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窝头鲸:

张启山回家的路上有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


今天路过的时候,他从窗户看向外面,一簇一簇的火光映着一张张沉默的脸。


他一向对这种事格外敏感,只扫了一眼便不再多看,闭上眼扭过头对司机说:“去一趟那边吧。”


“好的。”


天很暗了,墓地里冷清的很,极少的几丛火光也都被碑林掩了去。张启山下车徒步往上走,他今天穿得单薄,秋风吹透衣服的时候不禁攥了攥拳。


走到山顶的最角落,张启山摸了摸石碑:“我来了。”


“不烧纸了,那东西不管用。”他走到墓碑正对面,“今天忙,也没空给你准备什么,只有这个。下周吧,带点好的给你。”


张启山点上烟,架在香炉上。


之后就是沉默,他不是多话的人,即使在这里也一样说不出更多。


“什么都没带,也好意思过来。”一件夹克披到肩上,随之而来的是熟悉得不能更熟悉的声音。张启山回头,拉住身后人的手。


陈深捏捏他的指头尖,吐出最后一口烟:“二爷,我们来看看你。”


一颗烟的工夫后,张启山拢拢陈深的肩:“走吧。”


“我要吃红宝石。”


“可以,那你开车,我让老刘先回去。”

评论

热度(29)

  1. 凌无妖辣翅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