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换一种方式打开 朝天子

.:





除天子之外,所有人若要穿过三都宫门,都必须下马除剑,概莫能外。




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一骑飞奔过宫门,所行之处,宫人纷纷跪伏。






这一骑径直驰到中宫阶前。




小将军翻身下马,快步奔上台阶,乌黑大氅犹如浓云翻卷。








靴子踏过走廊的声音犹如紧密鼓声。




听到这种声音的宫人们无不白了脸色,沿着长廊跪了一行,无人敢抬头。








小将军疾步,行到了内殿却停下。




他顿了一顿,再抬手掀起帘子。






床帷垂地。




床的两侧也跪了两名宫人,其中一人手上捧着药盅。




小将军问,太医怎么说。




那捧药的宫人低声回答,太医诊过了,陛下……陛下的饮食中下了药。




小将军问,什么药。




那捧药的宫人一时踌躇,不敢开口。




小将军声音一沉,什么药!




那捧药的宫人一抖,答道,活血之药,服药之人行血过盛,恐会胎儿……胎儿不保。




小将军紧紧盯着床帷,对宫人说,你拿的是太医开的药。




宫人说,是。




小将军说,他不肯喝。




宫人不敢回答。




小将军接过了药盅,说,下去。




两名宫人站起,低着头,慢慢退出内殿。






小将军在床边坐下,单手撩起了床帷。




天子倚坐靠枕,面色苍白,眉黑似墨,神情憔悴,双眼却格外明亮。




小将军舀起一勺药汁,递到了天子唇边。




天子漠然。




小将军说,喝了。




天子无动于衷。




小将军将药盅放在一边,忽然捏住天子的手腕。






小将军说,没有人敢动你的饮食,也不会有人去动你的饮食。是你自己放的药,……是不是?!




天子的唇角掀起一丝淡淡冷笑。




小将军看着这丝笑,更是心痛如绞,哑声道,那药,对你的身体也有损伤!




天子说,那又如何。




天子抬眼,盯着小将军。说,总好过被你折辱。




小将军捏紧手,说,……你到底要我如何。




天子清清楚楚的说,你忤逆伦常,倒行逆施,必遭天谴。




小将军看着天子的双目。




他虽憔悴,但那一双眼从来没有变过,依旧高傲,依旧明亮。




小将军伸手,扣住天子的后脑勺。




小将军凑过去,眼神如钉子一般,钉住了天子,说,好,那你就陪着我,看着我,看我如何将这天谴挫骨扬灰!看我如何将你的江山尽收掌中!




说罢,他用力吻上天子双唇。




天子嘴唇极冷。




小将军伸手,拉开了衣襟。




天子终于皱了皱眉,低声说,孩子。




小将军心中一震,心中却越发苦涩,天子若真的爱惜孩子,便不会吃药。此时提起,无非是用这个理由来抗拒自己。




小将军将天子摁倒在床,低声说,……这个孩子,反正,你也不要。






他伸出手,拉下了床帷。



评论

热度(216)

  1.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3. 凌无妖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