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斩春风【9】

.:





小公主默默的拧干了衣裳,穿在身上依旧难受,但她心中远有比这更难受的事。




她坐了一会儿, 见他久久没有动静,便来到入口处,想拨开竹枝往外看,他却正好弯腰进来,也拨开了入口竹枝。




小公主心中一慌,立即收回手来,竹枝回弹,抽向她的面颊。




他立即伸手一挡。




竹枝抽过他的手背。




小公主想握住他的手检查伤势,但他避开小公主,走入棚中,弯腰捡起衣服。




小公主低声说,你的伤怎么样。




他没有回答,沉默的穿上了衣裳,湿布蹭到伤口,他眉头微微一皱,却依旧穿好了,将长剑别在腰间,走了出去。




小公主也跟着出去。




他在一块大石上坐下,脚边散落许多削落的竹枝竹叶。




短弩弩箭在方才一场恶战中用尽,他便砍了竹子,用剑削尖了来用。




小公主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拣了个竹枝起来,拿起了他放在身边的匕首,学着他的样子,一点点削去旁枝,但一不小心使岔了力,匕首划破了指尖。




她连忙背过身,见他没有发觉,便松了口气,将破了的指尖含在口中吮去血滴。




他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怎么了。




小公主说,没事。




他伸手抓过了小公主的手,看见了那点伤口,便抬头看小公主。




小公主避开他的视线,说,我……只是一时不小心。




他说,但愿你这不小心只在自己身上,莫要拖累了我。




小公主往常必定反驳,此时却安安静静。




他放开小公主的手,继续去削那些竹枝,说道,我接你的买卖。




小公主不解。




他说,我送你回都城。




小公主说,你说过,你不坏自己的规矩。




他说,是他们先坏了规矩,便怪不得我。




小公主说,那你要什么。




她看着他,说,你的买卖都是要报酬的。你要什么。




他的手停了一停,说,一千金。




小公主说,好。




他说,还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小公主说,什么事。




他抬起眼来看着小公主。




眼神幽黑。




小公主面对刀剑都没有害怕过,却突然想避开这一双眼。




但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




青色竹屑纷纷扬扬落下。








紫袍率领狼卫追踪,一路疾行。




紫袍忽然停下,盯着不远处一片郁密竹林。




狼卫停下动作,等待紫袍指令。




紫袍挥了挥手,狼卫便聚集在他的身后。




紫袍指点了前方几处,狼卫恍然大悟,细细一看,便能辨出那是一处竹子搭成的简陋窝棚。




紫袍做了几个手势,狼卫们拔出佩刀,分散成半圆,向着窝棚,缓步逼近。






紫袍的手腕伤口阵阵抽痛,也让他心中怒火更炽。




他是最出色的武士,也是最杰出的剑客,此番居然败在一个潦倒浪人的剑下,奇耻大辱,唯有用血洗刷!








紫袍抬起手,猛地挥下。




狼卫一起强攻上去,却听此起彼伏一阵哀嚎。




埋在软泥之下的竹刺扎穿了不少狼卫的双脚。




紫袍一惊,料想竹棚是个诱饵,便示意狼卫撤退。




受伤的狼卫拔出竹刺,忍痛撤回紫袍身边。




紫袍看着地上点点血迹,又惊又怒,但心思一转,便走了过去,蹲下身,拔出一根竹刺。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稍后一定找到机会,让那潦倒贼人尝一尝这竹刺的滋味!




但谁知这一拔,竟牵动了地下一根细绳。




紫袍大惊,心念电转,疾呼,退!退!退!




却已经晚了,那细绳扯动机关,一张竹刺构成的大网罩下,将绝大部分狼卫刺得血肉模糊。




紫袍眼见惨状,面色青白交加,气得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小公主和他并肩走在林间。




小公主听见了隐隐传来的惨呼声,不由得驻足回头。




他说,走吧。




小公主嗯了一声,便追上他。




走了一段路,他开口,那些人,我们不杀他们,便要被他们所杀。




小公主看了看他,拖长声,说,噢。




然后说,你是不是怕我心里难受,所以来开解我?




他不自然的转开眼。




小公主探过头去看他,说,真的?




他说,赶路要紧。




小公主说,我想的是,那些竹刺有好多是我削的,初一上阵便能杀敌,我真是厉害得不得了。




他失笑。




小公主见他笑了,也高兴起来,说,不过,我虽然厉害,也是师父教得好。伯伯,你真有本事,再教我一些。




他说,你学这些干什么。




小公主说,自保。




他说,自保?你不要拿来害人就好。




小公主不服气,说,你才害人,我从来不会。




他说,刚刚那些中了陷阱的人呢。




小公主说,你都说了,他们要杀我们,我们才这么做。




他说,要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你应当叫我什么。




小公主说,师父。




他说,错了。




小公主一怔,说,怎么错了?




他说,我的本事向来是传内不传外,你嫁给了我的儿子,应当叫我什么。




小公主终于明白,远兜远转的又是被他占了便宜。




小公主气得说,谁要学你的本事!我不学了!




说罢,腾腾腾的走到前头去。




他看着小公主的背影,禁不住发笑。




听见了他的笑声,小公主越发生气,回头说,你这么讨厌,以后一定遇到一个凶巴巴的儿媳!天天欺负你!




他优哉游哉的说,那又如何。反正不要你。你这么丑,再生一个丑八怪的孩子,我可不要。




小公主气得面孔涨红,说,丑又怎么样!又不是你的!




他的眸子却一暗,伸手搂住小公主的腰,拉进了怀里。




低声说,如果是呢。如果孩子是我的。如果拜堂的是他,洞房的是我。




他看着小公主,声音低哑,像是染上了绒绒雨丝的剑锋,锋利而又潮湿。说,你会怎么做,你会杀了我么。



评论

热度(293)

  1. 菜菜. 转载了此文字
  2. 哥哥的女友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硬盘里的
  3. 凌无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