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第二部【3】

baixiaorou:

徐大律师到了公司,从秘书手中接过咖啡,也接到了同学的留言。




同学从梁晨昨天的反应看出来梁晨还是缺了一点临局的镇定。本想今天陪梁晨去配合警方工作,但临时有了其他急事,只得托了徐大律师。




徐大律师载着梁晨开往市局。




梁晨坐在副驾驶座,一路格外沉默,徐大律师觉出梁晨对自己的态度有所变化,但并不关心这变化背后的原因。




梁晨毕竟是同一家公司的人,真沾上了,反而麻烦。




到了市局,梁晨说,“徐律,你去忙吧,这儿结束了,我再打车回去。”




徐大律师本想答应,但一动念,想着来都来了,和各方面打个招呼也好。便说,“我陪你。”




梁晨看了眼徐大律师,欲言又止,什么都没说。






市局刑侦科的人已经接到了招呼,对徐大律师和梁晨都还算客气。徐大律师送梁晨进了审讯室,转身去跟各位老领导打招呼。




但是不巧,今天各科室的领导都在开会,徐大律师兜了一圈一个熟人没见到,便在走廊拐角抽烟,有人经过,提醒一句,“这儿禁烟。”




徐大律师看了看手里的烟。






再过三个月,就是世贸金融会,上海作为主办方,各维度的安全工作都要调高级别。市局特地开会,把各口子的实际管理层都召起来宣贯。刘子光作为特警A队队长,自然未能幸免。听了两个小时的精神传达,实在有些气闷,便找了个借口走出会议室。




一出门,便觉湿气扑面而来。




上午明明放晴,这会儿偏又下起小雨。




刘子光走到走廊的窗边,深吸一口气。




雨丝极薄,似断未断,似停不停,风吹即散,散又复聚,如雾亦如霭,笼在天地之间,高楼模糊如蜃楼,长路隐约如河川。




徐大律师站在庭院里抽烟。栗色风衣,象牙灰高领,双肩被雨打湿,头发也沾了一层水丝。一手插兜,抬起一只手,袖口微微滑下去,露出手腕的黑表。手指夹下烟来,嘴唇微启,吐出一口烟圈。




青灰烟雾缭绕,侧面的弧度英俊而美好。




身姿挺拔,像雨中的梧桐。




刘子光来到一楼,便是看见这样的徐大律师。




方才站在三楼走廊,无意间往下一看,见到了庭院中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


刘子光愣了一下,立即转身走向楼梯,急步奔下楼梯,来到了一楼与庭院连接的走廊。




真的是他。




但是,又如何




是他又如何。见到了他又如何。站在了这儿,近在咫尺,又能如何。




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张望着走来。




徐大律师看见了,便抬起手示意。




那年轻男子加快脚步,走到了徐大律师跟前,“徐律,没事了。”




徐大律师说,“没问题吧。”




那年轻男子有一些尴尬,说,“嗯,就是问了些情况。”




徐大律师拍了拍年轻男子的肩,微微一笑。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尾会微微上翘,卧蚕也会比平常更加明显。就像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流露出纯粹而真心的快乐。




徐大律师说,“早跟你说了,不用担心,有我陪你一起。”




刘子光不由自主的,往前踏出一步。




徐大律师有所察觉,转头看去。






苍穹底下,千万颗雨滴还在坠落,并未停滞一瞬间。




整座城市并未倾覆。连一支交通灯都未熄灭。






徐大律师拿出随身的金属烟灰盒,将烟摁熄,丢进盒中,将盒收回风衣内兜。看着刘子光,笑了笑,说,“刘队,真巧。”




梁晨不认识刘子光,徐大律师介绍,“特警的刘队。”




梁晨便说,“刘队,您好。”




徐大律师再向刘子光介绍梁晨,“我朋友,来这儿配合警方做个调查。”




刘子光说,“什么案子。”




徐大律师说,“小案子,都搞定了。那就不打扰你们工作,我们先走了。”




徐大律师寒暄完了,转身离开。




梁晨跟上去。




走出市局,徐大律师坐上车。




却没有发动车子。




梁晨以为徐大律师有什么事要交代。




徐大律师拿出烟盒,抽了根烟出来,点上,抽了一口,看着烟烧了一会儿,摁熄了丢出车外。




发动车子,驶离了市局大门。





评论(1)

热度(387)

  1. 菜菜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