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Troublesome amativeness 上

舟渡:

麻药后续 


I love u sooooooo much!!!  上  


- - - - -


Troublesome amativeness 上


 


李易峰下了手术台,要住一段时间的院。那个他一睁眼就见到的医生每日会来查房,他看到就觉得不自在,总有一点红悄无声息爬到耳朵上。




医生叫陈伟霆,有一次俯身给他检查,他看胸牌看到的。其实他也有问过,但陈伟霆一副“你问我?”的表情,他就很头痛,想到陈伟霆给自己“科普”那时候是如何缠着他叫老公。




这能怪他吗?李易峰觉得有点不公平。陈伟霆说:“那怪我了?”当然也不能怪他,那要怪谁?他听说有好多人都知道了,有次他转去诊室,被好几个小护士偷偷地指,李易峰当然想得到她们为什么会露出那种不可描述的笑,再面对陈伟霆的时候,好像就无端带了点羞恼。




他忍不住在某次查房时就此事发表严肃质问,陈伟霆言简意赅地说不是他传播的,这话听起来就有点……怎么了就“传播”了?李易峰就撇嘴,就要反驳,陈伟霆语调平平:“你视频里说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李易峰说:“我说什么了我?”




“你说我活儿好。”




陈伟霆合上本子,看了一眼李易峰。




“还说我搞得你屁股疼。“


 


“我很好奇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的?“他微微歪了下脑袋,“你之前认识我?”




李易峰机械地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呢,你好像很了解我。”陈伟霆笑笑,“其实你说得没错。”




李易峰耻得脸都要红了,又不好意思再看他,只好盯着眼前那一块白大褂的衣角。


 


陈伟霆把笔夹回胸前口袋里,大概也知道这样下去只会尴尬,就退了两步,说:“那你休息吧。”


 


李易峰呆坐在病床上,陈伟霆开门走掉了,他听着门落了锁,心里想,完了。少见的住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己还搞砸了医患关系。陈伟霆问他,他也想问自己。可有些事真的没法解释,心灵感应吗?李易峰哀嚎一声,仰面躺下去,真令人头大。


 


他也没好意思问陈伟霆要那段视频,事实上他连看都没好意思看完,看到自己向陈伟霆仰脸索吻的时候羞耻度就到顶,慌慌张张把陈伟霆的手机啪地倒扣下去。陈伟霆倒也没说什么,拿起来放回口袋:“不看了?”


 


李易峰讷讷:“不看了……”


 


陈伟霆点点头,像完成任务一样转身要走,但又被叫住。“陈伟霆!”身后人喊,“你把它删了行不行?”


 


他顿了顿,抱着手臂回头。李易峰缩在纯白被里,耳垂上染了点红。他看得清楚,心里却是乱的,不知怎么,拒绝的话就脱口而出。


 


李易峰着实愣了一下:“为什么啊!”


 


“不行就是不行。”陈伟霆说,“你做都做了,现在又不认了?”


 


“不是,我认什么?”李易峰睁大眼睛,“你的意思是我还要对你负责了?”


 


陈伟霆怔了怔:“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李易峰问他,“你这样拖着,又不要我对你负责。”恍惚间陈伟霆好像看到他眼眶红了一圈,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他想问你知道你这样很像是想要对我负责吗?可是事实上……陈伟霆抿紧嘴唇走出病房,他很清楚,李易峰其实是不想。


 


 


自那以后,或者因病或者偶遇,陈伟霆极为克制,再不越举。李易峰不知道陈伟霆和她们说了什么,总之他也再没有遇到有小护士对他指指点点地发笑。


 


生活好像返回了正轨,他翻手机看到日历,再过几天他就可以出院了,很快就没有人会记得他出过的糗,他也有机会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男朋友——真的会顺着他,让他随便摸下巴,允许他在火锅店里办婚礼,陪他穿喜欢的西装,包最大的红包,为了他喝辣汤,虔诚地把吻印在他额头上。


 


但为什么,他却不开心。


 


他总是想到那个陈伟霆,拽拽的,不笑的时候凶得不行。


 


可是在那段视频里又极温柔,握住他一只手,不气他撒没理的娇。自己第一次睁开眼睛,眼前男人离得又近又暧昧,叫他动也不敢动,药效像是还没过,整个人都晕乎乎。


 


他忍不住会想如果那些事都是真的,陈伟霆是不是也真的会对他那样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终于放弃维权的受害者一样与他保持距离。无论是故意还是无意,他想陈伟霆大概是不在意,什么也不懂不知道,也只有他这样,迟来心动的人,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苦恼。


 




快要出院的时候,李易峰碰上张智尧来查房。浩浩荡荡一群人涌进来,他有点被吓到,赶快咽下吃到一半的香蕉。


 


张智尧走到病床前,翻过病历后又看向李易峰,过了几秒,说:“你就是那个打了麻药的男生?”身后立刻有人替他回答:“对啊对啊。”


 


“怪不得,“张智尧笑了笑,“伟霆这几天勤劳多了。”


 


李易峰愣了一下,陈伟霆勤劳……是因为他?


 


他还处于懵懂中,陈伟霆忽然也开了口:“主任,您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他慢慢地说,不知道在给谁听着,“都是误会,当不了真,您就别开玩笑了。”


 


张智尧看了一眼李易峰,点点头:“年轻人的事我不懂。恢复得不错,可以适当运动运动。“


 


李易峰答应下来,脑子里却乱作一团。别人不懂,他是懂的,陈伟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早就走出去了。


 


走不出去的,只有自己。








tbc.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