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奴隶.2(陈霆x姜希宇)

彤:

  姜希宇就这样在陈霆怀里躺了一个晚上,旁边烟灰缸里还放着昨天陈霆等待时无聊抽的几根烟。其实陈霆完全可以让别人代替他,等怀里的人醒后再报告自己一声就好,何必一晚上都在抱着他,还被他抓着衣服不放。不过倒不是睡得不舒服,自己确实也累了,就这么睡着也可以,而且又不硌人。让人惊讶的是即使有人在怀里,居然也睡得很好,也许是这个小东西一副可怜兮兮又无力的样子让他放松警惕,或者是像某个人吧。
  突然怀里的人挪动了一下,刚醒的陈霆只感觉到脖子上有股热气喷洒,果然那股来源就是姜希宇,伸出手撩起姜希宇过长的头发,紧皱的眉头就是老样子,嘴唇微启呼出热气弄得陈霆脖子痒痒的,滚烫的皮肤让人触碰后知道姜希宇现在肯定不好受,陈霆用手指磨着姜希宇的额头,好像可以消除一点姜希宇的疼痛似的,慢慢的小东西醒了,眼睛里全是滚烫的水雾,睁得大大的,看着陈霆。一副呆滞不在思考的样子,可能烧糊涂了,还没清醒。
  姜希宇似要开口说话,可小声极了,陈霆只好凑过去,“谢谢你,救了我。”声音很小,小心翼翼的样子,让陈霆又一次不禁的笑出来,谢什么,我可是你的奴隶主啊。姜希宇呆呆的,突然看到自己的手抓着人陈霆的衣领,急得立刻松开了,“对不起...”,刚放开手就又发现自己躺在他怀里,一时着急掉了下去,捂着自己的头,这下子确实清醒不少,清醒得都快痛晕了。“对不起,对不起。”姜希习惯低着头,不停的说着对不起,明明是不小心掉下去自己收到伤害,何必对我说抱歉,陈霆皱着眉头心想,姜希宇看他眉头皱起,是不是自己又做错什么了,局促的站在原地。等了许久,没有等到打骂,陈霆只是附上他的肩头,带他去吃早餐。
  姜希宇站在餐桌前,看着陈霆拉自己身边的椅子,强行将自己按在座位上,然后他自己也坐下。姜希宇紧张的抓着自己的裤子,刚开口说“法律规定底层劳动人民不能...”,陈霆把手指放在嘴边,让他停下,“在我这里,什么规定都不如我的一声命令...所以,坐着吧。”,姜希宇乖顺的坐下。仆人把餐品端上来,陈霆刚要吃的时候,感觉到有视线盯着自己,勉为其难的咬下一口后,结果那个视线还在,这让他不能吃下去了,抬头看见,姜希宇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不合胃口?”姜希宇摇摇头然后不再看他,许久,姜希宇也感觉到有一个视线盯着自己,抬头一看,陈霆看着自己,用表情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疑惑,陈霆差点绷不住,“怎么不吃?”。姜希宇直言不讳直接说等他。“不用,快吃吧。”吃饭居然还有人等自己的,陈霆的心情突然好了点。
  姜希宇把三明治一口一口的塞进嘴里,感觉很好吃,嘴角勾起微笑心情好像在一点一点变好起来,很久没有过的感情。陈霆等姜希宇吃完,就带他去剪头发洗澡。姜希宇跟着陈霆后面小声说了句谢谢,陈霆好像听到什么,安静过后又感觉什么都没有。姜希宇在浴室里看着自己的伤口,本来蕴含着光亮的眼睛瞬间低沉,小心翼翼的触碰着自己的伤疤,不禁痛呼一声,想起陈霆种种对自己的好,姜希宇很害怕自己依赖他,如果一旦形成习惯,就很难从中脱身了,就像自己习惯了挨打,挨饿,遵守纪律,他很讨厌这样,好像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屈服了一般。可好不容易反抗了,但好像又深陷另一个水潭似的。
  出来后,陈霆执意想帮姜希宇吹头发,以受伤恢复不久还在生病期为由,姜希宇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的,不知道的以为他在听课呢,一动不动发着呆。陈霆的手法的很轻柔,一点都没有大佬的样子,姜希宇吹着吹着就睡着,醒来的时候在床上,但不是陈霆的房间,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小奴隶,兴奋的说“你也是老大批准有房间的人哎!”姜希宇觉得疑惑,一是自己有独立房间,二是“之前有很多人有独立房间吗?”小奴隶感觉自己说错话,“不是,我只是惊讶,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喔,我等一下还要回自己的大宿舍。”姜希宇对于交朋友没什么排斥,点了点头。
  姜希宇剩下的时光都在房间里看书度过,陈霆不在家里面,小奴隶让他随意做些事,没关系的,姜希宇一边看书,一边对陈霆的回来还是有些期待的,因为这个人救了他而且对他很好,自己会很信任他,但姜希宇突然想到自己奴隶的身份,心里不禁打鼓,那这样对他,是因为自己是性*奴嘛?所以特殊嘛...
  想到这个后,姜希宇也没有什么心思看书了,每一次盼望,每一次失望,虽然习惯,但还是感觉到难过。姜希宇的思绪心情渐渐低落,坐在床上玩着自己的伤痕,时不时的戳戳,不痛不痒,可自己总感觉好难过。头又开始晕起来,倒在床上,好累,好乱。姜希宇强迫自己睡着,因为睡着了就什么也想不了了,就平息一下自己的疼痛感了。
  可过不久后,他又回被这种无力与疼痛感弄醒,诶,灯关了,睁眼看看窗外的月景,却看到陈霆进来了,“怎么醒了,睡觉吧。”,陈霆躺在姜希宇的旁边,姜希宇看着他,陈霆被月光照射下看不清他的表情,姜希宇以为他睡了,转过身,不知不觉中眼泪流下来,牵扯着神经,头脑发胀的疼,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可陈霆还是发现了,因为他根本没睡,有什么动静,他肯定知道,“怎么又哭了?”伸手拂去姜希宇的眼泪,姜希宇摇摇头,“打..打呵欠。”可这明显哭嗝,谁信,姜希宇说完也是后悔,结果明显,陈霆不信,“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姜希宇想着等我病好了就会,是吗,陈霆见他没有回答,抱着他的后背,让他快点睡,姜希宇也是哭着哭着累睡,真睡了,没有被疼醒。
  
  
  
  
状态不太好,感觉质量可能有点下降,对不起...

【霆峰】土味爱情故事之《俺还缺个媳妇》(中上)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心机阿霆X傲娇阿峰


变形计梗


以为会有浴室,起码也有个木板隔出的小单间,然而什么都没有。


阿霆将阿峰放在院子正中的长条板凳上,又拿了小凳子给他垫脚。


阿峰楞楞的看着忙进忙出的阿霆,难道让他洗露天澡?!


阿霆将一桶水放到阿峰身边,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向他道,“我们这里不比城里,平时我就在河里洗。”指了指桶里,“这是吃的水,干净的。”


阿霆怕不够,又提了一桶并排预备着。


阿霆看阿峰不动,以为脚痛不方便,想也没多想,伸手帮阿峰解腰带。


阿峰赶紧按住阿霆的手,“我自己来,自己来。我在这里洗?”


阿霆醒悟,城里人注意隐私,洗澡的地方要关起门,想来阿峰在这无遮无拦的地方光身子怕是不习惯。


“没有其他人来,我阿爹阿妈去邻村看外婆今天不回来,你尽管洗。”


为了打消阿峰的顾虑,阿霆将毛巾递给他之后立刻转身离开。


阿霆收拾起阿峰扔在地上的衣服裤子,仔仔细细的用肥皂搓,怕不干净又对着阳光翻来覆去的看。


突然想起还没给阿峰拿换洗的衣裤,把自己不多的几件衣裤尽数翻腾出来,虽然没有像阿峰那样材质好样式时髦的衣服,件件倒是干净。


最后拿了进城才穿的衬衫和短裤,跟阿爹进城卖山货赚钱买了一次都没舍得穿的运动鞋。


走出去又折回来,犹犹豫豫的拿了条内裤,心想,阿峰不会嫌弃他穿过的吧。


想到这一层,不知怎么的,脸突然火辣辣的。


院子里阿峰已经用完了一桶水,伸手去够另一桶。脚不方便挪动,身体与手臂拉成一条直线。


阿霆出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一幕。他对着阿峰的背影,第一个想法是白,真白!


白的几近透明,白的虚无缥缈,像是湖水中倒映的满月,忍不住想用嘴唇去亲吻它,用手搅混它。


目光开始不受控制,一路从乱蓬蓬的头顶滑下去,到脖颈,到肩膀,然后到腰……


不,不行,阿霆只觉得内心有什么在翻动,在叫嚣。


转过身体,脚却钉在地上。


“喂,你过来一下。”阿峰突然喊他。“我够不到水,你帮我一下。”


阿霆站在阿峰身后,用水瓢一瓢一瓢的淋在阿峰身上。


“你还别说,这样还真有淋浴的感觉。”阿峰在阳光下眯着眼享受。


他不知道每一瓢对阿霆来说都是考验,既觉得煎熬,又希望水桶里的水没有尽头。


阿峰擦干身子,阿霆将衣服从背后递给他。


“虽然比不上你的衣服,但都是干净的。”语气里多少有些卑怯。


阿峰接过来,抖落开四角裤,有些艰难但毫不犹豫的穿上去。


“鞋子有点大。”


阿峰穿戴整齐,转过身翘着脚给阿霆看。


阿霆看着里里外外都是被自己衣服包裹的阿峰,心仿佛被一只手抓住,一捏又一捏。








【霆峰】土味爱情故事之《俺还缺个媳妇》(上)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阿霆×阿峰


山里勤奋向上腹黑霆×纨绔子弟富二代傲娇峰


变形计的梗,狗血预警!!!!


“什么鬼地方!”阿峰愤恨的踢了一脚杂草,举起手机左右晃着找信号。


没留神脚下,踩在烂泥上,“哎呦”一声滑进泥潭里。


挣扎着站起来,右脚一阵钻心的疼,试着活动了几下,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想来大概是刚刚滑下来的时候扭了脚。


阿峰颓然的坐在烂泥坑中,举目是苍苍郁郁的山,不见半个人影。


此时又恨又气,要不是爸爸非要带他来这个穷乡僻壤探亲,要不是这穷乡僻壤连手机信号都没有,自己应该正在和朋友吃饭唱K,在有信号的最后一刻,朋友圈刷到他那些吃喝玩乐朋友的自拍。


而此刻,他却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扭了脚又糊了一身烂泥。


阿峰气急败坏的双手拍打泥潭,却溅了自己一脸。


突然一根竹竿伸到阿峰眼前。顺着竹竿往上看,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站在岸边。


男孩穿着70年代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暗红色背心,黑是黑了点,身材却是极好,宽肩窄腰,光从手臂就能看到肌肉下蓬勃的力量。


那人看阿峰愣住不动,又把竹竿伸了伸,向他道,“抓住杆子,我拖你上来。”


阿峰大梦初醒的“嗯”了两声,借着杆子的力拖着右脚爬上来。


刚摆脱泥坑,阿峰右脚一软,噗通跌坐在地上,捂着脚踝咝咝的抽冷气。


“崴到脚了吗?我看看。”


少年蹲下身要去捉阿峰的脚,阿峰蓦的缩了一下,又觉得自己不是女孩子,没什么可避讳。


修长的手指时轻时重的按压在受伤脚踝上,阿峰忍不住从鼻子哼出一声绵长的“疼”。


少年手上一顿,抬头去看阿峰,而阿峰的精神全在脚上。


“只是扭了,不大要紧。”少年轻轻揉搓着阿峰的脚踝,淤泥被搽干净,漏出一节藕白的皮肤,少年的手指拂过,像在把玩一块上等羊脂玉。


“怎么没见过你,是城里四叔的儿子吗?”


四叔大概指的是他爸爸,阿峰猜想。


糊了一身一脸的泥,浑身都不自在,恨不得连皮带泥一起脱去。


“附近有洗澡的地方吗?”阿峰问。他可不想带着一身泥走几里路会去,也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这样子。


“那边有个池塘。”少年往后一指。


阿峰刚刚经过那里,上面浮满不认识的生物。


阿峰为难,皱着一张小脸,“没有别的干净的地方了吗?”


少年想了一会儿说,“我家离这里不远,可以到我家洗。”


阿峰低头去嗅衣领,一股恶臭,皱着鼻子把头撇到一边。


少年背对着阿峰蹲下,扭头向阿峰说,“上来,我背你去洗澡。”


阿峰伏在少年背上,头搁在少年的宽厚的肩膀。少年怕颠到他,绕过不平的路,添了许多走路的时间。


阿峰有些赧然,他爸爸常说这里民风淳厚,乐于助人,那时他嗤之以鼻,笑爸爸把老家想的太过美好,哪里有人甘愿自己吃苦,全为别人着想。


如今他觉得是自己鄙陋了,这个素未蒙面的少年不就不计较自己把泥水蹭到他身上,费力气背他,又要借他地方洗澡。


阿峰想,毕竟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我叫阿霆,你叫什么?”


“阿峰”


“阿峰,阿峰……”阿霆低声念。


不知是不是错觉,阿峰觉得本来托着他腿的两只手,慢慢向后靠拢,有些用力的托了托他的屁股。

穿越2.0 ⑩

红色DI甲虫:

张启山坐上了轿车手里拿着请柬百无聊赖的向窗外观望,假扮成小弟的尹新月开着车,不断的从后视镜偷看对方


用李峰峰的意识来说就是张启山这身可真帅得不止一点点,尹新月越看越觉得满意,越看心就越荡漾,过了会儿,忍不住就开口问:“这大西北的...”


    “停车!”


    尹新月这话都开完头呢,就听见张启山忽然喊了一声,吓得下意识的一脚按在刹车上,整个车子带着人让前狠狠的顿了下


    ‘坏了,这人该不是怀疑自己了吧’尹新月心想着,尬笑着回头:“这位爷...诶?”


    车子一停下来,张启山就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齐铁嘴哎哎哎的喊着紧跟其后的跑下了车,还以为张启山发现了什么呢,结果一走到跟前...


    “你怎么在这里?”张启山站在一个台阶的前头,皱着眉看着坐在自己行李箱上头,双手托着腮帮子的李峰峰问道


    又是这个人?齐铁嘴心里头突了下,这见面会不会太快了?他想了下,又莫名的想起自己刚算的那挂,看了眼两人,有些狐疑


    【后头那个人觉得你们两个应该要发生点不得不说的故事,知己啊知己】意识里头,系统敏锐的抓住了齐铁嘴的心理活动,激动的大喊起来


    【因为我即将要砍断张启山的桃花,的确不得不说,这缺德的事情古今中外没人做过了估计】


    李峰峰在意识里吐槽完,才像是回过神来看向张启山“我钱没了,黄包车师傅看我没钱给把我扔这儿了,我打算走去酒店可是累了先坐会儿”


    说着,李峰峰看了眼站在张启山身后小小一只的尹新月,对方看向他似乎有些埋怨,估计是因为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张启山说话了结果被自己截胡而不高兴


    ‘要的就是这种,要真说上话了还得了’李峰峰得意的想


    张启山听了李峰峰的话,看了下天色,提醒道:“这天色不太对可能要下雨”


    李峰峰没动,只是懒洋洋的撩了撩眼皮子看了下天,又接着捧腮,“没办法啊,我累了又没钱”顿了顿,“要不...你好人做到底载我一程?”


    尹新月本来就对李峰峰看不顺眼,觉得这人不诚不实的,加之刚刚阴错阳差的让她止住了话心里有些怄火,现在这人还花里花销的,大模大样让张启山给载他


    脸立马就垮了,冲到了张启山的身边,说:“你以为咱家的车是谁都能上的吗?说载就载,谁知道你是什么人啊”


    【呦,这火药味,情敌还没当稳呢就这么浓啊】系统唯恐先下不乱的开口说了


    “你家的司机?”李峰峰不屑的看了眼尹新月,问张启山


    张启山不搭话,模棱两可的想要看看对方打算说些什么,这人,是个嘴巴就能气死人的主


    果然,下一秒李峰峰就嫌弃的说:“没大没小还长得不男不女的,丑”


    尹新月直接就炸了“你说谁不男不女…”大声的吼了几句,结果发现张启山正等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想杀人,后半句自然而然的,就弱了,没了


    张启山不管尹新月,转头回到车上留下大开的车门对李峰峰说,“走吧送你去酒店”


    李峰峰笑了下站起来,向着车子走去,还不忘嘚瑟的看了尹新月一眼说:“把我箱子搬上车,别弄坏啦,贵”


    尹新月气得直发抖,指着李峰峰憋了许久就憋出了一个:“你!”字


    想来尹新月一个千金小姐,从小被捧在手心,出入前呼后拥,加上容貌还过得去一直都收到追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  气,而且这人和张启山的互动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威胁感


    这边尹新月气得发抖,那边齐铁嘴看着李峰峰和张启山并坐在了后排,他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有些难办,“佛爷你看着…我坐那儿啊”


    张启山抬了抬下巴,看了眼副驾驶:“那不是还有个位置吗”


    齐铁嘴听了,深吸一口气,把想要吐出来骂人话咽了回去,在李峰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下笑眯眯的坐在了副驾驶上,心里头把张启山翻来覆去的骂了一遍


    这个有桃花就不要兄弟的大猪蹄子


    车上四个座位,三个人都好端端的入座了,如果尹新月在这时候亮出身份倒是可以发一通脾气,可她又不打算这个时候说破,咬咬牙,忍了


    李峰峰看着后视镜里头吃力的把他的行李搬进车尾箱的尹新月,心里头就一阵的爽,真不愧他在行李箱里头放了几块砖头,看着多辛苦


    【我不是很明白】 系统忽然的开口问,【你这样抓弄她让她讨厌你有什么用?】


     理论上要拆桃花不应该随便攻略一个最省事么?它也是第一次看见宿主一开头死命得罪任务对象的另一半的


    【她非常讨厌我,可是张启山硬是护着我,你说她会怎么想?】李峰峰问


    【她会觉得你是个心机婊】


    【错!】李峰峰侧过头看了眼张启山,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两人的视线再一次交际在一起,不自在的撇开了眼神


     不对劲啊,不对劲!


     李峰峰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怎么以前这种对视和距离都是非常平常的,现在会感觉这么的…羞耻


     这个词语似乎比事情的本身跟让人打个寒颤,李峰峰总觉得自从在上个世界他脑子一抽和江洋亲了一下之后,有些事情似乎变得有些不可掌控起来


    【到底是什么?是什么!】系统难得的阻止了他大脑里头几乎要再次开始生出的废料问,可想而知说话一半真的会憋死人的


     李峰峰回过神来,用手扇了扇根本没有的风,说,【她会对张启山很失望,因为对方不相信她。人越是想要把自己摆在对方心里头越高的位置,就越是敏感脆弱,最终砰…感情就会没了】


     系统想了下,【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份工作】


     【因为我很聪明】


     【你看人很透彻】


     李峰峰觉得有些意外,这是鲜少的,他在系统口中听到这么正经的话,他以为对方会说【因为你简直是他们心里的那条虫】之类的


     【大概是我演的戏太多了】李峰峰最后总结了下


     戏如人生,艺术愿意生活,艺术看多了,多多少少也能看出一点人的本性来,即使人性比戏里头能表现出来的远远复杂得多


    陈深要下榻的酒店不远,车子开了15分钟左右就到了


    车子停在酒店的门口,立马就有服务生殷勤的过来开门,李峰峰下了车张启山和齐铁嘴跟在了后头三个人一道进了大堂


    “陈深”李峰峰在前台的位置报了自己的名字,对方查了下,说有这预订,登记了下资料,给了李峰峰一串钥匙,钥匙圈上挂了一个圆形的木牌,写着305


    “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我想我欠你两顿饭”李峰峰转过头,笑眯眯的对着张启山说


     张启山把李峰峰的房号记在了心里,也扬起了个温和的笑容:“好说,等着你请客”


    李峰峰点头“那是一定的”说罢,扬了扬手里的钥匙,“那,回见?”


    “回见”


    张启山没有逗留,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便领着齐铁嘴头也不回的出了酒店


    李峰峰看着对方的背影,问系统【他和尹新月的狗男女值有多少?】


    【30】


    【这么低?】李峰峰有些惊讶,和上个世界一开始就90的狗男女值,中途还有潜在的50数值相比,这三十点真的是少 得有点可怜


    【尹新月单方面对张启山有好感,而且只是见了第一面而已,自然比不过江洋和罗倩倩的十年感情】


    李峰峰了然,这下便觉得事情好办多了


    【那就让他,直接掉成渣渣】



【陈均平x张晓波】我有多么喜欢你 02

笋衣:

这篇文之前发过,但越写越不满意,于是我决定从chapter 02重写了,实在很抱歉,还有兴趣的小伙伴就看看吧。


Chapter 02


 


张晓波虽说顶着个酒吧老板的名头,可酒量乃至酒品都是出奇的烂。


 


“你真应该瞅瞅自己昨天那副德行,跟只螃蟹似的扒在人家背上,死活不肯下来。”霞姨大清早就跑来张晓波屋里挖人,刚买的热乎早点往桌上一扔,和普天之下其他的母亲们几乎一样,她并不觉得这个眼看着就奔三的男人在她面前还需要什么个人隐私,只顾着数落他昨晚出的洋相,“邻居们这么多年见怪不怪,人家陈先生没被你吓跑就算胆儿大了!”


 


接着睡肯定是没戏了,张晓波扶着额头从床上慢吞吞爬起来。他昨晚没怎么吃,又灌了酒,胃疼得厉害,龇牙咧嘴地挪到饭桌前,往嘴里叼了根油条,咀嚼两下,才有力气反驳:“他才没那么容易被吓呢……”一句话说得含含糊糊,压根儿没想让霞姨听清楚。


 


和当年的张晓波比,这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不过啊波儿,你也别气馁。"霞姨突然话锋一转,在张晓波对面拉了张椅子坐下,拍拍他的手安慰道,“霞姨帮你想办法。”


 


张晓波此刻注意力全在眼前捧起的这碗豆浆上,香气浓郁的滚烫液体,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顺着食道暖到胃里,舒服得张晓波直想叹气。


 


见张晓波没反对,霞姨又自顾自地说起来:“老话儿怎么说来着,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


 


“年轻人嘛就得多接触,多了解。”


 


霞姨年轻时候有个外号叫“话匣子”,现在看来一点儿没叫错。


 


张晓波凭着这么多年对霞姨的了解,一边“是是是”,一边“对对对”,一碗豆浆见了底。


 


异常配合的张晓波让霞姨甚感欣慰,没让人省过一天心的孩子总算是长大了,懂得长辈的一片良苦用心,“波儿,那你吃完去捯饬一下,我跟陈先生约了下午见个面。”


 


“……噗!”


 


满满一口豆浆从鼻腔倒灌出来。


 


“哎呦!”霞姨被吓了一跳,赶紧抽了纸递给张晓波,“这孩子!看把你给激动的!”


 
“……”
 


 


 


张晓波本来就对相亲不感兴趣,现在相亲对象突然变成了年少无知时的暗恋对象,不堪回首的往事就更让张晓波想退避三舍。


 


“报应啊,真是报应。”张晓波生无可恋地趴在时樾办公桌上嚎叫,距离霞姨给他的“死期”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我看未必。”时樾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兴致勃勃地分析起来,“青梅竹马,又是久别重逢。啧啧……好桥段呐。”


 


“呸!根本就是冤家路窄。”张晓波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张晓波头一次这么萎靡不振,时樾愈发按捺不住八卦的心:“那你对他还有没有感觉?”


 


“滚!”张晓波突然炸了毛,在桌上随手抓了个物件就朝时樾扔过去,却被对方稳稳接住,“有个屁感觉!人早把我忘了!”


 


时樾摸着下巴,笑得意味深长。


 


 


 


看来时樾也是个靠不住的,张晓波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不过这事儿只能靠智取,幸好他提前准备好了对策,看准机会就溜之大吉,可千算万算,张晓波漏算了霞姨居然半路放他鸽子?!


 


匆忙赶到约定见面的咖啡厅,张晓波见到坐在靠窗位置悠闲喝着咖啡的陈均平,心跳骤然抢跳了两拍。


 


张晓波深吸一口气推开店门,自言自语地念叨着,“不锻炼还真不行……”


 


陈均平注意到张晓波,站起身朝他招手。


 


咖啡厅细细的窗棱把北京冬天的阳光割成好几道,十几步的距离,忽明忽暗的光晃得张晓波有些恍惚,等到双方都落了座才想起来解释,“呃……霞、霞姨突然说她有点事……”


 


“我知道的。”陈均平对张晓波微微笑了笑,叫来服务生,要了一份饮品单递给张晓波。


 


张晓波看着单子上各种花样的咖啡眉头紧皱,犹豫之下还是点了“一杯热牛奶,谢谢。”地地道道北京胡同里养大的孩子,就着焦圈儿豆汁儿能喝三碗,咖啡吞不下一口,光是看到陈均平面前的冰美式,张晓波都觉得嗓子眼里是苦的。


 


陈均平盯着唇边一圈奶沫的张晓波,脑子里出现了很久以前陪诗雅看过的一部八点档,他吐槽她喜欢用这种毫无逻辑的东西消遣,但现在看来主角肉麻荒谬的行为也不全是毫无根据,冗长多余的慢镜头也变得真实可感。粉嫩的舌尖沿唇线划过半圆,让陈均平在北京最寒冷的日子里感到燥热。


 


“那个……”张晓波被陈均平盯得心里发毛,“可以开始了吗?”


 


“咳…”陈均平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把桌上的笔记本屏幕转向张晓波,“好。”


 


其实说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事,设计方案霞姨已经亲自敲定了大部分,剩下的这些让张晓波来定就是优中选优罢了,不过张晓波还是听得很入神,偶尔会提出点自己的想法。


 


分别前陈均平问张晓波借用手机,说是出来的时候手机可能忘在单位,只好打个电话让同事开车来接他。看在是旧识的份儿上,张晓波好心想陪他等同事过来再走,却被陈均平婉拒,还帮他叫了的士。


 


“再见,陈均平。”张晓波看着车窗外的陈均平,认真地跟他告别,这一次或许是他们最后的交集了。车缓缓启动,张晓波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感到轻松,反而有些伤感。对他来说,陈均平的每一次出现都像是沉寂漆黑的夜空中一闪而逝的流星。


 


车辆化作光点迅速融于夜色,陈均平摘下浮起起雾气的眼镜在衬衫上擦,旁边大衣兜里的手机静静躺着,呼吸灯在黑暗中闪烁,来自于一通五分钟前的未接来电。


 


TBC


 

一个人吃柿子:

第一个仔(?)
做这个骚扰了舟舟n久
总算做好了
具体都在宣图里了❤️

链接这里贴不了 可以去微博戳
微博同名
【鞠躬】

奴隶.1(陈霆x姜希宇)

彤:

   猛烈的太阳照射着黄土,大街小巷上,小贩的口水乱喷不停叫喊,希望有人能买自己的货品,在普通的摊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特殊而简陋的摊子上,货品们统统挤在一起蹲在黄土上,摊主顶黝黑的皮肤,右眼还有着一道疤,已经失明,用自己仅有的左眼盯着买主神色严肃。买主他们仔细的看着地上的人,打算买回家,做苦工、做性*奴、做实验者都可以,谁让他们是奴隶呢,奴隶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权,最卑微的人,只听从主人的差遣,唯一可以决定的是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死,当然只限于自杀。
  蹲在第一排最右的姜希宇把头埋下,不想引人注意,两膝之间展现出紧张的神情似乎还在对自己变成奴隶的事实感到震惊,自己的父亲是个赌徒加暴力狂为了抵债,把自己卖到这里。在蒙住双眼后被绑到一个小黑屋中,自己不知不觉的就卖到这里,不过这样也好,这样母亲就暂时安全了。慢慢的胃酸开始翻滚,刺痛着他的身体,他已经几天没吃饭也没洗澡了,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不想被卖去奴隶主家,他知道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曾几何时还在自己家的时候,看到对面的贵族的奴隶,每天在房间中叫得惨烈,灯光照射出奴隶主鞭打得狠毒,每天出来都是一身伤,他人还是挺好,将食物送到柴房给姜希宇,可惜过不了多久,他便自杀了,受不住这昏天黑地没有尽头的日子,在房屋门前上吊,死前面容惨白,浑身上下都是伤,可来埋葬的人哪管这个,只会讨论着麻烦,难耐的问题,已经习以为常,奴隶嘛,死了不过是死了一只蚂蚁。
  他刚要抬起头看看情况,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着他,面容可怖,满脸横肉,笑得他心里一抽一抽的害怕,突如其来的人,让他的眼睛不禁睁大,搭着白皙的皮肤,即使脏脏的,也挡不住他原来的干净气质,圆溜溜的眼睛更是把自己暴露,惊慌的神情更是挑起买主的兴趣。见那人笑得更加兴奋了,姜希宇心里感觉不妙和恐惧,难道自己就真的一生为奴了陪在这个人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什么都不可以反抗?不,不要,不要...
  那人肥大的手扶在姜希宇的肩膀上,姜希宇从没有那么抗拒害怕过,即使在面对父亲狠毒的打骂,母亲的叹息与埋怨,感觉那人的手掌重得厉害,自己都快要被他压得倒下了。那人又笑嘻嘻的准备用那油腻的手摸姜希宇的脸,姜希宇皱着眉头,抵死不从,把脸偏过一边,无辜的表情让那个人感觉到欢喜,买主让摊主解开姜希宇的锁,摊主起初不放心怕姜希宇跑了,还是不肯解锁,那人却说想看看脚,摊主知道每个奴隶主或多或少都有点癖好,已经习惯但还是不耐烦的解开,反正他的手还锁着,跑出去能干嘛
  那人死死的盯着姜希宇的脚,脚踝原本白皙细腻的皮肤被枷锁磨得发红却感觉别样的好看,盯了许久,姜希宇不耐害怕着,被人看着的滋味不好,自己就像待宰的羔羊,等那人走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趁那人和摊主交谈的时候,他猛得跑出摊子。毒辣的太阳照着他全身,让他力不从心脑子里一片混乱,刚从黑暗的环境中出来,猛得受到强光的洗礼,眼睛感觉到刺痛,而且他几天没吃饭了,就喝了点水,跑不了多久就全身乏力,他不管不顾不能再回去了,在那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受得罪够他下辈子吃得了,现在他要逃,以后也不要回去。
  “不要不要不要...啊”姜希宇嘴里沙哑的喃喃细语,猛得扎进一个人的怀里,姜希宇被自己眼睛的雾气蒙得看不清那人的面容,只记得那个人剑眉星目显得正义,应该是一个好人吧,希望是好人吧,姜希宇猛烈的祈祷着,“救..我,救救..我,拜托了。”自己的眼泪一滴一滴的眼泪砸在这个人的手臂上,沙哑的声音透着绝望,自己的身子逐渐发烫,情绪控制不住涌向这个人,紧紧的抓着这个人的衣襟,头晕晕的沉沉的,却很喜欢这个人身上的味道。
  等到摊主和买主赶到,立刻让他把姜希宇交出来,他想着怀里这个人晕倒前那可怜的样子,不禁皱眉,“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虽然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就救了他,可能出于怜惜吧或者还有些什么,摊主得意至极,而胖买主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极品货色又怎会放弃,“我可以出更多。”但只见男人在摊主耳边说了几句,摊主便把姜希宇直接送去,买主气得浑身的肉颤急切的问,可摊主只让他自己要明哲保身,因为那个人是陈霆。
  陈霆把姜希宇抱在怀里,怀里的人怎么都不肯放开他的衣服,他也无所谓的抱着他,怀里的人发着烧,紧蹙的眉头好似抹不平,双唇紧咬着,好像不想把自己的痛苦流露出来,但嘴角的伤和因手臂纤细滑下的衣服而露出的伤口密密麻麻,难免不让人知道他遭了什么罪,现在有多痛,陈霆的手不禁附上姜希宇的背,想要安慰安慰,发现这骨头明显得太过了。
  突然间,怀里的人鼻子喷洒着热气,禁闭的双眼流出眼泪,又滑出两道泪痕,紧抓着衣服,指尖泛白,不再咬着嘴唇,开口有气无力的说了声,疼,救我。可怜得让陈霆不禁把他抱得更紧些,任凭他的眼泪浸湿了自己的衣服。陈霆让司机开车开快点,姜希宇缩进陈霆怀里,依靠着怀中的温暖,嘴里吐出呜咽,时时刻刻都在害怕着热源消散,就像之前妈妈每天晚上都会不见了,自己在黑黑的柴房里与屋里老鼠、屋外野兽过夜一般。
  回到家中,陈霆把医生叫来看看,可医生看着这个场景又显现出为难的表情,姜希宇还在抓着,陈霆又不好使力,医生吞吞吐吐的让陈霆把手代替衣服,这样好检查,不然检查不了,陈霆之后把手送过去,姜希宇还真握住了,陈霆伸出一根手指抚了抚姜希宇的脸,还真挺好玩的,还在小弟在外,医生检查,没有发现这一动作。陈霆心想和必躲着呢,他现在是我奴隶,我想做就做什么,为自己的小心翼翼笑了一声。医生听到后抖得一激灵,说出姜希宇的情况,虽然得是发烧和几天没吃饭,可是他现在这样的情况貌似已经很久还很频繁了,只要接下来好好吃东西,吃点清淡的,休息休息,吃好发烧药可以恢复的,但里面还有病根,我回去再问问吧。
  陈霆将医生送退,然后看着怀里的小人,思考着以后怎么办
  
  
  
  


emmm,新年换手机了,希尔薇莫得了,所以就自己写一个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小沙雕突然出现)放台风假了,时间应该充裕一点了,希望在广东地区的wifi小可爱注意安全呐,我家有吃可以来啊(x)

【时司】【霆宇】齿轮(24)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时樾×郑开司


陈霆×苏星宇


狗血预警!!!!!!


苏星宇对着镜子刮胡子,心里盘算着一会儿面试如何表现,刀片划过下巴,用错了力度,一条长口渗出血。


苏星宇贴上创可贴,侧了侧脸,打量着镜中的自己,不知会不会影响面试。


面试专用的两千多块衬衫揉成一团扔在沙发上,苏星宇在自己衣柜找了一圈,觉得都太过随意,索性拿了时俊青刚洗好的衬衫来穿。


出门前对着穿衣镜晃了一下,抓了把乱蓬蓬的头发,下巴贴着创可贴,有些宽松的白衬衫,俨然一个大学生。


面试房间内苏星宇一人对着七位面试官,一溜的总监头衔,没想到是这样大的阵仗,握着麦克风的手开始出汗。


刚张嘴开唱,门砰的一声打开,人还站在门口,七位面试官有些惶恐纷纷起立。


那人也不应,在面试席位中间的位置坐下,正对着苏星宇,原本的面试官也只能退到一边站着。


那人点了一下头,示意苏星宇继续。


苏星宇昨夜喝多了酒抽多了烟,又被一通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发挥如同泥石流。


一张嘴key就起高了,内心大叫不好,果然,副歌部分声嘶力竭的唱上去,节奏也完全不对,心想这下可糟糕了,平白的大好机会,硬生生的要错过了。


一首结束心灰意冷,垂着眼皮深深的向面试官鞠了一躬。


掌声这时突兀的响起,苏星宇惊讶的抬头去看,竟然是后到的那位面试官。接着,房间内此起彼伏的鼓掌声,苏星宇羞得无地自容,以为这是嘲笑他唱的差劲,差点夺门而出。


那人此时开了口,“你知道你自己的问题在哪吗?”


苏星宇头低的不能再低,讷讷的点了头,两只手将麦克风紧紧攥住。


“气息不稳,喉咙发紧,调子也不准……”


苏星宇听不下去,当下截住话头,“耽误各位老师的时间了,对不起。”


苏星宇向面试官又鞠了一躬,放下话筒转身向门口去。


“但是,这都不是问题,你有潜质,只要经过我们的有针对性的特别训练,红,只是早晚的事。”


苏星宇回过头,不可置信的问,“你的意思是……我被入取了?”


那人挥一挥手,秘书递上来一沓材料,摊开给苏星宇看,“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签约。”


这下不只苏星宇,其他人也面露惊讶,不过转瞬即逝。


苏星宇一把拿起合同,把公章看了又看,以为自己是做梦。突然想到要感谢那人的入取,名牌上显然不是他的名字,一面鞠躬一面说,“谢谢老师。”


这样一来更像个天真无邪的学生,那人被逗的噗嗤一笑,“别叫我老师,我是陈霆。”


陈霆!岂不就是陈氏娱乐的老板,苏星宇惊讶,没想到老板竟然会亲自面试他,一时受宠若惊。


见陈霆一脸笑容的看着他,紧张起来,抖着声音说,“谢谢陈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