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12】

baixiaorou:









徐大律师没出声。




刘子光穿好了衣服,正准备站起身,忽然背心被人踹了一脚,直接踹到床下。




刘子光彻底懵了,回头看去。




徐大律师跪立在床上,脸色气得煞白,咬着唇,说,“刘子光,你什么意思。”




刘子光懵懵的,“我……”




徐大律师说,“你要是说不出口那我替你说,你的意思是我帮你就为了跟你上床。”




刘子光说,“可你刚刚……明明是你想……”




徐大律师恼羞成怒,“我想你就要给啊?你不会反抗啊!”




这显然是徐大律师强词夺理。




刘子光有点哭笑不得,“……好吧,是我误会了。”




徐大律师想到刚才刘子光主动的亲吻,心里又激愤又难过,抬起手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嘴唇,看见刘子光坐在原地,“……你还在这儿干嘛!”




刘子光心里叹气,爬起来,说,“那我走了。”




徐大律师咬着唇,看着刘子光走到卧室门口,忽然说,“我帮你不是为了……不是为了这个。”




刘子光握住门把手,没有按下去。




徐大律师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没有骗你。”




刘子光叹息,却在此时,门外响起敲门声,黄毛道,“光哥,你在么。”




刘子光和徐大律师都是一惊。




黄毛刚才听见里面隐约有人声,就再敲了敲,“光哥?徐律?”




刘子光向徐大律师比划,徐大律师着急去地上捞衣裳,又来不及穿。




刘子光干脆把一地的衣服捡起来,也不管是什么就一把扔在床上,然后抓起被子,连徐大律师带衣服一起兜头盖住。




黄毛再敲门,门开了,刘子光站在门里,“怎么了?”




黄毛说,“我刚睡醒,找不到你跟徐律……怎么了?”




越过刘子光的肩头,黄毛看见床上隐隐约约一个大团子。




徐大律师这时候看见自己的内裤一大半露在被子外头,就用手指勾住了,一点点往被子里拽。




刘子光说,“徐先生胃疼,我陪他上来找药。”




黄毛错愕的说,“啊?难道是那火锅有问题?徐律,你没事吧?”




徐大律师终于把内裤都勾回了被子里,松了口气,也含糊的应了一声。




刘子光往旁边一步,挡住了黄毛的视线,说,“徐先生刚吃了药休息,你们俩把底下收拾一下,早点回去,明天还上班。我在这儿照顾他。”




黄毛答应了一声,冲着床上那砣团子喊,“那徐律,我们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啊,有什么事尽管招呼。”




团子动了动,就算是回应。




刘子光打发走了黄毛,关上房间门,再回头。




徐大律师一把掀开了被子,坐起身来,憋得大口大口喘气。




刘子光走到了床边,把衣服什么的收拾一下。




徐大律师嘴角一抿,说,“你打算怎么照顾我。”




刘子光看了看徐大律师,伸手从徐大律师的手里揪出来内裤,和那些揉皱的沾染的衣服一起丢进了洗衣篓里,说,“从洗澡开始。”




徐大律师心里咕嘟一下,冒出一朵小花花。




但是这朵小花花,在被刘子光拉进浴室,然后刘子光退出浴室之后蔫了。




徐大律师愤怒的对着门外喊,“你就这么照顾啊!”




刘子光说,“徐先生,你这么大的人,洗澡不用帮忙吧。”




徐大律师愤怒的放了洗澡水,过了一会儿,却探头出来,喊,刘子光,刘子光,跟你说话呢。




刘子光内心叹气,回头,“怎么了?”




徐大律师说,“你能不能不叫我徐先生。”




刘子光说,“那叫你什么。”




徐大律师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说,“你觉得呢。”




刘子光抱起胳膊,上下打量徐大律师。




倘若平时,徐大律师衣冠楚楚西装俨然的样子,倒还有几分凛然。但此刻,他躲在浴室拉门后,只露出光溜溜的肩头,头发乱蓬蓬,一双乌黑圆润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




刘子光忍不住失笑。




徐大律师不乐意了,“你笑什么?你想到什么了?”




刘子光说,“我想到叫你什么。”




徐大律师好奇问,“什么?”




刘子光说,“老板。”








老板这个叫法被刘子光叫开来,黄毛跟豁耳朵也跟着叫。




黄毛这人说好了叫耿,说差了叫轴。从此把徐大律师当做救命恩人,特地对徐大律师的家加强巡逻,连院子里多片落叶都要耿耿于怀。




有一回直接摁倒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可疑分子,等刘子光赶到了一问,才知道是徐大律师的部下,来送文件的。




刘子光头疼不已,徐大律师倒是觉得有意思,特别表扬了黄毛。高兴得黄毛那几天走路跟脚底按了弹簧似的蹦跶。






徐大律师那边,但凡加班,外卖总是刘子光的烤串。




一开始徐大律师还以为是给刘子光拉生意,直到后来无意中刷了微博,才知道刘子光那个烤串摊小有名气,尤其烤肠,得掐着点过去排队才能买到。




而自己这儿,回回叫,回回有。




徐大律师想忍住嘴角,但忍不住上扬,诶嘿嘿的偷乐,再刷了刷微博,却又不高兴起来。




这些人知不知道什么叫肖像权?怎么能偷拍刘子光的照片还贴上微博,说什么烤串摊的老板帅得跟明星一样。底下有评论,就可惜年纪大了点,跟小鲜肉有差距。




再有评论,你不懂,老腊肉别有风味。




徐大律师火起来,差一点就发律师函。




滚滚滚,什么小鲜肉老腊肉,肤浅不肤浅。








这天傍晚七八点,徐大律师估摸又得加班,便发微信给刘子光定了今天的外卖菜色。




刘子光打电话过来,徐大律师诧异接起。




刘子光抱歉的说,刚才来了一批人,说是什么微博观光团,几乎把摊上的存货都包了圆。今天得提早收摊。






徐大律师无所谓,倒是刘子光能早点回家休息这一点,让他挺高兴的,便说,“我知道了, 那你早点回去。让子健他们多干点儿活。”




刘子光听着好笑,徐大律师也就跟子健他们差不多年纪,但说起话来老气横秋。




徐大律师说,“喂喂喂?”




刘子光说,“知道了。”




徐大律师满意了,又听刘子光说,“你今晚几点下班?”




徐大律师说,“今晚估计完不了,明早能回家就算不错。”




刘子光说,“出事了?”




徐大律师切了一声,“在我手里能出事?这就是为了迁就那帮外国人的时间。”




刘子光说,“工作总是做不完的,你自己注意休息,少喝点咖啡。明天早上别勉强开车,不行的话找代驾。”




徐大律师说,“行了行了,知道了。”




结束通话,徐大律师却没放下手机,按在了胸口。抿住了嘴唇,忍不住的高兴。




刘子光在关心自己。




徐大律师想欢呼想跺脚想干一切能抒发快乐的事,但毕竟办公场合要保持风度。只能握紧拳,小声欢呼,坐在椅子上一连转了几圈。




办公室的百叶窗没拉下来,秘书隔着窗户看见了这一幕,很镇定的移开视线,催眠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接近午夜,徐大律师从电脑前站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走去泡咖啡,手机响起,他见是刘子光的号码便即刻接起。




刘子光说,“还在公司?”




徐大律师说,“嗯,怎么了?”




刘子光说,“五分钟之后下楼。”




徐大律师诧异。








五分钟之后,徐大律师到了楼下,并没有见到刘子光,他拿出手机正要再打过去,却听见一阵引擎声,顺着声音看去,见一辆机车驶来,骑手的目标似乎直冲自己。




徐大律师心生戒备,退后一步,机车停在跟前,骑手摘下头盔,却是刘子光。




机车后架搁着一只四四方方的保温包,刘子光取下保温包,拉开拉链,提出一个白底红花的三层汤罐,递给徐大律师。




徐大律师一脸诧异。




刘子光叮嘱,“西洋参炖瘦肉,熬夜喝这个好,少喝咖啡。”




徐大律师接过汤罐,小小的哦了一声。




刘子光偏了偏头,看着徐大律师的反应,了解的一笑,说,“是不是很失望?”




徐大律师茫然,“啊?”




刘子光从包里再拿出一个铝箔纸的包,“给你留着呢。就剩两根了,我想着,就不拿上去给你们同事看见了。”




徐大律师接过铝箔包,闻见了扑鼻肉香。




刘子光说,“你吃了就行。子健今儿没吃着,唠叨了一晚上,让他知道了,能烦死我们俩。”




徐大律师又哦了一声。垂着眼,看着手里的银色的铝箔纸包,咬住了嘴唇,却忍不住翘起来的唇角。




刘子光好笑,说,“小孩儿。”




徐大律师瞪眼,“说谁呢。”




刘子光抬手揉了揉徐大律师的脑袋,“看见吃的就高兴,还说不是小孩儿。”




徐大律师躲开刘子光的手,抬起头挺起胸,挑眉说,“我是你老板,叫老板。”




刘子光噗嗤一声,趴在机车车把上,看着徐大律师,笑着说,“好,老板。”






黄浦江面映照两岸灯光,潺潺而去,仿若晕开的光流。



评论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