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霆峰] 处处吻

阿花花:

处处吻




RPS




陈伟霆做了个噩梦。


忽然从睡梦里惊醒,身上是一层冷汗,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大概是空调的温度太低了点。


大脑还有些混沌,让他一时想不起自己在哪儿。




“睡醒啦?”




他摘了眼罩坐起身来,李易峰坐在对面看着他,窗外是湛蓝的天,阳光照在映在李易峰的脸上,笑容都是明亮的。


他抓了抓头发,又看看窗外,神智忽然被拉了回来,他们在天上,在万米的高空中。




“睡傻了你?”李易峰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掌,眼神里却都是关切,“做梦了?”


陈伟霆点点头,又忽然有点窘,“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


他忽然在意起形象,怕自己睡着的时候失态。


李易峰笑,“没有,就是看你睡得不太安稳。”




他是睡得不安稳,最近很累,压力也很大,再不给自己放个假,恐怕身体都要罢工了。


一上飞机他就蜷在座位上补觉,其实这是个单人的隔间,只是头等舱宽敞,对面还能再坐一个人,李易峰本来要回隔壁自己的座位上去,被他拉住了,“没事,我就睡一下,你等一下叫我。”


李易峰想了想,坐了回去,帮他拉上隔间的门,“那你睡吧,我看一会儿电影。”






其实那部电影,李易峰根本没看进去多少。


他总是忍不住去看侧身蜷在座位里的陈伟霆。明知道他戴着眼罩,可每一次翻身,哪怕只是一个轻微的动作,他都赶紧收回视线,假装专注在电影上。


进度条来来回回,一段情节反复播放,他却好似没有看懂。




不是没有独处过,只是这样密闭而安静的空间里,似乎是头一次。


这让他有种莫名的局促感,以往两人在酒店里,甚至在他的家里,明明更加私密的时刻,如今不过是面对面坐着,却像是第一次闯入了彼此的私人领地一般手足无措。




他忽然想起之前有采访问他,你们两个人独处不尴尬吗?


那时他觉得好笑:有什么尴尬,被你一问还挺尴尬的。




此时此刻,这种微妙的氛围当然不是尴尬,但是他却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解释自己心跳加速的缘由。


隔间的门始终是拉上的,他当然知道不会有任何空乘人员来打扰,却在心里遍寻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们是明星,还是两个明星,总归比较在意隐私空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在心里说服自己。




陈伟霆始终蜷着腿,李易峰想,要不是自己坐在这儿,他还能睡得舒服一点。


或者陈伟霆可以把腿搭在这边,其实他不介意,但是他不好意思说,陈伟霆大概也不好意思这么干。


他们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彼此。




陈伟霆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叫点东西喝吧。”


他注意到李易峰手边仍是那杯刚登机时送上的柠檬水,“你就这么一直坐着?”


“怕吵醒你嘛。”李易峰放下手里的iPad,“再说你又没睡多久。”




空姐送来了茶点,李易峰心不在焉地喝着饮料,陈伟霆用脚尖碰碰他,“你饿不饿?”


李易峰皱着眉头笑,“不是上飞机前才吃过?”


陈伟霆脸上调皮的表情又回来了,“我听说可以加宽桌子,两个这样面对面地吃饭。”他用手比划着,“我以前都没试过,好像餐厅一样!”


李易峰只笑着摇头,脸上的表情却有点害羞的样子,“你干嘛,还当真要吃烛光晚餐啊?”


陈伟霆没回答,只是盯着他看,然后重新把隔间门拉上了。


李易峰以为自己脸上有哪里不妥,懵懵地问,“怎么了?”


陈伟霆伸出一只手,“坐过来好不好?”


这下李易峰更懵了,“坐过去?坐哪里?”




那座位再宽敞,也只是一个人绰绰有余,他坐过去,坐在哪儿?陈伟霆身上?




“别开玩笑了,你……”他一个劲地摆手,却被陈伟霆连拉带拽地捞了过去。“你别闹了!”李易峰红着脸,一手撑在陈伟霆身上,瞪着眼睛看他。


“哎!”陈伟霆用力一拽,他就跌在了陈伟霆的身上,立刻又跳起来推他,“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陈伟霆仰着脸,亮晶晶的眼神可怜巴巴,抱住他的双手再悄悄使劲,李易峰又跌了回去,坐在他腿上。


李易峰手足无措,又不敢乱动,他还没适应这样的方式,陈伟霆倒是先一步进入了角色,下巴在他肩膀上蹭蹭,“难得有机会……就不能让我抱一下?”


李易峰个子虽然高,骨架却小小一把,蜷着身子坐在陈伟霆腿上,居然可以轻而易举圈在怀里,肩膀上蹭一蹭,耳朵上嗅一嗅,察觉到他的不自在,陈伟霆只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然后恋恋不舍地松开手,放弃了这难得的福利。




李易峰立刻红着耳朵坐回了对面,还不忘瞪他一眼。


下次大概没这么容易了,陈伟霆偷偷想。




晚餐总算顺了陈伟霆的心愿,两个人当真面对面坐在铺好的餐桌前,享受头等舱五星级的服务。


乘务长过来为他们试酒,陈伟霆煞有介事地试了半天,仍然询问他的意见,“你觉得呢?”


陈伟霆的表情让他一瞬间克制不住地胡思乱想:那些蜜月旅行的小情人们,是不是也都这样?


这个想法让他脸红,甚至连乘务长那职业化的微笑在他眼里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长途飞行多少有些枯燥,大多数人除了吃就是睡,整个头等舱区域除了他们只有一位商务人士,独自一人在另一边角落的隔间里。


这样的氛围让人肆无忌惮,陈伟霆不让李易峰回到自己的座位,拉上隔间门抱住他,“宝贝,我们第一次一起旅行,你不开心吗?”




这情话真是让人受用,李易峰在耐不住煽情也要投降,他回头眨眨眼,只觉得这一切真不可思议,几个月前他们还一口一个好兄弟,此时陈伟霆却抱着他,用绝不会与人分享的嗓音叫他,宝贝。




“我就是……”李易峰开口,嗓音有点哑,却又绵绵的,“……有点紧张。”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他立刻扭过头转移话题,“那个,我想洗个澡再睡觉……”


陈伟霆只笑着去吻他的耳垂,“我想和你一起睡觉。”








END








他们俩买的是两个相邻的位置,中间只有一道隔板,还是可以升降的那种。




叫空姐来铺床前,陈伟霆忽然说,“你知道吗,那里是可以铺成一个双人床的。”


李易峰瞪大了眼睛,“滚!”






最近实在太忙太忙了


根本没办法保证更新


只能抽空写了个小东西


呜呜呜


么么大家



评论

热度(468)

  1. 凌无妖阿花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