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第二部【6】

baixiaorou:

刘子光盯着徐大律师,说,“你折腾分区刑侦支队,就是因为不想见到我。”




徐大律师因为‘折腾’这两个字皱起眉头,“什么叫折腾。”




刘子光一步步走向办公桌,说,“小区的安保有多严我比谁都清楚,54号在别墅东南角,距离大门和外墙的路程都很遥远,小偷为什么要选这么高风险的目标下手?”




徐大律师皱眉,“我又不是小偷,我怎么知道。”




刘子光说,“我看过现场报告,接连两起入室盗窃看上去都是为了财物,但是案犯搜检时忙而不乱,显然一开始就锁定目标。你书房的笔记本电脑市价八千,但书桌上的手表价格远超电脑,小偷却没有下手,这又是为什么。”




徐大律师被刘子光提醒,暗自思量。




刘子光走到桌前,一双手啪的按住桌面。




徐大律师吓了一跳。




刘子光盯着徐大律师双目,缓缓说,“这帮人显然是冲着你来的,你现在身处危险之中,不协助警方破案,反而给警方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这不叫折腾,叫什么?”




徐大律师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怒道,“我高兴!关你什么事!”




刘子光冷静指出,“因为你不想见的人是我,所以就关我的事。”




徐大律师气结,说,“你给我出去!”




刘子光收回手,看着徐大律师,说,“案情复杂,我回去和支队的人研究一下。你明天到市局来一趟。”




徐大律师气昏头了,直接大骂,“我去你大爷!”




门外秘书听见门内的隐约动静,有些诧异。




刘子光说,“请你配合警方工作。”




徐大律师怒道,“我配合你大爷!”




同学来到门外,看见办公室门关着,问秘书,“有客人?”




秘书刚想回答,便见门打开,刘子光走了出来。




同学认得这是昨天刑警副队客客气气对待的人,便说,“刘队,您怎么来了?”




刘子光说,“案子情况比较复杂,徐先生有生命危险,希望你们能说服他配合警方工作。”




同学被刘子光的单刀直入吓愣。




秘书也吓了一跳。




徐大律师追出门,怒道,“刘子光你给我滚蛋!”




同学吓了更大一跳,赶紧抓住徐大律师的胳膊,“evan!”




刘子光盯着徐大律师,说,“这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




徐大律师眼看着就要冲上去,被同学死死拉住。徐大律师怒道,“我的命我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管不着!”




刘子光迈一个大步,站在徐大律师跟前。




两人眼盯着眼,气氛剑拔弩张,空气里似乎都冒着火星。




徐大律师是毫不掩饰的满腔怒火,刘子光则是隐隐压抑怒气。




刘子光开口,“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是我们的责任。请你配合,徐先生。”




徐大律师回答的直接干脆,“我!呸!”




刘子光胸口一个起伏,同学错觉下一秒刘子光就要挥出拳头。赶紧躲在徐大律师身后。




徐大律师毫不畏惧,挑衅的看着刘子光。




刘子光深呼吸一口,说,“徐先生不方便的话,我们明天来贵公司来做笔录。”




同学傻眼,一大帮警察浩浩荡荡杀上公司来,这落在竞争对手眼里,那肯定是做出花样文章,便急忙拽徐大律师的背后衣角。




徐大律师不负同学期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明天不在,我出差。”




刘子光却反而不气了,平心静气的说,“好。如果徐先生你走得了。”




说罢,刘子光转身离开。




徐大律师怒火更盛,冲着刘子光的背影,“我他妈的走给你看!我飞机!我火车!我他妈的自驾!”




同学拖住徐大律师,说,“自驾?你自驾去哪儿啊徐大爷!”




徐大律师说,“你拽我干什么!”




同学说,“我不拽着你,我怕人家一拳就把你抡飞了。”




徐大律师怒道,“他敢!”




同学看着惊动了半个大办公室的人,赶紧把徐大律师拖回房间,关上门,再问,“evan,刚刚说的生命危险是怎么回事?”




徐大律师顿了顿,说,“你知道的,警方总要把事情说得严重一些,事后才好评一个劳苦功高。”




同学观察徐大律师的脸色,“我看着不像。”




徐大律师说,“像也好,不像也好,我明天出差。如果他们真来了,你挡回去。”




同学说,“你真出差?”




徐大律师皱眉,“怎么?不行?”




同学说,“按他说的,你真的有危险……”




徐大律师说,“那我就正好出去避避风头。”




同学点头,却看着徐大律师,欲言又止。




徐大律师说,“想说什么就说。”




同学问,“你跟这个刘队……你们俩什么关系?看上去不像是朋友。”




徐大律师一顿,抽出一支烟来想点上,但打火机打了几下没打着。




徐大律师烦躁低语,“操!”




同学问,“有仇?”




徐大律师沉默。




同学试探的说,“如果不能问,那我就不问了。”




徐大律师把烟捏在了手里,说,“……跟行政交代一句,明天他们来的时候,招呼客气点。还有之前我们托了人转区负责,如果问起来为什么,就说是我的原因,别让人以为是他们有问题。”




同学惊讶的看着徐大律师,“evan,你这个爱好不错,花人情,给自己找锅背?”




徐大律师皱眉,“我高兴。”




送同学离开办公室,徐大律师顺便嘱咐秘书定明天一大早的机票。




过了十来分钟,秘书敲门进来,犹豫的说,“evan,机票方面……”




徐大律师说,“没有商务就定头等,超了公司的配额,就直接用我的卡。”




秘书说,“不是……是你的身份证……被冻结了。”




徐大律师一时没理解,“你说什么?”




秘书说,“我打电话问过航空公司,说你的号码被划入敏感区,”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徐大律师,“我跟航空公司解释应该是系统的问题,航空那边建议你……去找有关部门开个证明,然后凭证明,再买票。”




徐大律师直接掏出手机登陆APP买票,点下购买的一瞬间跳出购买失败的窗口提示,机票,铁路,长途汽车,都是如此。




徐大律师不敢相信的盯着手机,怒吼,“刘子光!”



评论

热度(376)

  1. Samantha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2. 清零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
  3. 腹黑族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