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霆峰衍生】追星逐月 3

卷卷卷:

今天是烧烤摊光哥和霸道城管的主场!




【1】  【2】




3


 


俗话说得好,李易峰心,海底针。


 


刘子光发现李易峰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难以捉摸,他这种直来直去的糙汉子性格,恕不能理解。最近他不实施那令人窒息的追捕计划了,他爱杀你个措手不及。心情好的时候大摇大摆来你这儿吃顿烤串儿,心情不好的时候才吹着口哨过来逮你,逮着了也不给你罚款,就让你写情深意切的检讨,这让自诩文盲的刘子光的作文水平噌噌上涨,一口气一千字不费劲儿,自此告别百度。


 


所以,相比之下,还是他大驾光临烧烤摊吃烤串的时候比较难伺候。他一晚上能叫老板八百遍,以各种各样奇怪的理由。


 


“老板,桌子脏了,能不能帮忙擦一下啊!”


 


刘子光正汗流浃背地烤串,于是指使小胖过去,谁知李易峰把他赶回来了,要求一定要老板亲自服务。有权就是爷,尽管李易峰也只是个小城管而已,但是对于小商贩来说,就是天大的爷。没办法,刘子光只好把手里的烤到一半的串儿一扔,让小胖接手,然后自己拿着块抹布凶神恶煞地去李易峰那桌“提供服务。”


 


“哪儿脏?”刘子光不耐烦地说。


 


李易峰笑眯眯地伸出手指在桌子上随便指了几处。


 


虽然刘子光1.5的好视力也没能看清桌上究竟哪儿脏了,但他懒得纠缠,还是弯下腰仔仔细细地在桌子上擦了一道又一道。


 


这下这小子总该找不了茬儿吧。他心想。


 


但李易峰的注意力压根儿就没在桌子上。他看着横在眼前这条肌肉鼓胀、沁着汗水的手臂,眼珠子都快粘上去了。他不自觉地伸出手指戳了戳,感觉到指尖那硬邦邦的、昭示着满满男性力量的触感,才心满意足地放下了。


 


刘子光停下动作看他一眼,语气明显不善,“你戳我干嘛?”


 


简直凶得像是要打架。


 


李易峰嘻嘻一笑,说,“你这条手臂一伸出来,是不是别人都可以扒拉着荡个秋千什么的?”


 


刘子光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只沉声道,“荡秋千不知道,抡圆了把你扔出去倒是应该可以。”


 


说完他站直了身子,“擦完了,慢用。”


 


李易峰托着头看他走回烤炉旁边,接过小胖手里的烤串,叼了根烟转头示意小胖帮他点火的样子,心潮一阵汹涌澎湃。


 


真够爷们儿!小爷喜欢!


 


所以他喜欢的方式就是…


 


“老板,桌子又脏了!”


 


“老板,椅子也脏了!”


 


“老板,桌脚怎么不平啊!”


 


“刘子光!!我要加串儿!!快过来报价钱!!”


 


“刘子光!!桌上垃圾麻烦清一下啊!!”


 


“有没有餐巾纸啊光哥!!”


 


“……”


 


刘子光想要打人但又不能打人的心情简直溢于言表。小胖哆哆嗦嗦地连连按住他的拳头,“光哥!冷静!顾客就是上帝!你要冷静!”


 


去他妈的上帝!


 


刘子光咬着牙,手轻轻一抖,往李易峰的烤串里洒了一大把辣椒粉进去。


 


烤完以后皮笑肉不笑地给李易峰送过去,李易峰只吃了两口,眼泪就飚出来了。他扒着刘子光不住地咳,脸咳得通红,心肝脾肺肾都要一并咳出来了。他眼里含着两包眼泪,透着晶莹的光,仰头看向刘子光的样子简直我见犹怜。


 


长得好看的人,无论怎么样都容易勾起别人的恻隐之心。


 


刘子光知道自己放了多少辣椒粉,见他这副模样顿时又心生愧疚,招呼小胖拿了几瓶矿泉水过来,拧开瓶盖给他递了过去。李易峰像得了什么救命仙丹似的,迫不及待往嘴里灌,咕咚咕咚喝了好多口,才终于勉强平息了那阵惊天动地的咳嗽。


 


但他还是辣得难受,整个舌面都麻了,刺痛的,让他“嘶嘶”地直喘。


 


自己做的孽,还得自己还。刘子光只好在他身边坐下,拍拍他的后背,生硬地说,“有那么辣吗?”


 


李易峰兔子一样红通通的眼睛望向他,一瞪,“你吃口试试?”


 


“……还是算了。”刘子光有些心虚。


 


李易峰知道他是故意整自己,但他不想计较这个,因为他有别的坏主意。他朝刘子光勾一勾手指,“我知道有个方法解辣,帮个忙呗?”


 


刘子光看见他蔫坏儿的表情,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警惕地向后退了几分,“你又想干嘛?”


 


“解辣嘛。”说着李易峰就站起来一点,向前倾身,快速、准备、蛮横地吻上了刘子光的唇,还趁机把舌头滑了进去。


 


他嘴里的辣味儿传递过去,火一样地蔓延起来。


 


刘子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个男人亲吻,顿时信仰出现崩塌,懵了。


 


是真的懵了,半点含糊也没有地懵了。


 


好在李易峰坐在很角落的地方,这才没有被其他客人注意到。


 


等刘子光神魂归位,李易峰已经离开了他的唇,还咂摸着嘴巴说,“真的不辣了诶。”


 


刘子光气得脸都黑了,煤炭一样,配上他下巴上乱长的胡茬儿,还真有几分唬人。他捏紧拳头,忍了几秒,到底没忍住,“轰”一下砸在桌面上,李易峰差点以为桌子要被劈成两半了。


 


这声动静不小,旁边有人投来或好奇或惊惧的目光。


 


“你他妈——”刘子光眼看就要发怒,小胖突然之间冒了出来,死死地拽着他,嘴里不停地碎碎念道,“光哥,冷静,冷静!!”


 


而李易峰无辜地看着他,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正在三人陷入奇怪的僵持的时候,不远处的一桌客人许是不满这风平浪静的夜晚了,无事也要生非,“噼啪”一声砸碎了几瓶啤酒。


 


“老板,你们家这肉可是变了质的啊!谁还敢吃!”


 


一桌子流里流气的小年轻骂骂咧咧地闹嚷起来,刘子光瞬间把李易峰这事儿抛到脑后去了。他心里明镜儿似的,自家的食材不可能不新鲜,肯定又是有人看他这里生意红火不满意了,这是故意找了人茬架来了。


 


断人财路这事儿嘛,有时候确实也蛮不共戴天的。


 


这种事情他从前不是没有遇见过,但刘子光是个不怕事儿的,骨头也硬,不可能明知对方故意惹事,还好声好气地去和人调解。几个年轻人噼里啪啦地砸酒,一口咬定自己吃到变质的东西了,要刘子光赔偿,否则就砸了他的摊子,还让他以后在这片儿做不成生意。


 


看这架势是真要打架了,旁边的客人一哄而散,只有李易峰还缩在角落里头观战。


 


刘子光站在原地松了松筋骨,挑眉着眉毛冷笑,“挑事儿也不找个新鲜点的理由,不就是要打吗,来啊。”


 


他朝那几人挑衅似的勾了勾手指,派头是一等一的狂妄。


 


李易峰在心里感叹一声“好man好喜欢”,就差捧脸尖叫了。


 


小年轻们气血盛,最经不起挑衅了,领头的那个吹声口哨,旁边又不知道从哪里“刷刷刷”地钻出一堆人来,个个儿吊儿郎当,自以为很酷地冷笑着逼近刘子光。


 


太他妈不懂规矩了,这么多个欺负一个——李易峰这个念头都还没有成型,刘子光一脚扫过去,瞬间放倒了好几个。


 


!!!!


 


怎么老子看上的男人就那么帅呢!!!


 


李易峰差点站起来欢呼鼓掌。


 


但对方明显也知道靠身手和身板儿赢不了,所以这人就带得特别多,眨眼间又围上来一圈。


 


李易峰坐不住了,悄摸儿叫了自己的同事带人过来处理,然后就一溜烟儿钻进缠斗着的人群里面,想着能帮多少是多少。这边刘子光刚躲过一空酒瓶的袭击,转身就看见李易峰居然也跟旁边人打起来了,他拧紧了眉头,没好气道,“你来凑什么热闹?”


 


李易峰朝他笑了笑,“这不是顺手帮个忙吗?”


 


说话间他准确地躲过一拳,趁那人往前扑着未曾站稳,于是一手拉住他的胳膊反拧一下,膝盖又不客气地往人腹部一顶,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流畅极了。刘子光见他有自保的能力,就没有再管,忙着解决自己身边的麻烦去了。


 


众人打架时也带了脑子,挑人的。那边李易峰明显看上去没有刘子光壮,便都觉得他比较好对付,纷纷往他身边涌,刘子光暗道不妙,也一边和眼前人打着,一边往李易峰那边靠。


 


李易峰身手不错,还不按套路出牌,有时候打人像耍猴,有人被他教训得颜面尽失,随手抄了身边的碎瓶子愤愤地往他身上招呼过去。那人站他身后,李易峰看不见,刘子光却注意到了。他大喝一声闪过去,揽了李易峰在怀里,却来不及反击,那半截酒瓶就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手臂上。


 


顿时鲜血如注,脸色煞白。


 


李易峰吓了一跳,赶忙扶着他,修罗一般狠踹罪魁祸首好几脚,还难解恨。


 


就在此时,不远处响起了熟悉的哨声。李易峰喊的那队同事来了。


 


一帮小年轻到底没经历过事儿,顿时方寸大乱。


 


眼下刘子光受着伤,李易峰可不舍得他被逮回去做笔录,于是趁众人不注意,悄悄地扶着人跑了。


 


刘子光手臂上的血蜿蜒而下,一路走一路滴,却还没事人似的,说,“你这是徇私啊。”


 


李易峰瞪他一眼,“老子就爱徇私,别吵吵!”


 


到了医院,李易峰陪他去清创室包扎,看着护士帮他清伤口上的碎玻璃渣,紧张得直冒汗,倒像是他自己受伤了一样。相反,作为伤号本人的刘子光就淡定多了,抿着唇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听见李易峰倒抽冷气的声音,还嫌他太咋呼。


 


“又不是你受伤,你在这儿犯什么疼啊!”


 


李易峰尴尬:“我可能…共情能力比较强…”


 


刘子光嗤笑一声,没再搭腔。


 


要不是拜他所赐,自己这伤,还不一定会有呢。


 


完事儿以后,两人坐在医院的台阶上休息。李易峰嚷嚷自己打架打得太累,软骨头似的靠在刘子光身上,无聊得仰头数星星。


 


刘子光把人甩开,他又牛皮糖一样黏上来,实在是让人没辙。


 


夏天的夜空是清透的,点点繁星镶嵌其中,竟然一点儿也不黯淡,亮晶晶的,把城市里的污浊都洗净了。


 


星空是沉默的,人也跟着安静下来。


 


刘子光忙于为生活奔波,许久没有吹过温柔的夜风,赏过耀眼的星辰了。偶尔尝试一次,感觉也不错,好似生活里那些琐碎繁杂的事情都被吹散了似的,敞亮。


 


不知过了多久,靠在他身上的李易峰忽然发问,“光哥,你还生我的气吗?”


 


“嗯?”


 


“就是…我今天亲你的事情呀!”


 


“……”刘子光简直不明白他怎么能这么不知羞地说出这件事情来的。


 


李易峰也不在乎他答没答话,自顾自说下去,“我唱歌给你听,解解气啊。”


 


刘子光听见他用软软糯糯的声音低低地唱着: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


 


夜风吹过来,铺平了一地的柔情。


 


好幼稚。


 


刘子光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咱铁血光哥是不会被一首儿歌拿下的。


 


可是当李易峰唱完以后转过头笑着问他“好不好听”的时候,他猝不及防地就掉进了那双璀璨无双的眼睛里。




那一刻,刘子光觉得他背后的整片夜空都暗了下来。


 


——怕是有星星,掉进李易峰的眼睛里了吧。




tbc.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