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时樾x郑开司

顾屿山:

【开司篇】


ps:时樾片请翻前面没错没有链接。


将人生投于赌博的赌徒,当他们胆敢妄为的时候,对自己的力量有充分的自信,并且认为大胆的冒险是唯一的形式。


金钱,自由,追求的不过分却如此的困难。已经忘记自己这是第几次把眼前筹码全推出去了,赢了就赢了,输了就倾家荡产包括自己在内。抬眸看那高台上的贵妇晃着扇子诡异的眼神,勾唇一笑直勾勾盯着把身前筹码推向一个完全不会赢的赌方,赌气?并不存在,赌的只是自己的自由与那女人的底线。


几个月前风风火火还在这船上豪赌,面对不可思议的背叛自己落在这个女人的手里。自由没了,金钱有了。一个好的皮囊也就这个好处了吧。关键的时候救了自己,也推向了一个胭脂水粉的无底洞。赌徒——只爱赌罢了。


意料之内的输了,输的彻底。开注欢呼声在耳边炸开,楼上那女人脸色难看极了,扇子合的用力打在扶手上。不适的摸了摸鼻子,啊,今晚又很难过。不由得嗤笑,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随着人群的散开,自己讪讪的试图每日的逃跑,最终都会被抓回去罢了。只不过这次好像不是很一样,被绑回去的。


被扔在地上胯骨和地板的撞击吃痛的咧咧嘴,扭扭身子盘腿坐起来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人卡住下颚上挑仰到一个难受的弧度。一张精致脸扭曲的不成样子


“郑开司,多好的一张脸,跟了我亏吗?跟了我这些账都不用还”


听闻人话可笑至极,仿若是自己不识抬举了。眼睛笑出了弧度吊儿郎当的开口


“别了吧,这么大年纪吃不消啊。赌徒谁还没有个赌债,怎么?养不起我了?养不起你扔——”


剩下的话生生被一个巴掌噎了回去,像个信号。数不清的拳头落在身上,是脚还是拳头..不知道分不清..痛,只有痛。胃部受到外部的刺激,整个揪在了一起。口腔铁锈味大概是血吧——眼睛被什么模糊了,是泪是灰是血渍,轮不到理会。身体本能缩成一团承受着,大脑一片空白。啊——视野对不上焦了,一生就这样交代了啊,我自由了,为什么..这么不甘..


“好像断气了,怎么办”
“晦气!扔路边!”


脸上痒痒的,动动眸子都是痛的。模糊的看到是条狗在舔自己,尾巴一摇一摇的像是在嘲笑自己。路过的人不停投来怪异的眼光,太狼狈了。可又能怎样呢...朋友背叛,亲人不存在,这个世界对自己这真是友善。现在竟然还活着,呵,讽刺,为什么没有直接这样死去。算了..无论怎么讲我还是不想死...


心中慰问着世界祖宗十八代,一双干净的运动鞋在自己身边走的缓慢,又是一个看乐子的吧。余光看到那男人的脸,啧真帅气。鬼使神差的扯住了那干净的裤腿,心中总有那么小期待,他——和别人不一样..不一样的。感受到人顿了顿,想转头低喃救我,这一切也就想想。没想到他真的蹲了下来靠着自己身边坐了下来,还把早餐给了自己。明明我们并不相识,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你慢些吃,不够吃我再去给你买”


好听的声线啊,为什么可以这么温柔。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人,傻乎乎的,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这么温柔的对自己说话这是第一次吧,原来有人照顾..是这样的感觉啊。胡乱的啃着早餐参着自己的眼泪,凉的发硬还咸却依旧那么好吃。


“你别哭了啊...找不到工作我给你”


你别说了啊,你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啊。妈妈这是天使吗,我中奖了吗。张张嘴想道谢喉咙却撕裂的痛发不出音。更委屈了。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用尽全部力气把身体整个送进人怀里。


希望你能感受到,谢谢你,我的天使。




评论

热度(18)

  1. 凌无妖顾非酋v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