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瀚超/ABO】似是而非 29

水底燕:

何瀚x项允超


双总裁AO配意外怀孕炮友变真爱


emmm有惊喜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


-------------




29、


有什么东西明明抓住了,却如流沙般从指间溜走。


感情,生命,时光。


 


何瀚站在一个广阔无垠的空间里,一切都朦朦胧胧,面前似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缓缓地越走越远。他就这样默默地看着,直至他们消失在浓雾尽头。


那无尽的远方一片惨白,就像他现在的心,空洞洞,所有感情往里填进去都如过堂风。许是看倦了,他情不自禁闭起双眼,积聚在眼眶里的泪便随之渗落。


刚刚走的人是谁?为什么要走?他们是……


当那个答案浮上水面,何瀚悚然一惊,母亲病逝时的恐惧铺天盖地般再次袭来。下一个瞬间,他猛地睁开眼睛,微亮的晨光洒下,取代了方才那骇人的浓雾。


是梦。何瀚紧张得满头大汗,即使意识到做梦也仍旧心有余悸。


他马上打开手机,查看有没有来自警察的电话或留言,然而事与愿违,看来案件还是没有一点进展。匆匆洗漱好后,他热了点面包牛奶应付早餐,给何慕和部下交代了一些公司的事,接着便开车去警局,开始今天的漫长等待。


经过一夜,被打的后遗症全爆发了,疼得他头晕脑胀,在方咏咏的坚持下,何瀚又去医院上了一轮药。何妈妈刚好给他打来电话,问能不能带允超回家吃饭,语气里满是期待和欣喜。长辈们都不知道项允超被绑架的事,更不知道两人已经走到离婚的边缘,他们衷心期盼着何瀚与项允超能和美幸福,一家团圆。


你看,何瀚在心里对自己说,你不仅伤害了允超,还辜负了爸妈,你是多么混账。


“妈,我们这几天都挺忙的,对不起。”何瀚带着歉意笃定道,“但我一定会带他回家吃饭的,您等我。”


 


“什么?”听到何瀚的提问,项允杰很惊讶,“你说老金?”


“对,允超那天跟我说过,叶鹏去见过老金,还让我小心他可能有枪,我刚刚想起这个事情,不知道……”


“这个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一位警官回答,“但是,我们只知道叶鹏见过老金,不能证明其他的。老金这个老油条,一问三不知,我们只能派人盯着,看叶鹏还会不会和他联系。”


何瀚没和老金打过交道,但他直觉这人和整件事的关系不简单,后来又听项允杰介绍了从前和老金合作的情况,虽然没有结怨的地方,但这人见钱眼开,什么事都可能做出来。


见钱眼开嘛,何瀚心想,那我就给他钱。


他打了几个电话,没费太大劲便联系上老金的跟班。何瀚直截了当地说要做生意,只要老金肯见面,一定能赚钱。


那头隔了几分钟回话,发给他一个地址。何瀚马上开车前去,为免老金有所戒备,他连一个保镖都没带,只在口袋里放了一把弹簧刀。实际上,他这种坐办公室的和刀口上舔血的人根本没法对抗,如果人家要伤他,何瀚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可这一趟他仍旧要去。


出乎意料的是,老金给的地址竟是一家普通的饭店,大堂里吵吵嚷嚷正是午市。一位穿旗袍的服务小妹将何瀚领到一个包房前,一开门,何瀚便看到4个年轻的小伙子,簇拥着中间一位红光满面的光头中年男人。


“何总!”那男人高声喊道,随手一挥,“坐!”


“你就是老金?”


“呵呵,何总不认识我,我可是认识何总的。”老金敲敲桌子,身旁站着的一个小伙子马上给他添上茶水,“何氏,本市大户,谁不认识?当年要不是你弟弟何慕不肯,我差点就接了何氏的业务呢。”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也不知道真假,但意思很明显——你何氏曾经让我不快,现在要想求我就不容易了。何瀚听罢,面上依旧岿然不动,从容地拿起茶杯品了一口茶。


“何慕若有什么得罪过金哥的,我替他赔个不是。大家都是生意人,利字当头,你赚我赚有来有往,金哥觉得呢?”


“对对!何总说得好。那何总是想谈什么生意呢?”


“我知道叶鹏来见过你,为什么?现在他在哪?”何瀚不兜圈子。


“何总是想花钱买我的情报?”


“你开个价。”


老金咬着牙签,轻巧地举起一只手,五指全开,“五百万。”


何瀚眼都不眨,脆声道:“成交。”


话音一落,屏风后兀地响起一声轻笑。这个包间被屏风隔成了两半,何瀚和老金都在左侧的饭桌旁,他刚刚进门时虽然注意到右侧还有空间,但没想到那里还坐着人。


一个身着白衬衣的高大男人从屏风后走出。他的头发向后撩起,露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剑眉,双目发亮,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在这种情形下显得尤为特别,是何瀚这类没在黑道打滚过的人绝不会有的目光。更瞩目的是他的脸——何瀚见过这张脸,在项允超交给他的资料上,眼前这个男人与项允超的前男友完美重合。


“金哥,你刚答应我什么了?”


“阿霆啊……”老金有些促狭地笑了笑,“这不是何总自己说的,利字当头嘛。”


何瀚完全处于震惊状态,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项允超的前男友!


“老兄,别愣了,你要的东西我有。”阿霆拍了拍何瀚的肩膀。何瀚回过神来,在老金和阿霆之间看了一个来回,接着果断选择起身,跟着阿霆走了出去。


饭店门口,两人并排站着,阿霆摸出一个烟盒,甩出半截香烟,问:“来一根?”


何瀚没有烟瘾,偶尔工作压力大会来上一根,和项允超一起生活后更是彻底戒了。可现在,他看着那根烟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最终还是取出来叼在嘴里。阿霆给他点着,何瀚深深一呼吸,直到烟味充斥了整个身体才无风无浪地开口:“谢谢。”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也不知道。”何瀚说,“你是允超的前男友,叫阿霆。”


“允超跟你说的?”阿霆有些惊讶。


“恩。”


阿霆意味深长地看了何瀚一眼:“没吃醋?你看着就像醋劲很大的人啊。”


何瀚一时语塞,默了好一会才问:“你怎么知道我和允超的关系?又怎么会在这里?”


“一位老同学告诉我,说允超在找我和他的照片,我觉得挺奇怪的,毕竟当时断得干脆,这么久也没再联系过。我有些门道,留了个心眼便顺手查了,然后就发现他被绑架了。会来这里也是因为知道绑匪和老金见过,老金这人我熟,肯定有点什么,可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老金告诉你什么?”


“绑匪向他买了一支枪和两个假身份证。”


何瀚看着阿霆,脑里快速评估着消息的真实度,最终遗憾地确定,他没有办法得出结论,而且只能选择相信。因为他就算花了五百万,从老金那里买来的也不一定是真情报,而阿霆显然和老金很熟,方才也感受到老金有些害怕阿霆,虽然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但想必是能从老金那里得到情报的。


“不信我?”


“不好说。”何瀚坦白。


“明白。我把这两个假证的信息都给你,你给警察去查,让他们来确定要不要信,这没有坏处吧?”


何瀚认可了这个建议。他通过蓝牙接收了四张照片,分别是假证的正反面。做完这一切,烟也烧到尽头了,何瀚直直看着阿霆,沉声问:“多少钱,我打给你。”


“没花钱。”阿霆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按灭,“我和允超相识一场,不能见死不救,你不用放在心上。”


他摆摆手,往前下了几层阶梯,突然又停下来,转过头,脸上的神情说不上狠,但绝对认真。


“就算还也应该由允超来还。”他说,“如果我发现你担不起了,我会亲自到他面前让他还我。”




tbc.


--------------


霆:你不觉得我长得像谁吗?


瀚:像谁?


hhh我的大纲里是没有阿霆的,因为很多人强烈建议霆大佬出场,于是给他安了戏份


国庆期间随缘更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