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斩春风【10】

.:



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犹如缠绵不尽的雨滴。




小公主垂下眼,说,……他们要追上来了,我们走吧。




他搂住小公主,低声说,这一次怎么不躲了。




小公主说,我知道,伯伯不会这么做。




他说,你说我不敢?




小公主说,不是。




他说,那是什么。




小公主垂着眼,不言语。




他搂着小公主的手臂微一用力。




小公主轻轻说,因为伯伯知道我不愿意。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再做什么。




小公主说完这一句,心里其实难过得很,依旧垂着眼,不敢去看他。只怕看一眼,就会动摇了心念。




但这时候,他却将手臂收紧,小公主一时没有防备,简直是贴在了他的身上。两人之间密得连雨滴都落不进。




两人贴得密密实实,小公主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的小腹底下有一物支棱,硬邦邦的顶在自己的腿上。




他低下头,贴住小公主的耳朵,沙哑的说,你愿不愿意,与我什么相干。




他一手搂住小公主的腰,不容逃脱。另一只手三两下抓起裙裾,露出少女一双长腿。




小公主惊惶起来,想扼住他的手腕来阻止。却被他用膝顶开了双膝,腰腹顺势往前一顶,便嵌入少女双腿之间。




小公主着急起来,想推走他。




他却伸手抓住小公主的腿根,往外扳开。










雨停了,山阴处雾霭缭绕不散。湿气极重,仿佛凭空伸手抓一把,也能抓出一把水滴。




小公主膝头发颤,几乎站不稳,全靠他搂住。




朱砂裙裾撩起,堆在腰间。




一双腿修长雪白,却见他的手腕在腿间微动。




大腿内侧滑腻绵软,手一摸上去就陷在里头,难以自拔。




他越是捏揉,越是心中火热。越是火热,越是克制不住力道,近乎粗暴的揉着捏着那片软肉。




心里知道,最快活的地方,是另一处湿暖。




他的手掌往上移动,指尖探进了亵裤边缘。




小公主浑身一颤,原本抵挡的双手却搂住了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肩上,带着哭音,……伯伯,不要。




他一怔。




已然满心是火,恨不得剑及履及,恨不得手指探拓。但小公主的哽咽声,竟将体内这把火浇熄。




小公主满心惶惑,也有委屈,也有害怕,既是害怕他的粗暴,也是害怕情难自己,心中感情激荡,一时无处纾解,不由得搂紧他的脖子,一声声哽咽起来。




他被哭得心软了,火不熄也要熄。叹一声,说,不要哭了。




小公主搂得越发紧,倔强的说,我没有哭!




他说,你这样算不算是投怀送抱。




小公主气糊涂了也怕糊涂了,说,就算是好了。你就欺负我好了。反正欺负完了,记得信守承诺,把我送回去。




他叹一声,将小公主两条胳膊从自己的脖子上轻轻解开来,看着小公主,眼眶和鼻尖都哭得红红的。




他说,如果真的欺负了你,我不会送你回去。




小公主没听懂,懵懵的看着他。




他松开手,将堆卷起来的裙裾放下去,还单膝跪在了地上,帮小公主整理衣裳。




小公主看着他,眼眶又红了。




他抬头看见了,叹了口气,说,你要我怎么做。




小公主心里越是难过,越是犟,说,我又没有要你做什么。




他站起身,凝视小公主。心头百千牵扯,放掉也不舍得。逼迫更不舍得。




他问,你这么笨,到底有没有学过大婚那天如何服侍夫主。




小公主听见前四个字本来是要生气,但再听下去,便是眼神游移,支吾说,伯伯记性真差。上次问过了。




他说,你上次没有答我。




小公主嗫嚅,……学过。




他心中一荡,却说,想必学的不好。




小公主张了张口,又闭上。




他说,我果然说对了。




小公主的说,就当我很笨。




他挑眉,抬手弹了一下小公主的额头。




小公主诶哟一声,连忙捂住额,瞪着他。




他说,不老实。




小公主反说,你才不老实。




他说,小哭包。




小公主说,大哭包!




一边斗着嘴,他一边自然而然的握住小公主的手,小公主没有闪避,任他握着。




纤细的手指安安静静躺在他的掌中。




他一手牵着小公主,一手提着剑,走在前头,慢悠悠说道,小骗子。




小公主不甘示弱的说,大骗子!




他说,小馋猫。




小公主说,大馋猫!




他说,小美人。




小公主说,大美……




最后一个字,生生的咽下去。




他吹了声口哨,眸中染上笑意。




却听小公主小声的说,大美人。




他脚下一个趔趄,诧异的回头看着小公主。




小公主的面颊有些红,但是硬撑着抬起头,一副本宫不怕你的样子来虚张声势。




他轻咳一声,转头回去,继续往前走,但耳根也泛起一点点红。



评论

热度(296)

  1. 菜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