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瀚超/ABO】似是而非 19

水底燕:

何瀚x项允超


不甜不要钱!


双总裁AO配意外怀孕炮友变真爱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


---------------


19、


“允超,你怎么还在公司?”


项允杰正坐在会议室里,看见项允超进来,颇为诧异。这次公司高管例会并没有什么大事,已经通知过他不必参加了。


其他人马上起身向他道好,有一位与项允超关系不错的总监还开玩笑说他胖了,项允超笑着耸耸肩。他在公司里穿的比较宽松厚实,把稍稍隆起的肚子盖住,同事们不曾想过他是一位omega,一切异常也就只当他发胖了。


项允超在项允杰身边坐下,后者马上凑到耳朵边低声问:“你不是要去拍结婚照吗?”


“推迟了。”项允超面无表情道。


作为哥哥,项允杰一下子察觉到自家弟弟有些闷闷不乐,问:“和何瀚吵架了?”


“下午王总不是要来吗,他那边也还有事要处理,就先不拍了。”


“所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项允超无力地瞅了项允杰一眼,淡淡道:“没吵。”


“哦……”项允杰意犹未尽地长叹一声,显然没完全相信他。可项允超觉得自己并没有撒谎,他们确实没吵架,矛盾迸发的前一刻巧妙避开了,很成熟很理智。


可再成熟、再理智,矛盾没解决就还在。今天已经是冷战第三天,他们的交流少之又少,也不怪项允超忧心。


晚上陪王总吃饭,宴席结束时一群人约着下半场,项允超却一点不想掺和,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想何瀚吃饭了没有。他找了个理由离开,去停车场取车时,下属任宣悄悄地跟了过来,显然有话要说。


“副总,有一件事情,我觉得跟您报告一下比较好。”任宣说。


“什么事情?”


“昨天,华艺酒业的郑总监来找我,其实也没聊什么,就是简单的业务交流,最后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华艺,我拒绝了。”任宣语气诚恳坦荡,他作为刚被任命的新人,取得老板的信任很重要,而且对象偏偏是那个拖垮前任总监叶鹏的华艺,他有理由怀疑对方不是真的想撬墙角,而是来离间他们的上下属关系的。


项允超也想到了这一层,面对如此坦诚的下属,他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


 


因为这些插曲,项允超比平常晚了许多,到家时难得发现灯是亮着的。他一合上门,哒哒哒的脚步声便从屋里传来,由厨房一直延续到客厅,却在玄关前停住了。项允超不明所以地往里走,那脚步声又瞬间远去,然后是椅子被拉开时摩擦地面的声音。项允超顺着源头的方向一看,发现何瀚正一个人坐在饭桌前,端着一个碗。


看着何瀚一脸岿然不动的神色,项允超却要憋不住笑了。


何瀚抬头看了他一下,又低下头,一边用筷子夹菜一边问:“你吃饭了吗?”


项允超心里也有些堵,因为两人确实存在矛盾,但又不至于吵架,默契地采取了冷处理的方式。与以往任何一次找茬不同,这是他们作为爱侣经历的第一次分歧,而面对爱人与面对仇家的差别太大了。


可看到何瀚这样明明关心却偏装冷酷、别扭到有些可爱的模样,他的心也软了。


“吃了。”项允超故意经过饭桌去厨房洗手,何瀚背对着他,待他水龙头一关,终于开了口。


“允超,前天是我说错话,我不是那个意思。”


项允超顿时不堵了,问:“这是在道歉吗?”


何瀚愣了一下,他不是轻易服软的人,更何况他不认为自己当时的质问是完全错误的,只是现在再去紧追不放无疑火上浇油,便沉沉地“嗯”了一声。


背后的人没有马上接话,他放下筷子,正欲转身察看之际,项允超却突然挨了上来,长臂贴着他的脸颊一伸,指向远端的一盘青菜。


“我要吃那个。”


何瀚依言夹给了他,项允超吧唧吧唧咬得高兴,将因为何瀚道歉而萌发的一点难为情咽回肚子里。


“行,我原谅你了。”项允超说,“但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


“不要生气。”


“生气什么?”


“我把油滴到你头发上了。”项允超笑着拍拍何瀚的肩膀,“不生气哈。”


 


何瀚不生气。这点小事顶多算个情趣。


项允超拿纸巾给他擦了一下,见擦不干净便推着人去洗澡了,说碗筷他来收拾就可以,反正也只是把垃圾收好,第二天阿姨会清理干净。何瀚的外套搭在椅背上,他记得这衣服是何瀚从出差穿到现在的,早就脏了,所以便顺手拿到脏衣篓里,为免有遗漏的物品还谨慎地摸了摸口袋。


于是,他摸出来一个红色的方形锦盒。


项允超的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默默想了好一会后,他揭开盖子,看到了嵌在锦帛之中的钻戒。


他有些不敢呼吸,怕那口气泄了,心脏会因为跳得太剧烈而爆掉。


手指轻轻划了一下戒指边缘,冰冷的触感与棱角在触到指腹的瞬间变得温暖柔和。项允超小心翼翼地将它拿出来,举到半空中细看,钻石晶莹剔透,映落一圈绮丽华光。难怪那么多女人为钻戒疯狂,倘若只是美也罢了,但除却华丽外还有比价格还贵重的意义,如果由爱人亲手戴上,任项允超也难以克制。


“允超!允……超……”何瀚洗完澡,一边擦头发一边喊人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何瀚。”项允超没有收敛思绪,就用那双宛若盛着蜜糖水的眸看向何瀚,问,“这是你的?”


这不是最重要的那个问题,可何瀚读出了他的意思。


何瀚心脏砰砰地跳,走向项允超的那一小段路就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而棉花里还暗藏着钢索,危险却兴奋。


“是我的。”何瀚柔声道。他站到项允超跟前,抬手抽走锦盒,接着用拇指和手指端端正正地捏住了戒指,在这个过程中,项允超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们身高相仿,靠得近了,温热的气息瞬间融合一体。


“现在,是你的。”


何瀚在半空中握住了项允超的手,将戒指缓缓推到那白皙修长的中指上,项允超安安静静,专注地看着何瀚的脸,直到何瀚结束仪式一般拍了拍他的手背,他才转而低头垂眸,望向指间的璀璨。


“尺寸对不对?”


“嗯。”项允超弯着眉眼,颧骨上似飞过两片红霞,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晚了几天,现在补上。”何瀚牵着项允超的手绕到自己的腰后,将他搂进怀中,“生日快乐,媳妇。”


这一句“媳妇”简直要人命。项允超放心地将整个人闷在他怀里,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全身心地信赖和依靠一个人,父亲和哥哥都不曾让他如此。此时此刻,所有负担都可以放下了——名门项家的次子、天宇集团的副总、能力杰出的精英、甚至是腹中孩子的爸爸,责任通通抛下,任性也不会被惩罚。


情感如决堤一般泻下,虚掩着门窗的心房终于全部打开,柔光倾洒,连尘埃都变得透亮。


“何瀚……”项允超仰着脸,稍一前倾,便将双唇覆在何瀚之上。他从一开始便是张开嘴巴的,舌头灵巧地窜入何瀚口中,舌尖相碰的瞬间如带闪电,让他哆嗦了一下。何瀚稳稳地圈着他,任项允超去主导这个吻,唇舌温柔缱绻地配合着,温热的口腔源源不断地踱给怀中人力量。


在何瀚的纵容下,项允超吻到最后都有点玩闹的意思了,断断续续地又亲又啄,两人的嘴角都沾上了唾沫,项允超却没管自己,反而伸出舌头去舔何瀚,粗糙的舌苔强烈刺激着何瀚,他终于要受不住了。


“玩够了没有?”何瀚摸了一下他的耳朵。


“怀孕就是好,不会发情。”项允超笑道,“不然……”


“不然你现在已经sao得让我c穿你了。”何瀚接他的话说。


项允超心一跳,后穴猛地收缩了一下。他瞪了何瀚一眼:“文明点。”


虽然没有发情那么严重,但很明显,项允超现在还有有反应了,那自以为很狠的眼神在何瀚看来却是眼带桃花、红粉霏霏,简直让人想压在床上狠干,再掏心窝子去疼。孕检后复查时,医生嘱托过他们少做房事,言下之意便是可以做,毕竟足三个月胎儿已经稳定了,按医生的原话来讲就是,“别压到肚子、别太激烈和频繁”。


项允超显然也有这个意思,不然不会这么撩他。何瀚半蹲下来,以公主抱的形式将他整个抱起,项允超用力搂着他的肩膀,并未反抗。


“不同意就亲我一下,我抱你去睡觉。同意就亲我两下,我还是抱你去睡觉。”


项允超双手捧着何瀚的脸,接连亲了三下,笑得像一只挠心的猫。


“这什么意思?”


“先睡觉,再睡觉。”


中华文化实乃博大精深。




tbc.


-------------


明天更新,开车


叫“媳妇”是我个人趣味,不确定瀚总是否北方人


两个更正:1、孕妇不可以打麻药!麻药会影响胚胎神经系统的发育!这是我的疏忽很抱歉,此处大家暂且当作abo世界不一样吧(也就是瀚超的小包子不会受到这个影响),我之后会在文中作出修改。


2、此文设定怀孕omega不发情,所以允超不会闻到信息素,第15章说他闻得到是不对的,我也会作出修改。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