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报告教官,我有个恋爱想要跟你谈一谈,如果不行我就去说相声

小本本上八卦羞答答:

Day 1.


 


开学前三天,郑开司终于打扑克牌赢齐了大学的学费。原本想要是凑不齐就不读了,去打工,可能是天注定他要当个大学生。郑开司其实学习成绩不错,脑子好用,有些时候理解问题容易很多。他妈是个植物人,他的钱基本上来源是学校的奖学金和打牌打麻将,不过他们中学禁止学生打牌,后来奖学金被扣了。


 


今天军训第一天,他们八点就到了操场,教官八点半才到。九月初的太阳比起上个月已经温柔了太多,郑开司还是站得很不自在。校领导说完话军训就算正式开始了,教官把他们领到相应的地点军训。


 


郑开司中学也有军训,觉得就只学会了叠被子。不过平时也没人叠成豆腐块,看着都别扭。


 


他们教官来的时候郑开司听到前排女生小声说教官好帅,他在队伍里笑了一下觉得这些女生花痴,抬头看了一眼,教官确实长得不错,又肯定了一下她们的眼光。教官给他们调换了位置,高的站排头,矮的到后面。


 


他们班上的同学好像平均身高都不是很高,郑开司站到前面,时樾一下注意到了他,因为他衣服没穿好。


 


“腰带怎么回事?”时樾用手提了提他的腰带,太松了。“我不会。”郑开司是懒得弄,稍微研究一下怎么可能不会。


 


“摘下来。”时樾说。郑开司把腰带摘了下来给他,时樾举起来教大家怎么收放,郑开司没听,时樾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他抬起头认真看了。


 


“学会了吗?”时樾问。同学们说学会了。时樾叫他们大声点,同学们又大声说学会了。


 


“你呢?”时樾低头,郑开司点头。“不会说话吗?”时樾问他。“学会了!”郑开司大声说。


 


时樾给他把腰带扣好,叫他站到队伍前面,然后告诉下面的同学们衣领帽子都要理好,衣服的边边角角都被时樾整理了,衣摆翘起来的地方被他压了压。郑开司心想这教官为什么要摸他屁股。


 


“你裤脚扣子呢?”时樾问。郑开司有点不耐烦,说自己拿到就是这样了。


 


“质量真差。”时樾一边说一边蹲下去,从衣服上摘了个别针下来把他的裤脚给别起来。


 


军训服基本上就用这一次,质量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时樾他们在部队里的当然不一样。


 


 


上午就是站军姿,特别没意思,郑开司热得身上都是汗,军训服的布料让他脖子上的皮肤很难受。


 


吃午饭之前让他们唱军歌,班上一个女生起了首《军中绿花》,大家唱得没什么力气,不过有句“故乡有位好姑娘,我时常梦见她”唱得却很大声。有个男生破音了,郑开司没忍住笑了,一抬头发现时樾看着他。表情似乎在问“有什么好笑的”,郑开司用舌头顶了顶口腔内壁。


 


 


Day 2.


 


郑开司一早起来就发现自己脖子红了一圈,是衣服弄的。真是有个少爷身子没有少爷的命,皮肤这么嫩难不成上辈子是豌豆公主。


 


他上次赢的钱交了学费就没多少了,后面还有很多要用钱的地方。最近学校给军训的大一新生安排了解暑汤还有水果,他想着站到十点左右就能吃,干脆就省了早饭。


 


时樾今天来得很早,坐在一边玩手机。有女生偷拍他,他抬头发现后叫她们删除了。


 


依旧是先站军姿,郑开司就在排头,时樾记得昨天拉他出来整理了衣服,走过去发现他脖子红了。时樾帮他纠正了一下手上动作,有个蚊子在郑开司手背,他有点痒,动了一下,时樾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郑开司猛地一缩。


 


“很痒?”时樾问。郑开司没说话,在心里骂他。


 


“站好,别动。”时樾说,“我陪着你站。”说完当真在他旁边站好了,


 


干嘛整的像要和他同甘共苦似的,郑开司在心里想,你们当兵的都这么给力给气的吗?


 


站了会儿叫他们稍息,然后继续站,郑开司有点难受,路面被太阳烤得味道很难闻,他有几分晕。忽然一恶心就往旁边倒了,有女生尖叫一声,他感觉有人把他一把抱住了。


 


 


醒过来他就躺在一条长椅上,校医室在这边搭了个简易的棚子,他坐起来发现旁边摆着牛奶和面包。


 


一个服务站的学姐说:“你们教官把你背过来的,他叫你起来如果不难受了就吃点东西。”


 


郑开司拆开面包,时樾从外面进来,他抬起头喊了声“时教官”。


 


“你没吃早饭?”时樾问他。“嗯。”郑开司咬了一口面包,有点干,他把牛奶吸管拆了插好,“没钱吃,我学费都是打牌赢的钱凑的。”


 


时樾以为他胡说八道:“你怎么不去学说相声?”


 


郑开司一听他这口气就知道他没信,不继续说了就接着吃面包。


 


时樾从包里摸出一管药:“拿去抹脖子。”郑开司看了一眼,笑了一下说:“我还以为你要给我刀呢。”


 


时樾觉得他真的挺有说相声的潜质,也笑了。郑开司第一回看他笑,发现他原来有个酒窝。


 


时樾叫他快点吃完,然后走了。郑开司喝了口牛奶点点头,把那管软膏揣进了裤子兜里。


 


 


晚上的时候他们不用军训,大家坐在原地,时樾问有没有人会唱歌,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有姑娘上去唱歌,时樾问郑开司会不会,郑开司说不会。时樾说:“你们以前上学没上过音乐课?”“音乐课是数学老师上。”郑开司说。


 


“儿歌呢?”时樾问。“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郑开司随便唱了一句。


 


“长得挺好看怎么唱歌这么难听。”时樾说。郑开司重点落在了时樾夸他好看上,他把头抬起来看天上有没有星星,没有,但是有一辆飞机划过去。


 


时樾也跟着抬头:“我开过直升机。”郑开司没说话,以为他还有下文,结果他没继续说了。


 


有人跑去上厕所,时樾说:“你们上厕所怎么不给我打报告?不管做什么,都必须要给我打报告。”


 


大家说知道了,有人立马说:“报告。”


 


时樾问她做什么,她说自己要去上厕所。时樾点点头。


 


郑开司说:“报告。”


 


“你也上厕所?”时樾问。


 


“报告教官,可以加你微信吗?”郑开司问。


 


“一百个下蹲。”时樾说。


 


“操?”这人什么意思,一会儿好一会儿坏。









评论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