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教师节要玩儿师生梗【短小完】

慕冬木东:

只是一个满足我幻想的小片段……


*


“所以说,就特别烦。”李易峰吸了吸有点发红的鼻子,低着头拿脚搓地砖的棱,一副无精打采蔫兮兮的样子。


“哎……要不你直接跟他说得了,我都替你累。”马天宇靠在自行车上,大手一挥建议道。


“说个屁啊能说吗?”李易峰瞪他一眼,“别废话了,送我回家。”说着就要往后座去。“哟,回哪个家啊?”马天宇话音刚落又挨了一膝盖,“我家!不是陈伟霆家!”“卧槽你这是求人的态度……”“马兰兰你丫后座儿也太脏了!你快闭嘴吧!”李易峰皱着眉卸下书包去翻纸巾,刚好听见身后有经过的学生在笑嘻嘻地说着陈老师再见。


“快走快走。”李易峰慌里慌张地抱着书包要往后座跨,终于还是犹豫了两秒,就在这两秒里被人揪住了校服领子。


“陈,陈老师。”马天宇一边尬笑一边给梗着脖子不愿意回头的李易峰使眼色。


“天宇,你先回去吧,注意安全,”陈伟霆笑得很和蔼可亲,“作业好好做啊,不然明天叫你好看。”


“知道了陈老师!陈老师再见!”马天宇最后看了一眼李易峰,眼神里包含着爱莫能助好自为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敌人太强大等复杂信息,被狠狠瞪了之后飞快地骑车跑了。


 


陈伟霆提勒着李易峰的领子,把他拎到车棚隐蔽无人的角落里,才探着身子去观察李易峰的表情,“你,电话也不接还想跟别人跑,想干嘛?”“你放开放开。”李易峰别别扭扭地把他胳膊掰下来,皱眉瞪眼的就差龇牙了,“你别拽我。”


“真不知道哪儿惹你了。”陈伟霆无奈叹口气,捏捏他手指,“冷坏脑子了吧你,冰凉。”说着从另一只手提着的袋子里拿出一杯关东煮递过去,“都你爱吃的,趁热,吃完了给我正常点。”


 


秋雨下了一整天,刚停一会儿,冰冷潮湿的空气把喷香温暖衬托得格外鲜明。


 


李易峰下意识把杯子接过来,一直梗着的那口气,在瞬间垮下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想干嘛?”他仰起脸去看陈伟霆,语调很轻,眼眶却悄悄红了,沉甸甸满是忧伤与愤怒,“耍我这么一个什么心事都藏不住的小鬼是不是特别好玩,陈老师?伟霆哥哥?”


“我什么时候要耍你了,”陈伟霆皱着眉捧住他的脸,“究竟怎么了你跟我说啊,怎么这么难过。”


“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们家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就会欺负学生的破老师,谁稀得呀还上赶着给我补习我不用你了我回去就跟我妈说不用你了……”李易峰说着说着眼泪就往下掉了,非常不争气又实在止不住,使劲低着头把脸埋在陈伟霆手里,后者感觉得手背打湿了,脑子立刻轰地一声响,不管不顾就把人抱在怀里紧紧搂着,“别哭啊,你一哭我……”


“你干嘛给我买关东煮?干嘛还对我那么好?你都要出国要相亲的人了还招我你有病吧你说喜欢我谁信啊……”李易峰埋在陈伟霆怀里口齿不清地边哭边控诉,居然还能很小心地握着关东煮不让它洒出来。


“你才有病,”陈伟霆愣了一会儿,哭笑不得地亲了亲他头发,“谁跟你说我要相亲要出国?”


 


 


“所以说,你就听见我早上跟你阿姨打电话在说这些事,就自己脑补了我一定会丢下你远走高飞和别人成双成对然后躲在角落里悲伤到现在?”陈伟霆开着车,瞥一眼旁边悉悉索索吃得欢快的人,还是忍不住想笑。


“……你自己说要考虑考虑的!”李易峰一边嚼着竹轮卷一边口齿不清地嘴硬,“你说要考虑就是不像话。”


“我那是在想怎么拒绝她,唉,你这个脑子月考考试怎么办。”下班高峰时段,这条路的车子基本都在断断续续爬行,陈伟霆腾出手来胡噜了一把他的脑袋,“考不好别让我背锅。”


“那你把试卷给我偷出来呗。”李易峰灵机一动,举着竹签子想到了一个非常妙的办法。


“那我得要报酬。”陈伟霆清了清嗓子,坐得端正了些。


 


等了有那么一小会儿,有人搂着他脖子在嘴唇印上了一个关东煮味儿的吻。


 


陈伟霆顿时觉得有些饿,刚要逮住他吃一通就被很无情地推开了。


 


“老师,好好开车!”他的学生严肃地拍拍他,转过身目视前方,忍不住笑意的嘴角翘起来像只小狐狸。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