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慕冬木东:

“嘶,怎么这么冷啊。”徐天在路灯下跺脚,吸了吸鼻子,缩起肩膀。
光哥看了他一眼,不声不响地从面包车后座拽出一件军大衣递过去,“给,只有这个了。”
“……你自己穿吧。”徐天愣了两秒钟,然后翻了个白眼,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光哥二话不说戚彻夸嚓把军大衣套到自己身上。
徐天心想这可太实诚了,再见吧您,扭头就走。


光哥从背后将人一把裹住,用军大衣包得严严实实,“你看,不挺暖和。”


徐天红着一张脸,垂下眼睛,没忍住笑。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