狼卫也在此时缓缓拔出了佩刀。




刀光映照小公主的面颊和双眼。




小公主一身红衣,双目漆黑,发丝被雨水打湿,贴在脸颊上,越发显得乌黑。




小公主冷冷看了那四名狼卫,再看紫袍,说,“你们是什么人。”




紫袍说,“都城的人。”




小公主说,“共主治下,共有四都十八城,一共二十二位诸侯。除了我王都之外,其余二十一位诸侯均献上了大婚之礼,而你行大不敬之事,却说自己是都城的人,那我就要问清楚,究竟是哪一座都城,哪一位诸侯。”




紫袍说,“我们送上的也是一份大礼。”




小公主说,“你说的这份大礼,应该是我的首级。”




紫袍说,“不错。”




小公主说,“我若身死,共主必定震怒。而我王都之中,想必早被你们埋下了祸种,共主一定会查到我王都有人心存叛意,你们再加以挑拨,共主发兵灭我王都,便在旦夕之间。”




紫袍但笑不语。




小公主说,“你们一开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反而要送我去都城。”




紫袍依旧不答。




小公主心念一转,说,“看来,你的都城之中也有异议。杀不杀我,还是未知之数。”




紫袍开口,说,“有些人老了,胆子就小了,忘了成大事总要牺牲一些性命。既然犹豫不决,不如我来拿这个主意。”




小公主盯着紫袍,双眸锐利,坚定说道,“你们要反。”




紫袍收拾笑容,抬手示意。




狼卫的刀即将划出。




小公主厉声道,“谁敢杀我?!”




紫袍变色,狼卫一时不敢擅动。




山意苍茫。小公主挺直背脊,如一柄赤红宝剑,一双眼怒火灼灼。




“我是二十二诸侯之首,天赐金牒的帝姬,我是共主之妻,帝柱之后,天下一半的主人!谁敢杀我!谁配杀我?!”


 


细雨中,有狼卫的握着刀的手不禁发抖。




紫袍忽的拔出身边狼卫的佩剑,剑尖指住小公主,“我来杀你!”




小公主两手紧握,眨也不眨的看着紫袍,道,“你杀了我,也砍不下我的头颅。”




紫袍冷笑。




小公主说,“我见过一个人的剑。你比他,慢的太多。”




紫袍变色,手腕往前猛地往前刺去,




小公主看着逼来的剑光,神色漠然。直到心中闪过一个人的背影,嘴唇微微一动,仿佛念了一个名字。




却听当的一声,一样东西飞来将剑尖击偏。剑尖斜斜滑过小公主的肩,如风剪水,顺畅无比的破开一道口子,露出方寸雪白肌肤。紧接着一件雨披落在小公主的身上,遮住了肩头。




小公主错愕回头看去。




紫袍看着砸偏自己剑尖的东西,正是装了一百金的锦袋。




紫袍面色铁青,与小公主看向同样方向。




小公主看着走出竹林的人,不敢相信。








他走了过来。




狼卫们齐刷刷拔刀。




他见势便站住脚。




紫袍咬牙道,“想不到你要坏了你自己的规矩。”




他抱着胳膊,“你们少给了东西,我回来要债。银货两讫,这可是你说的。”




紫袍狐疑,“还有什么没给你?”




他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锦袋,掂了掂,说,“一百金。”




再拿出匕首给紫袍看,“一把刀。”




紫袍说,“都已经给了。”




他说,“给了?我也差点信你们给了,你仔细看这匕首。”




紫袍蹙眉,看向匕首,说,“怎么……”




眼中忽然出现一枚锋利弩箭。




他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手背佩戴短弩,正是对准了紫袍的眉心。




狼卫大惊,待要上前,他的手便扣住弩箭机关。




狼卫一时不敢擅动。




他向小公主偏了偏头,说,“走!”




小公主看向他,却是寸步不动。




他怒道,“走!”




紫袍又气又怒,忽然不顾弩箭,拔剑刺来。




他即可射出短弩,紫袍矮身一避,却仍然命中肩头。




紫袍不顾伤势,将剑如暴雨一般击出,手腕却忽然一痛,长剑当啷落地,他低头看去,只见右手手腕鲜血淋漓,却是又中一弩。




紫袍握住伤腕,又惊又怒,他怎么能在自己这么快的攻击中找到破绽。




他猱身上前,夺起地上长剑,回身刺去,连中三名狼卫咽喉、心口、腰腹这些致命部位。




狼卫嘶吼着,挥舞长刀而来。




雨幕中,剑如电光。




紫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想到了小公主方才的那一句话。




紫袍一个激灵,喊道,杀了公主!




几名狼卫醒过神来,翻身劈向小公主。




小公主转身便跑,咬着牙,头也不回,脚下一点不敢放慢。




他也听到了紫袍那一身嘶吼。连劈几名狼卫,想要杀出重围。




但狼卫刀光阵阵,绞得密不透风,宛若无数利齿,将一切猎物撕得粉碎。




小公主肩头被狼卫追来扣住,她一咬牙,扯下雨披反手扔去,挡了一挡狼卫的视线,再度扭身飞奔。




他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再看眼前狼卫们以身为墙,将自己的前路堵死。




他心中发狠,目光戾气十足,猛然发剑,将其中一名狼卫刺个对穿,那名狼卫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他竟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招数。




其余狼卫虽然吃惊,但刀下丝毫不停,数把雪亮刀锋往他背上直直砍落。




他挺着剑,将刺中的那名狼卫猛地撞出去,如持一面盾牌,撞出数丈,喊一声,“这儿!”




小公主闻声回头,见他奔上山坡,便不顾一切向他跑去。




他眼见狼卫追上小公主,刀锋已近发髻。一面飞奔,一面抬起手,将最后两支短弩射出。




噗噗两声,短弩刺入两名狼卫眉心。




狼卫晃了一晃,倒了下去。




两具尸体沿着山坡一路滚落。








小公主向他伸出双手,他几乎飞身扑来。




小公主一把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他单手抱起小公主,纵身跃入竹林深处。








山谷之中,满地死尸。




雨将赤红血水冲刷得满地都是。




受伤的狼卫围拢过来,想给紫袍包扎伤口,但被紫袍推开。




狼卫对紫袍低声说,“大人,现在怎么办。”




紫袍走到尸体前,蹲下身,检查了伤口,忽的眼神一动,转头去检查了另外几具。




紫袍抬起头,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说,“追。”




狼卫说,“可是……”




紫袍冷笑,“他跑不了多远。他受了伤,就要拿不动剑了。”






地下的几具尸体,有的伤口是在咽喉一击即中,但也有的是划破腰腹,肚肠流出,虽然准,但已经不狠。






像他这种人,如果不够狠,离死就不远了。








他抱着小公主,在竹林中极快穿梭。




原先怕雨势变大,但现在希望这雨下得大一些,再大一些。






竹叶飘落,含着一颗血珠。




背上的刀伤,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评论

热度(271)

  1. 菜菜. 转载了此文字
  2. 凌无妖. 转载了此文字
  3. bi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