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瀚超/ABO】似是而非 28

水底燕:

何瀚x项允超


双总裁AO配意外怀孕炮友变真爱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


-------------




28、


何瀚坐在警察局里,紧张无比地看着警察们来来去去。在项允超被带走后的20分钟,他醒了过来,忍着满身伤痛步履维艰地走到电梯口,乘电梯来到一楼大堂,直至有人发现他并按他的意思报了警,他依旧强撑着不肯休息,还来到警察局配合工作。


现在,叶鹏和项允超的信息已经传到了各支队里,机场、火车站、高铁站、汽车站、高速路和码头都有人盯着。警方分析,绑匪应该不是以伤害项允超为目的的,不然在何瀚来之前就可以做到,更没必要将人带走。但何瀚根本放不下心来,如果不是身上痛,他早就急得坐立不安了。


“何瀚,你休息一下吧。”方咏咏一边劝一边小心地用药酒给他擦拭伤口,右侧太阳穴肿了一大块,是被人从背后袭击留下的伤痕。


何瀚沉默不语,他现在哪里敢休息。


何慕却很直接:“你这样的身体怎么熬得住,别没等允超回来你就先倒下了。”。


报警之后,何瀚通知了项允杰、方咏咏和何慕,让他们到警局来,并且对其他家人保密。大家都始料未及,但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冷静下来。项允杰正在提供他所知道的关于叶鹏的线索,剩下两人则陪着何瀚。


何瀚妥协了,他现在不能冲动,便说:“等监控的结果出来我就去医院。”


话音刚落,便有警察跑来,递上从天宇地下停车场调取的监控画面——项允超被捆着双手,他的左侧是叶鹏,而身后……


“是徐业平!”何瀚激动道。


 


“砰!”


项允超的膝盖往什么东西上一撞,疼得他倒抽一口凉气。


“小心一点。”徐业平将他拉向自己,关切地问,“有没有受伤?”


项允超马上挣开了,他受不了这个人的触碰。


“呵呵。”徐业平轻声笑,倒也不恼,推着他继续往前走,直到走完一条向下的楼梯,他才解开了项允超身上的所有束缚。


因为双眼被蒙了太久,项允超花了一点时间才重新适应亮光,然后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宽阔的房间里,头顶点着橙色的灯,不仅没有窗户,屋里摆设也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角落里装着洗手台和马桶,其他皆无。


很明显,这就是一间关押他用的地下室。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项允超的嘴巴被捂了太长时间,现在张嘴还是麻的。


“我要带你走,不是这里,是更远的地方。”徐业平说着,神色眷恋地伸手去碰项允超的脸。


“别碰我!”项允超后退,“你什么意思?”


“允超,跟我走吧,我一定会好好对你,不会像何瀚那样的。”


项允超一阵恶寒,这个一直伪装成小区诊所医生、和他说笑遛狗的人,竟然对他抱有这样的目的,还通过这种下作卑劣的方式来索取。


“所以你才和叶鹏一起陷害我?”


“我从来没想过伤害你,在你晕倒的时候,我也没对你做什么,虽然我很想……”他笑道,“而且,不也证明了何瀚有多不可靠吗?他一点都不信任你。”


项允超看着他好一会,最后言简意赅说:“我不会跟你走的。”


徐业平一愣,复又笑道:“允超,只要你肯跟我走,就算你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也无所谓,我可以当他的爸爸。”


“……我要是不肯呢?杀了我?”项允超一咬牙,把最坏的结果摊上台面,让自己不至于太被动。


“我不舍得。”徐业平缓慢地说,“但我一定会杀了孩子。”


那些柔情蜜意终于收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凛人的寒意。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项允超只觉胆战心惊,他定了下心神,觉得还是不硬碰硬的好。


“你给我点时间想想。你们这样子对我,我不可能马上接受你。”


徐业平显然对这个结果很满意,爽快地说给他一晚上时间思考,还爬上一楼取了水和食物下来,让项允超好好休息。待徐业平走后,项允超迅速投入对这间房的探索,但令他失望的是,除了那拳头大小的通风管道,整个空间根本没有可以脱身的渠道,门锁得严严实实,更没有可以当武器的东西,最锋利的可能要数徐业平刚拿进来的勺子柄。


不对,他还有一个东西。


项允超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那是何瀚补给他的求婚戒指,本打算还给何瀚的,结果早上掉在了车里,阴差阳错还是留在他手上。


钻石整齐有致地在戒面上铺了一圈,小巧圆润,哪能当武器……或许,在精神层面上可以。


项允超看着戒指,陷入沉思。


 


何瀚从医院急诊室出来时,苍茫夜色正是最浓。


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都处理过了,或许因为药物作用,他现在觉得特别累,仿佛只要倒地就能睡着。


项允杰在半小时前打来电话,说一切如旧,正准备带方咏咏回家。他们不是警察,呆在警局其实没用,何瀚也明白,但就是不放心,就想第一时间知道项允超的情况,想永远守在离项允超最近的地方。


他明明轻易拥有过这样的机会,却被他亲手摔得粉碎。


回家前,何瀚还是搭车去了警察局,接待过他的小警官在门口就告诉他没有进展,见他忧心忡忡还安慰他说,没有消息起码不是坏消息。


何瀚回家洗漱好,面对这一室苍白,处处交织着项允超的音容和残影,反而睡不着了。他有些魔怔地把项允超用过的东西都看了一遍,于是,在书房的键盘托板上,他发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笔记本。


十分常见的商务笔记本,黄白色封面,前三页都是空白的,直到第四页,突然出现项允超的笔迹。


“x年x月x日,晴。


本以为消化不良,结果医生告诉我可能是怀孕了……


从没想过,我很惊讶,不知怎么办才好。”


何瀚心头一跳。他意识到自己正在翻看一本沉重的、他辜负过的记忆。


“x年x月x日,晴。


哥哥嫂子知道了,嫂子问我快不快乐,我以前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虽然不想承认,但、诶,宝宝你说我怎么就喜欢上你爸了?明明怎么看怎么嫌,但就是开心。怀着你,我也开心。”


何瀚的手指颤抖,他鼓起很大勇气才翻开下一页。


“x年x月x日,阴。


差一点就丢掉了宝宝,我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如果你将来看到这本日记,原谅我好不好?


看在你爸今天向我求婚的份上,也原谅他好不好?


不然你可要快高长大,帮我揍你爸:-)


“x年x月x日,晴。


第一次胎动,宝宝好像踢了我一脚,好皮,会不会是个捣蛋鬼?听说何瀚小时候就是个调皮大王。


真想你爸爸今晚也在,真想让他也摸一摸你。”


……


最后一则日记是在拍结婚照那天写的,寥寥几笔,却让何瀚心弦崩裂,渐渐泣不成声。


“x年x月x日,晴。


拍照的时候又动了,宝宝真会挑时间,你爸可是疯了一样,真幸福,是真的幸福。


我希望能永远这样。”




tbc.


------------


周日更吧,假前工作忙

评论

热度(206)

  1. 凌无妖水底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