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关山月II【12】

.:







项允超再回到家是半小时,再半小时,再再半小时以后的事。




一大清早的,造型沙龙原本还没开门,项允超直接打了电话过去,东尼老师提着一箱子叮铃哐啷的家伙事儿过来,先是给抓了个雅痞范儿的




凌乱空气感。




项允超说,这有点儿太不正经了吧。




东尼老师就重新梳了个大背头。




项允超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说,这有点儿太正经了。




东尼老师职业微笑,说项少想要什么样的感觉?




项允超沉吟片刻,说,要正经,要活泼,要严肃。




东尼老师那天差点就被逼得辞职。




接下来遭到毒手的是杰夫。




杰夫谨慎的拿出一件葡萄紫天鹅绒西装。




之所以选这件是因为杰夫陪着项允超去看秀的时候,项允超点头拍的。




这次衣服拿出来,项允超没说话,一手托着脸,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杰夫,说,杰夫老师,你看着我像是要去走红毯?




杰夫赶紧的换了一件大品牌最新一季的西装,最时尚的动物刺绣元素。




项允超看着西装上一团团的蛇,裤子上一团团的山猫,又红又紫,又金又绿,色彩斑斓。




小项总脑门上蹦出一枚青筋,真要穿了这一身,铁木真还能把自己当正经人?




换了十七八身衣裳,项允超一看表,着急起来,随手抓了件淡蓝色长衬衫一套,赶着回到了家。




气喘吁吁奔进家门口,一眼在客厅里没见到铁木真,项允超心有点儿慌,听到一点动静便奔去洗衣房,铁木真正从洗衣机里把衣服拿出来。




项允超看见铁木真还在就松了口气,但看见铁木真一身的居家服,也不是自己走之前看见的牛仔裤和黑T,就奇怪的问,“你还没换衣服?”




铁木真看了项允超一眼,便低头继续收拾洗衣机。




项允超本能感觉到铁木真生气了,但不知道生气的原因,只好憋手憋脚的站在洗衣房里,眼巴巴的瞅着铁木真。




铁木真把洗好了的衣服都拿出来,搁在洗衣筐里,转身往外走。这时候,项允超脑中灵光一闪,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来了?”




铁木真顿了一下。




还真是。




项允超愧疚得不行,跟着铁木真出了洗衣房,一路解释,“路上有点事耽搁了,是我不对,该给你打个电话……”




铁木真比划了一下,意思是打了也没用,自己不能说话。




项允超改口,“发微信,我该发微信的。”




铁木真径直到了阳台,开始晒衣服。项允超主动打下手,递衣服拿衣架。




铁木真晒完了衣服,回头看一眼项允超。




项允超低眉顺眼的,特别老实。




铁木真当然知道这份老实模样里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但看见项允超这幅模样,又有谁能不心软。




铁木真比划,‘还出去吗?’




项允超叮的一下眼睛就亮了,生怕铁木真改口,立即点头。








项允超开车,铁木真坐在副驾驶,项允超掐着时间等铁木真一坐定,探身过去给铁木真系安全带。




铁木真自己系好了安全带,一抬头看见项允超,询问的看了一眼。




项允超抿抿嘴,说,……没事。




他坐回来驾驶座,发动引擎,将车开出了车库。




没事儿,还有机会。








车开到了电影院。




项允超跟铁木真说,看电影,可以么?




铁木真没有异议的点头。




项允超走向柜台。




他事先都调查好了,今天有一部爱情文艺片上映,特别感人,网友点评是看完了连分手都能复合。




项允超就把这片记心上了,还偷摸着先看了一遍,发现里面还有一点儿少儿不宜的镜头的时候,小项总二话不说就定了电影票。




在柜台扫了半天二维码,扫不出来电影票,项允超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显然是接待了好几拨这样的问题,直接问项允超,先生您订的是今天下午三点半的场吗?




项允超说,是。




工作人员说,很抱歉这一场的拷贝带出了问题,我们临时换了一场,您可以选择退票或者升级观影体验,不管您选择哪一种,作为补偿,我




们会另外给您两张免费观影的兑换券。




项允超说,拷贝带出问题?那多久修好?




工作人员愣一下,还没接到过这种问题,调整了一下笑容,回答说,根据规定一到两个工作日内维修更换完毕。




项允超不死心,说,别的电影院能看这片吗?




工作人员说,……应该能吧。




项允超说,那最近一场是什么时候?




工作人员说,抱歉这位先生,其他影院的排片情况我们这儿不太清楚。




项允超还想再问,铁木真走了过来,比划了一下,问,‘怎么了?’




项允超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说,没事没事,你吃爆米花吗?




铁木真摇头。




项允超说,那我吃。




他转头跟工作人员说,来一爆米花。




工作人员问,那您的电影票还看么?




项允超一咬牙,看!当然看!








电影院里的座位稀稀拉拉,可能跟临时换片有关。




项允超跟铁木真找到位置坐下。




项允超把一大桶的爆米花放在两人中间的椅子把手上。




替换的片子是一部新上的美国动作大片,音乐从厅内两侧音响哐哐砸下来。项允超本来就心情不好,这会儿更加被砸得头昏脑涨。




但是还好有一件事能安抚小项总的心。




就是那桶爆米花。




一部电影掐头去尾总有一百分钟,他就不信铁木真一次都不去拿爆米花,只要一拿,自己把手那么一伸。




两只手那么一握。




项允超抿着嘴,努力抿住翘起来的嘴角。






电影开始,铁木真看的认真,丝毫没有注意爆米花。




项允超特特拿了一颗放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




铁木真依旧全然没有注意。




项允超忍不住了。把爆米花桶往铁木真的方向捅了捅。




铁木真专心看电影。




项允超看一眼大屏幕,也就是一个车在追,一个车在飞,两个人拿枪互怼。




有什么好看的。




项允超不乐意,气鼓鼓,再看铁木真。




铁木真倒是真的看进去了,他自重生以来从来没有看过电影,如今立体声环绕,大屏幕画面铺天盖地,那些拳拳到肉的打斗让人血脉贲张。




仿佛跨着马,驰在风中,箭刮过脸颊,手中紧握着砍人头颅的弯刀。




项允超小声说,阿庸。




铁木真一时没有听见。




项允超不敢大声,探身靠近铁木真,说,阿庸?




铁木真回神过来,转头看向项允超。




项允超凑得太近,一时间没防备,就跌进了铁木真的一双漆黑的眼瞳里。




那双眼黑得仿佛能吞噬一切光线,又从深处泛出一丝丝血色的烟。




大屏幕上,光影变幻。




铁木真的面颊,迎着大屏幕的那一侧是亮的,背着的那一侧是暗的。




仿若面颊被明暗分割。




被古今。




被生死。




被时光。






项允超在回过神来之前,已经摸住了铁木真的手。




铁木真的指尖微微一颤。




项允超却握得更紧,双目之中甚至流露出哀求。




不要再让我放开你的手。




不要再走了。






铁木真的嘴唇一动,项允超有一刹那以为自己的名字会被他念出口。




但是铁木真没有。




天上的雄鹰,失去了声音,再也不能呼唤任何人。




铁木真垂下眼,盖住了对自己的绝望。




项允超心中越发牵痛,他探身过去,想亲吻铁木真。




却在此时此刻,面颊被猛地一击!




铁木真错愕。




项允超捂住脸,更错愕的看着座位。




座位开始喷水。




项允超被滋了一脸,赶紧呸呸呸,赶紧抹脸。




座位又开始喷气,喷得项允超呛咳不止,一边抹掉咳出来的眼泪,一边掏出刚刚替换的电影票。




项允超在票根上看见俩字,




4D。










出了影厅,项允超的脸发黑。




铁木真比划,‘还逛吗。’




项允超磨着牙,“逛!”














项允超把全城的餐馆拉出来做了个表格,经过各种指数比对,最后选了一家烤肉店,号称正宗蒙古风味。




项允超停了车,跟铁木真一起往里走,一边拿着手机念着上头关于这家店的各种菜色介绍。没看清脚下,踩空了一级台阶,铁木真赶紧伸手




拉住了。




项允超站稳了,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到手的豆腐,谁不吃谁是王八蛋。




项允超捏一捏。




铁木真一愣。




项允超却已经放开了手,继续往店里走,跟没事人似的说,“我定了个包厢,从这儿走。据说这店里有一种特别嫩的小羊排,待会儿咱们点两盘……”




说话间,却听一声,“允超。”




项允超一怔,循声看去。








烤肉店里的大堂里,李立申和那些考古爱好学生。






项允超停了五秒,转身拉着铁木真就往外跑。




铁木真诧异。




李立申那些学生也诧异。




铁木真比划,‘你的朋友?’




项允超没来得及回答,一路小跑,生怕被人追上似的,跑到了车上,把铁木真往车里一推,自己也往驾驶座一坐,发动了引擎,开车出去,才一脸茫然的说,“刚有人叫我?没听见啊,应该是幻觉吧,我忽然想起来这家店上星期刚被卫生署查出来有问题,走,我带你换家吃。”









评论

热度(323)

  1.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