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6】

.:







之前找徐大律师咨询收购影视公司的同学最终拍了板,两方签署合同的时候,徐大律师也出席了,乙方知道徐大律师虽然官方层面没有担任任何职务,但是他的意见举足轻重,故此也非常重视。




签完合同走出会场,同学注意到徐大律师的腿伤,便问,怎么了?




徐大律师说,不小心碰的。




同学回头一查,便知道是竞争对手原本是冲自己下的绊子。但那天徐大律师和自己一起开会出来,被人认错,当了替罪羊。




徐大律师出面帮了自己的忙,又帮自己挡了灾。这个人情,同学记在心里。




过完了节,上海电视剧集秋推会开幕,其中成交了两笔亿级体量的生意,而同学收购的这家影视公司在这两个项目都占了投资份额,短短三个月,估值就翻了两番,同学看准了影视市场,找徐大律师私下商量。




他们两人都因为职务问题不便直接参与项目投资,也就影响了相当大的利润分割,同学的想法是办一个有限合伙制股权投资公司,控制在五十人以下还能避税,选在香港或美国开设,绕一个圈再回国内投资,虽然前期工作繁琐了一些,但收益是肉眼可见的。




行内这么操作的不在少数。徐大律师考虑了一番便写了一份详细企划书给同学,同学看过之后,认为可行。




徐大律师职务在身不便出国,同学便带着企划书飞去美国,再去香港,找几个老同学谈合资。








又是不眠的深夜。




徐大律师在办公室,喝着咖啡看文件,见同学发来语音通讯,便打开。




同学兴奋的说,天!搞定了!文件办完了,下星期,你就是妥妥儿的大老板!




徐大律师舒出一口气,自己虽然不动声色,但一直留意事情进展。




他笑着说,也恭喜你,大老板。








同学拉着徐大律师扯了四十来分钟,才挂了电话。




徐大律师继续忙。




关上办公室的灯的时候,天空已经泛出鱼肚白。




他驾车行驶在道路上,目睹这座城市逐渐苏醒。




到了别墅小区门口,看见几个保安正在挪开夜间路障。




徐大律师透过车窗看着保安们,漠然的想,这种人和自己差得太多,无论是生活,还是想法,自己之前鬼迷心窍,险些犯下了丢尽颜面的错误。




徐大律师将车停在车库,拿着包下了车,绕过小径走向自家花园。




两个保安正在一棵梧桐树下修剪枝叶,一个站在梯上,一个扶着梯子。




徐大律师经过,听见一个保安抬头,对梯子上的人说了句,“光哥,小心。”




徐大律师心里咯噔一下,一抬头,脚脖子一扭,险些往斜里摔下去。




刘子光余光瞥见。




那名保安眼一花,就看见刘子光从梯子上到了地上,手里还拉着差一点摔倒的一位业主。




徐大律师恨不得要甩开刘子光的手,但在那之前,刘子光已经先行松开了手,看了看刘子光的脚踝,“还没好?”




徐大律师咬牙,“……关你屁事。”




那名保安诧异的看着二人。




刘子光把树剪递给那名保安,扶着徐大律师,说,“小赵你把梯子拿回去。”




小赵答应一声。




徐大律师抬脚就走,但脚踝一阵疼痛,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心里一阵咬牙切齿。




刘子光搀着徐大律师,“走吧。”




徐大律师瞪着刘子光,忽然把公文包拍到刘子光胸前。




刘子光一愣,“这都是重要文件……”




徐大律师不耐烦的说,“要你拿,你就拿着!”




两人走了一段路,刘子光忽然问,“为什么找我。”




徐大律师皱眉说,“关你屁事。”




刘子光心想,还真是关自己的‘屁事’。




徐大律师看着刘子光,冷冷的说,“庸俗。”




刘子光诧异。




徐大律师说,“你一定在想,就是关你的屁事。”




刘子光失笑,再看徐大律师,试探的问,“你真的就只是想……包个人?”




徐大律师心中怀着被冒犯的窘怒,“你还要问多少遍。”




刘子光看着徐大律师,看得出徐大律师没有撒谎,不禁哑然。




徐大律师心中怒气更盛,窘意也更盛,一下抽出手来,身子一晃。




刘子光连忙扶住了,顿了顿,“……你这么年轻,条件又这么好,不愁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以后不要用这种方法,对你,对对方,都不好。就像你之前……”




徐大律师冷笑了一下,“刘子光,你在教训我?你觉得我之前做的错了?需要我提醒你么,凡事有因才有果,没有你们的绑架,也不会有后面的事。”




刘子光一顿,松开手。退后两步。




徐大律师却恼了,“刘子光!”




刘子光看着徐大律师。




徐大律师看着在这个保安,除了长得好看一点儿,身材好一点儿,根本没有别的优点。年纪又比自己大,穷得叮当响,一屁股烂债,还来路不明。




徐大律师咬着牙,“……我的事,不用你管!”




刘子光扶了一下帽檐,“是我冒犯了,对不起,徐先生。”




徐大律师看着刘子光转身离开,咬得嘴唇泛出白色。








刘子光回到保安室,将保安帽子摘下来,放在桌上。脱了外套,挂在椅背上。他看着窗外,秋阳和煦,但这份明亮永远不会照在心里。




挂在椅背的外套口袋里,手机开始嗡嗡震动,屏幕亮起,显示医院来电。










傍晚时分。




徐大律师的门被急促敲响。




徐大律师刚补了一个觉,披着睡袍下楼,皱眉开门,“谁……”




门外的人是刘子光。




刘子光没穿着保安服,依旧是那一身灰T恤黑牛仔裤,却呼吸凌乱,汗味隐隐,仿佛一路飞奔而来,他一把抓住徐大律师的胳膊,嗓子沙哑,“……之前的合同,还有效么。”




徐大律师诧异,“合同?什么合同?”




刘子光的眼中闪过一丝难堪和绝望。




徐大律师却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刘子光说的是什么合同,心头一跳,“……当然。当然有效。”




刘子光的眼中亮起,说,“我……我想签这份合同。”




徐大律师惊诧之余,下意识的说,“我没有带在身上,明天……”




说出明天这两个字,徐大律师就恨不得摇晃自己!怎么会说明天!拖到明天,不知道又会出什么问题!




刘子光却比徐大律师更急,“我先给你手写一份保证书行不行,我的身份证和工作证都压在你这儿。你能不能……”刘子光握紧拳,这个男人很艰难的,低声恳求,“……能不能先给我一部分定金。”




徐大律师心中隐约明白了,刘子光必然是遇到了急需用钱的事。




这就是他拟定合同的原因。刘子光需要钱,而自己能给。




刘子光一开始的拒绝,的确在他的预测之外。




然而,兜兜转转。




自己还是赢了。






刘子光见徐大律师不出声,以为徐大律师不愿意,便说,“我不是要全款,一部分定金就好……”




徐大律师说,“没问题。”




刘子光松了口气,事情紧急,不容他顾及心底涌现的不值一文的耻辱感,“谢谢。”




徐大律师拿出手机,打开银行APP,问明了刘子光的银行账号,把钱转了过去。




刘子光的手机响起提示,他看了一眼,被数字惊愕住。




徐大律师说,“我按照一年全款的百分之五十给你,如果不够,我再转你剩下的百分之五十。”




刘子光更错愕,心里的预期是最多不过半年,少则两三个月,徐大律师就会腻味。




但此刻自己需要钱,那就等徐大律师厌倦的时候,自己把剩下的钱折算退还。


 


刘子光说,“谢谢,合同我明天来签。”




徐大律师说,“你去哪儿。”




刘子光有些诧异的回答,“医院。”




徐大律师说,“合同从你收到钱的这一刻开始生效,”他抱着胳膊,审视刘子光,“不过,钱已经转给你了,就算你反悔,我也没办法。”




刘子光沉默一会儿,说,“我打个电话。”




徐大律师示意请便。




刘子光走到一旁,打了一个电话,言语偶尔提到‘钱到位了’。




徐大律师看着刘子光的背影,心中很清楚,如果此刻让刘子光离开,只怕刘子光过了这个坎之后,冷静下来就会后悔,宁可背信毁约,也不会履行合约。刘子光会用其他一切方法来还这笔钱。唯独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方法。




刘子光的内心,的确如徐大律师所想,隐隐有这个念头。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离开。一方面是想赶去医院,一方面也算是下意识的拖延和逃避。






但那个年轻人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不容他逃避。




刘子光打完电话,将事情交代完毕,挂了电话,握紧手机,深深吸了口气,转身看着徐大律师。




“什么时候开始。”




徐大律师就像听见了一个有趣的笑话,唇角翘起。走到了刘子光的跟前,抬手抚住了刘子光的脖颈,指尖按住了颈动脉,微微用力,感受心跳的鼓动。




徐大律师向前倾身,贴着刘子光的耳朵,轻轻的说,“现在。”










深夜。




别墅的门打开。刘子光走了出来,脚步略显踉跄。








他走了几步,站住脚。




忽然觉得很想笑。




四周寂静。




刘子光抬起头,看着被城市雾霭遮住的夜空,看不见星光月光,就像一个浑浊的罩子,盖住了茫茫大地,让人透不了气。




这种感觉一直跟着他,却在今晚得到一点点缓解。




越被羞辱,越被折磨。心中的沉重便越减轻。




就仿佛,这也是一种赎罪。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