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9】

baixiaorou:











刘子光跟人换了班,得了半天的空闲,从市中心回到小区,正要去更衣室换保安制服来交接班,却接到了徐大律师的微信。




刘子光无奈叹口气,不得已找了黄毛过来顶了班。




黄毛只要能帮上刘子光,就没有不答应的事。




刘子光去见徐大律师。






徐大律师之前说,每次都要给他开门,太麻烦,就把密码给了刘子光,让他直接进来。




刘子光打开门,走进房间。




客厅没有人,刘子光便上楼,到了二楼卧室。




徐大律师果然在卧室,就坐在飘窗窗沿,曲着一条腿,嘴里衔着烟。




刘子光等了一会儿,见徐大律师没有注意到自己,便开口,“徐先生。”




徐大律师收手夹住烟,拿离了唇,吐出一口烟。




年轻人的侧面在烟雾中显得模糊。




额头与鼻尖,鼻尖与唇,线条柔和。




徐大律师的一位前任曾经说过,这是最适合接吻的双唇。




徐大律师觉得这句话不对,如果对,那为什么有人根本厌恶自己的唇。




他说,“过来。”




刘子光走到了徐大律师的身边。




徐大律师用夹着烟的手托住额头,还是看着窗外,静静的说,“我今天想换个地方。浴室,你觉得怎么样。”




刘子光有些诧异。以前徐大律师想到了就做,不会提前知会,可能是现在换了新的花样,便说,“好。”




徐大律师抬眼看刘子光。




自己的所有行为,刘子光都顺从了,没有一次违逆自己的意愿。




那是因为刘子光严格遵守合同的条款。






徐大律师抓住刘子光的手腕,什么都没有说,却渐渐用力。




很想问,如果是另一个人跟你签订这种合同,你是不是也会这么做。




如果不是我。




如果是别人。




你的反应会有不同吗。




又或者在你的心里,我跟别人,没有任何区别。我跟任何人,都没有区别。






刘子光的手腕被徐大律师攥得发疼,但没有出声。






徐大律师松开手。




自己不必问。




答案,一开始就摆在眼前。




刘子光履行了合同,而意图破坏合同的人,是自己。




既然如此,就是终止合同的时候。




如果放任自己和刘子光维持这种关系,将来,自己一定会失控,会后悔。




徐大律师很想不理智一次,但是做不到。他能走到今天,靠的是天赋,更是远超天赋的刻苦。这种刻苦来自于非人一般的自制力和判断力。




“……合同解除。”徐大律师说。




刘子光错愕的看着徐大律师。




徐大律师说,“是我单方面解除合同。钱款方面,你不用退还给我。”




刘子光没有回答。




烟灰积了长长一寸,陡然落下来,烫到了徐大律师的指尖。




他的指尖一颤,忽然想到,如果刘子光并不愿意结束呢。




如果刘子光跟那个女人说的话并非出自本意。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想到这一点的徐大律师一瞬间懊恼得无以复加。




刘子光根本就是在敷衍那个女人。因为,如果刘子光真的那么厌恶自己,就不会主动来签合同。




因为,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也许刘子光已经对自己有那么一点点……




刘子光开口,“……真的可以解除?”




徐大律师静默数秒,抬头,看着刘子光。




徐大律师说,“是。”




刘子光的神情有如释重负的解脱。徐大律师的腻味比预期的还要快一些。但又想到一件事,犹豫的说,“……那今晚?”




徐大律师看着这个男人。想再拥抱一次,最后一次。以后,再也没有机会。




“走吧,”徐大律师扭头看回窗外,淡淡的说,“关上门。”




刘子光顿了一下,便转身离开。




徐大律师听着脚步声下楼梯,像之前那些夜晚,刘子光同样走到了门口,关上房门,穿过花园离去。不同的是,今晚之后,刘子光再也不会回到这个房间。




他没有抱他。




只是因为他固执的不想要刘子光以后想起他们的最后一次,是那种情况。








徐大律师的生活恢复平静,工作按部就班的忙碌,为了处理一个案子,徐大律师住在律所附近酒店式公寓,很少回别墅。




别墅的保安工作也如往常,唯一的一个小水花就是天气渐凉,黄毛偷偷在宿舍用电磁炉煮火锅,电压不稳,差一点整栋楼烧断保险丝。刘子光知道了,把黄毛剥得只穿一条夏威夷大裤衩冒着寒风跑圈喊我错了,我再也不吃火锅了。






徐大律师的那间有限投资公司陆陆续续接到了十几个私募项目,其中造价一个亿的国内首家水下摄影棚项目引起了同学的兴趣,找了徐大律师商量,徐大律师也觉得可以一试,先做个侧面底调。




徐大律师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男星接到徐大律师电话的时候,还有些错愕,这么长时间不联络,还当徐大律师没有意思。




徐大律师约了男星在三千门吃日本料理,环境清幽雅致,出入安全,隐私性高。




席间,徐大律师风度翩翩为男星斟上清酒。




他将西装搭在一旁的矮椅椅背,卷起袖子,露出线条好看的小臂和十几万一只的搪瓷黑晶腕表。俯身过来,手指轻轻捏住酒壶的长颈,身上的香味悄无声息的弥漫。




所有的细节,都是他的投射。温文有礼的进攻,彬彬有礼的侵略,以及,不动声色的张扬。






底调需要的参考信息,顺利拿到。男星也坐上了徐大律师的副驾驶。




酒店式公寓出入的闲杂人等太多,徐大律师便开车回别墅。




两人沿着小区的道路,走到了花园的木门之前。




一路上,聊着天,气氛融洽。直到徐大律师走到了木门之前。






徐大律师拿出钥匙。




此时,路的另一侧出现了一束手电筒的光。




是夜间巡逻的两名保安。




这条路,是他们的固定巡逻路线。




手电筒的光走近。




男星下意识转过脸,避开光源。




徐大律师也很体贴的站近一步,向着光源的方向侧了侧身,挡住了身后的男星。




逆光中,看不清对方的相貌。




走得近了,才看见是刘子光。




刘子光也看见了徐大律师,以及徐大律师身后的男子。




徐大律师看着刘子光。






熟悉的,陌生的,让人颤抖的眉眼。






刘子光和另一名保安拿着手电筒离开,与徐大律师擦身而过。




徐大律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男星诧异,叫了一声徐律。




徐大律师后知后觉的看向男星。




男星提示的看看木门。




徐大律师按住木门,顿了一顿,推开门,和男星一起走进去。





评论

热度(317)

  1. Samantha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凌无妖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