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关山月II【13】

.:





项允超带着铁木真换了一家店吃饭,刚坐下来点了两个菜,叮咚手机一声响,项允超摸出来看了一眼,眉头一皱,啧的一声,把手机面往下扣在桌上。




铁木真询问的看着项允超。




项允超说,催债的。




铁木真当然不信。




从过去到现在,什么都能变,项允超睁眼说瞎话这事儿不会变。




过了一会儿,又叮咚叮咚两声响。




铁木真看着手机。




项允超没办法,只好拿起来再看一眼。




发微信的是李立申。




李立申负责的蒙古文化研究会,最大的资助资金来源是项允超,如今获得了阶段性成果,自然也邀请项允超参加。




在烤肉店遇见项允超是意外,但没想到项允超掉头就走。发微信过去也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李立申再打电话过去,项允超也是很敷衍的搪塞了两句,说是有事不能来。






李立申心里不安起来,之前行动时项允超出了意外,队里又有一些情感纠葛。他听说过项允超此人的私生活非常丰富,也许是这种种原因加在一起,令项允超有意收回资助?








这时候的项允超正在家里。把不知道从那里摸出来的黑框眼镜戴上,敲了敲手里的钢笔,认真严肃的说,“现在,上课开始。”






起因是项允超一直追的一部丧尸连续剧的最新一集上线了,他拉着铁木真一起看。




项允超直接上的国外网站,没字幕,就原声。




看了一会儿,项允超发现铁木真有些无聊。




项允超猛地想起来,诶哟,铁木真不懂英文!






为自己的马虎内疚了二十秒,项允超来劲了。




知识改变命运。




掌握外语,走向成功。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外语就是人类进步的扶梯。




项允超叨叨了好一会。




铁木真比划,‘你想干什么。’




项允超叉腰,“我!教!你!”










所以项允超特地跑了趟超市,买齐了上课要用的东西,翻了个黑框眼镜戴上,还特地挑了身蓝衬衫配黑长裤,一丝不苟的坐在桌子这边。




铁木真挑挑眉。




项允超示意桌子对面的空座位,说,“同学请坐。”




铁木真拉开椅子坐下。




项允超推了推眼镜,拿出钢笔在掌心里敲了敲,宣布开始上课。




项允超裁了一大张白纸,工工整整的写上ABCD二十六个字母。




然后点一个字母,给铁木真念一个字母,“这是A,apple的A,就咱们吃的苹果。”




说着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苹果。




“这是B,banana的B,就咱们吃的香蕉。”




说着又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香蕉。




“这是C,cake的C,就咱们吃的蛋糕。”




说着从桌子底下掏出一个大奶油蛋糕。




铁木真忍不住去看桌子底下到底藏了多少东西。




项允超敲敲桌子,说,“认真点,认真点,上课呢。”




铁木真坐正。




项允超见铁木真一举一动都听自己的,心里有点小得意,忍不住扶了扶眼镜。




项允超教完了二十六个字母,一桌子放满了各种水果零食。但再教点什么,心里就没了谱。随口说,课间休息五分钟。




伸手拿了个香蕉,一边吃一边发愁接下来该教什么。




铁木真盯着项允超,眼也不错。




项允超正心虚,被铁木真一盯,更加心虚,用手敲了敲桌子,说,复习去。




铁木真看了看二十六个字母,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项允超心想你一个几千岁的老大爷是看不起现代人的智慧,当下就说,五分钟以后考试,要错一个……




项允超眼睛一转,说,错一个,十个俯卧撑。




铁木真点头,又指了指项允超。




项允超说,你意思是都默出来了我怎么办?




铁木真点头。




项允超原本就打算给铁木真简单点的考试,默出来二十六个字母就算,但既然铁木真嚣张,他就让铁木真知道什么叫做考试制度的可怕。




项允超下决心似的咬了大大一口香蕉,说,考试内容改一改,我说一个单词你默出来。要错一个二十个俯卧撑。你要都默对了,我俯卧撑。




铁木真点头表示可以。






项允超嚼着香蕉,腮帮子突出来一团,恶狠狠的笑起来。




铁木真看得,眸色发深。




项允超‘凶神恶煞’的说,第一个单词,芭娜娜!










十分钟之后,铁木真全题通过。




项允超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教得再好也不至于这么好。




他打量铁木真,试探着问,你以前学过?




铁木真看着项允超,笑了笑。




项允超一下没了教课热情,把眼镜一摘,衬衫最顶上两颗扣子一扯,转身就趴到了沙发上翻杂志。




铁木真走到沙发边,拍了拍项允超。




项允超翻着杂志,没搭理。




铁木真再拍了拍项允超。




项允超爱答不理的说,不教了,你自学。




铁木真看了看这一桌子的乱七八糟,回身去收拾。甜点都放进了冰箱,其他的小物件分门别类的收纳起来。




全都收拾好了,铁木真把一盆洗好的水果拿到沙发边的茶几上。




香蕉放在最明显的位置。




项允超却对水果没兴趣,继续翻着杂志。




铁木真看了一眼,发现是宠物类。




项允超说,我想养条小狗,你说怎么样?




铁木真拿过杂志,翻了两页,指住一页小猫。




项允超说,你是说,我养猫?




铁木真点头。




项允超趴在杂志上,研究了一会儿,抬头看铁木真,说,你真觉得我适合养猫?




画页上的小猫眸子圆溜溜的,清澈得仿佛水晶。




但项允超的眼眸,更为清澈圆润。








有那么一瞬间,铁木真想抱住项允超。




像以前那样。




像在草原的时候那样。




抱紧这个长生天赐予的,属于自己的年轻人。






项允超回过味来,忽然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懒呗,懒得遛狗。我什么都不养,行了吧。




铁木真握住了项允超的手。




项允超心里一咯噔。




铁木真却是摊开了项允超的手心,写下两个字,‘有我’。




项允超知道铁木真这句话不是那个意思,但还是忍不住抿住嘴唇,不让自己的嘴角上扬,说,你遛?




铁木真点头。




项允超说,说得容易做起来难。你遛了两回嫌累嫌麻烦,我怎么办。




铁木真看着项允超,继续写,‘不会’。




项允超躺在沙发上,晃晃悠悠腿,拖着声,说,那我考虑考虑。




铁木真看着项允超,眼底有笑意。




顺手拿了根香蕉,剥了一半的皮,递给项允超。




项允超不饿,就着剥开的香蕉果肉咬了一小口,纳闷说,你今天干嘛老给我吃这个?




铁木真眼神平静,表情淡定。










次日。




项允超正在搜宠物店打算跟铁木真一块儿去,收到了一封邮件。




是公司发过来的。




他是少东,挂了个形同虚设的总经理职位,按说公司方面的实务一般不会找上门来。




打开邮件一看,是个需要项允超亲自到场评估的项目。






项允超打算不去,直接回了封邮件,说自己行程安排不便。




但紧接着家里人就打来了电话,说,你自己投资的项目,自己不去做评估,以后公司拨款方面,就不会那么顺利。








项允超懒得辩驳,想着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了。理所当然的带上了铁木真。






可到了项目评估会场,项允超内心就两个字,我操。




这个项目就是李立申的展会。








李立申站在会场门前,看见项允超,又惊又喜,主动迎上前去,说,项先生,你来……




项允超面不改色的说,我没来。




李立申一愣。




项允超说,我经过。




说着,他回身就拉着铁木真要走。




但铁木真看见了会馆展览的横幅。




项允超恨不得遮住铁木真的眼睛,拉着胳膊,说,走了走了,咱还要去买小狗呢。




铁木真的视线从横幅移到了项允超的脸上。




项允超移开视线。




铁木真握住了项允超的胳膊,轻轻摇了摇。




项允超万般不甘愿,低声,……好吧,那就进去看看。








两人踏入会馆。




一进门。偌大一幅铁木真的海报垂地。




宽额团脸眯眯眼,额前细细的刘海分两捋,一捋偏左,一捋偏右,皮帽后还扎着两个小细辫。




项允超没撑住,笑喷出来。




李力申见项允超又折返,连忙抓住机会给项允超介绍,说,这是我们根据史料复原的铁木真像,应该是目前最接近本人的……项先生?




只见项允超一手搭住阿庸的肩,笑得直不起腰来。阿庸的脸色,怎么看,怎么都有一点发青。






展馆不大,展出的东西也不多,毕竟真正有研究价值的都被上一级历史机构征用。




李力申引着项允超两人参观,他心里诧异项允超怎么会跟阿庸在一起。留神看两人的情状,心中更生疑窦。




项允超站在阿庸身边,每看一件展物,就跟阿庸嘀咕上几句,全然不在意自己的专业介绍。




李力申倒不是为自己受到忽视而生气,项允超此人本就不学无术,压根对于学术没有尊敬,资助自己也就是一时好玩儿再加上攒点名气。




但是阿庸一个牧人,也不会说话,也没有上过学。项允超居然这么捧着他,这又是什么缘故?








三人走到一个展柜前,玻璃柜中罩着一截灰扑扑的骨头,二指宽,形状类似缩小了的蝴蝶骨,颜色斑斑驳驳,仿佛被涂过颜料。




李力申介绍,这是用羊的锁骨打磨出来,当时的草原牧民把这种骨头涂成红色,佩戴在身上,认为会让自己的心愿得到长生天的庇佑,早日实现。








项允超看看阿庸。




真的?




阿庸点点头。




真的。






项允超问李力申,这个多少钱?




李力申惊呆的看着项允超。




项允超想,大概很贵,自己没带太多现金。便说,能刷卡吗?




李力申由惊转怒,说,项先生!这是文物!!




项允超说,我知道啊。那是多少钱?




李力申气得发抖。




项允超和铁木真一起纳闷。




项允超:有钱还不能买?




铁木真:他想要就给他,还要钱?










最后的折中办法是项允超买了一个仿造的现代周边。




项允超付了钱,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高兴的说,诶,比那个真的好看。




铁木真也看了看,点头表示同意。




李力申气得不想说话,也根本不打算送客。








项允超和铁木真走出了会展。




项允超走在前头,手里抛着那块假骨头。




铁木真跟在身后,看着项允超的背影。




千年以来,一样的日光,照在一样的两个人身上。




铁木真想,这样也很好。他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会告诉他,我是谁。




就这样陪着他,很好。




这时候,项允超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等着铁木真赶上了自己,再一起往前走去,嘀咕一句,走这么慢。




铁木真看看项允超。




项允超不甘示弱的看回去,补一句说,怎么了?本来就是,你又不认识路,万一走丢了,我可不去找你。






铁木真凝视项允超,抿了唇。




唇角有一点柔软的弧度。











评论

热度(313)

  1.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