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关山月II【11】

.:

【10】














【11】




项允超花了一个晚上时间梳理思路,整理成小一万字的文字留档,这篇文字的中心思想简单概括就是,论如何追回前妻。




从麻麻黑的夜晚写到了蒙蒙亮的黎明,天色大亮之后,项允超揉着嘎巴嘎巴响的脖子出了卧室,熬了一个通宵,脑袋跟灌了水似的沉重,项允超想着给自己泡杯咖啡提提神,手机却响了,项允超打个呵欠,接起来,说,谁啊一大早的。




打电话来的是项允超的朋友,也是一个医生,说,项允超,你预约了两回,放了我两回鸽子,你到底来是不来。




项允超一拍脑门,把这最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




项允超说,我等会儿答复你。




医生朋友说,等会儿是等多久,又一天。




项允超转头去看铁木真的客房房门,估摸着铁木真起床的时间,说,要不,再给我俩小时……呃,五分钟。




医生朋友皱眉,看了看手机,直接挂了。






铁木真每天早上都会锻炼。只不过之前项允超起得晚,等起了铁木真也就锻炼完了。




这会儿工夫铁木真正在阳台做掌上压。




朦胧晨光里,腰是腰,背是背,该起伏的起伏,该紧绷的紧绷。




铁木真注意到了视线,转头看去,惊讶的发现项允超居然起床了。




他干脆利落的起身,拍了拍掌心,走进客厅,顺手将绑着头发的皮筋捋下来,耙了下头发,空气弥漫微微汗味和体温热度。




项允超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不游移,自然又优雅的微笑,打招呼,“早上好。”




铁木真指了指项允超的眼,再比了个手势,项允超猜是铁木真看见了自己的黑眼圈,在问自己是不是熬夜,便说,“稍微……稍微打了会儿游戏。”




铁木真皱了皱眉,走去开放式的吧台,给项允超倒了杯热水,但看见项允超刚刚拿出来的咖啡粉,顿了一下。便伸手拿过来,按照记忆中见过的泡咖啡的画面,连蒙带猜,给项允超泡了一杯。




项允超接过来,捧在手心里,想喝又不舍得喝。




铁木真看项允超光盯着杯子却不喝,有些不安。心想,莫非是自己弄错了步骤,这咖啡不能入口?




项允超两手捧着杯子,凑到了唇边,小心翼翼的尝了一点。




铁木真这才放心。




项允超一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一边跟铁木真说,等会儿我们出去吃早饭,吃完了,去医院。你放心,那医生我认识,今天去就是做个检查……




项允超停下口,捧着咖啡,偏着头,看着铁木真,说,……你是不是不想去啊?




铁木真沉默,点了点头。




项允超紧张了,一紧张就舔了舔嘴唇,说,我能问是为什么吗?




铁木真垂目不答。




项允超自己给自己找台阶,说,行行,那咱们就不去了。




铁木真抬眼看项允超,慢慢地比划了一句‘对不起’。




项允超一下就软了。




项允超补充,心软。




项允超说,没事,我其实也不想去,那医生学艺不精,外科靠混,内科考蒙,大学文凭我看都是假的。




铁木真看着项允超,嘴角泛起一丝笑。




项允超心鼓鼓涨涨的,一拱一拱的想要开出花来,鬼使神差的就说,那我们不去医院,要么,今天出去逛逛?




铁木真看着项允超。




阳光自窗外射入室内,项允超逆光而坐,边缘一层绒绒的光。这年轻人,一双眼,期盼的看着自己。




铁木真不由自主的就点了点头。




项允超说,“真的?”




铁木真头也点了,只能再点头,比个手势,‘你想去哪儿?’




项允超放下咖啡,淡定的说,“就随便逛逛,随便找个地方吃吃饭,”他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说,“我出门拿个东西,半小时以后回来接你出去。”




铁木真点头应允。




项允超拿了车钥匙,跟铁木真道了个别,出了门。




房门关上的一瞬间。




项允超一个拔腿就是狂奔!










项允超冲进电梯里,按关门按一楼,按得手指抽筋。然后立即浑身翻兜摸手机,




造型设计的东尼!




买手的杰夫!




从头到脚捯饬一遍!




就在这时候,项允超一溜眼,在电梯镜子里看见自己,他瞪大眼,不敢相信,啪得一下贴在镜子前,捏捏面颊抓抓头发,确认是自己。绝望的捂住脸。




自己居然就这样子跟铁木真在同一屋檐下?!




黑眼圈,一脸丧,还有翘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昨晚那一万字的分析报告根本就是废话!就这样的脸,别说追回前妻,就孩子的妈也不可能追回来!




项允超抬起脸,再看镜子里的那个自己,咬牙切齿的抬起手一通的理头发,却是越理越乱。






铁木真在项允超走了之后,也立即回房间拿出自己的衣服。




客房的镜子小。他就到客厅的等身照衣镜前比划。




带来的衣服就那么几件T恤和牛仔裤,项允超给了几件衣服换洗,不过都是家居服。




铁木真踌躇,想起穿一件黑T恤的时候,项允超似乎格外留意。便翻了那件T恤出来,和深色牛仔裤搭配在一起,在身上比划。




比划了一会儿看不出跟其他衣裳有什么不同,铁木真便脱了上衣,想看一看实际效果。








项允超打开门,说,“你看见我……”




铁木真刚脱下了上衣。




项允超就停顿了零点五秒,然后嗝也不打,面不改色的说完,“……的手机了么。”




铁木真指了指吧台。




项允超看见了吧台上的手机,走过去拿起来放进兜里,说了声谢,再说一声,半小时后我来接你。




铁木真点头。




项允超镇定自若的开门走出去。关上门的一瞬间,唰得一下背贴住门,深深吸一口气,心跳直接飙过一百七。




特木真慢吞吞穿上衣裳。






项允超蹲地抱头。




铁木真按住了面颊。






项允超耳根红通通。




铁木真不自然的咳嗽一声。










妈的。他太好看了。



评论

热度(344)

  1.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