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互攻團團長♂:

陈导要求的剧情,我连港产片都安排上了,这回大伙儿能满意了吧~ 

互攻團團長♂:

陈导说的剧情,衍生cp都安排上了,导演您看可还满意?
(绝大部分剧名来源经典台剧,不知道大家是否get到) 

慕冬木东:

《真相是真》完整版
(图源水印)
压缩成啥渣画质了?????超话看吧😂

慕冬木东:

重发。

他俩和谁都不一样。




——————




有没有一个人,和你相遇在已经褪去天真但尚未疲惫失望的绝佳年纪。




你每接近他一寸,就发现他身上的好又多一分。每多听他说一句话,就更加觉得那是世界上另一个你。




你们站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角度看这个世界,他陪你担忧陪你畅想,也陪你变强。你慢慢就觉得连灵魂都被吸引,慢慢发现世界上没有一个再比他合心意的人。




后来你们亲密如挚爱,坦诚如挚友,不管走了多远不管世界如何在变,再也没分开过。




你们都是比绝大多数人优秀强大的发光体,在很早的时候就学会了靠自己。所以你们不需要时刻依赖彼此,也不必分神去担忧早已经无比信任和敬慕的对方。到后来你们甚至不用说太多话,一呼一吸间好像就已经能明白另一个人的全部心意。




像并肩而立的两棵树,同风同雨同朝阳,是蓬勃挺拔傲视山林的个体,但土地下的根永远紧紧缠绕在一起。




这样的情感,你该下怎样的定义?




这样的情感,其实已经早就无所谓定义。




也正因为这样,外界那些虚虚实实的猜测都显得狭隘片面起来。




在他们的战场,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才是真正有故事的地方。多少人在台上卖力表演,多少人谢幕之后再无交集。




而偶然有幸望见的,在暗处被微光照亮的那些温暖片段,往往才是最真实的相伴吧。



慕冬木东:

李易峰:"反正老子不跳舞。"


陈伟霆:"但是这个不跳舞就很傻。"


李易峰:"那别人也不会啊,五六个呢,又不都是你们跳舞的。"


陈伟霆:"你自己说,别人我管得着吗。"


李易峰:"那什么,那不是有伴舞吗?"


陈伟霆:"有伴舞也不行啊,人家跳来跳去然后你脚不离地不是很奇怪。又不是赞赞新时代。"


李易峰:"赞赞新时代怎么了?你嫌弃啥?"


陈伟霆:"我没有!我就是说我可以教你!"


李易峰:"滚!学得会我早就学了!反正我不跳!"


陈伟霆:"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易峰:"你就接着笑,我一会儿就找人改节目,谁愿意跟你一块儿似的。"


陈伟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逗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跳舞他们有设计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易峰:"……"


工作人员A:"卧槽那边怎么了?李易峰在揍陈伟霆?他俩关系好真的是演出来的啊,啧啧啧。"


工作人员B:"唉,罢辽,娱乐圈没有真情。干活吧。"


(只是脑洞,节目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切以播出为准。)

慕冬木东:

(今天是奇迹峰峰)
大概设定是,少年王爷与老家臣家的小公子?
“父亲说,王爷智勇无双,只是缺了些做大事必要的耐性。”
“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他说的非常对,你把书还给我,我们一起读书修身养性,多好?”
“好啊,这本太无聊,春宫怎么样?”
“王爷!!!”

慕冬木东:

“发那条消息的人,到底是不是你。”
“是我,都是我。出卖你的人是我,毁掉你未婚妻肾源的也是我,恨吗,不如一枪杀了我。”
“你是不是以为我舍不得。”
“你当然舍得,你是我见过最舍得的人。来啊,开枪啊,反正我早就没什么好活。”
“疯子。”
“我一直就是个疯子,从那天晚上遇见你开始。”
“你是疯子,所以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疯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请根据对话自动脑补整个故事系列】

哈喽,妖怪【四】

call_me小萌君:


我,真的,不是,沙雕(卑微笑)


————————————————————————


李易峰这一觉睡到了大中午,迷迷糊糊一起身,脚一蹬,没想到把睡床边的陈伟霆一脚踢下床了


听到陈伟霆“哎呦”了一声,他才清醒过来


陈伟霆看着一直在哈哈哈哈的李易峰,一脸疑惑地问他:“怎么了?”


李易峰:“你做噩梦了,摔下床了”





凑合着吃了顿中午饭,李易峰才想起昨晚陈伟霆跟他提起的工作


“怎么滴了大老板,这回又让我干些啥活”


“晚点你就知道了”



大伦给陈伟霆发了信息,说傍晚的时候来接他



陈伟霆跟李易峰打了几盘斗地主,把欢乐豆都输光了,才想起亲爱的小助理的“傍晚见”


他拉了把满脸怨气的李易峰,说:“上班去”


李易峰一把给退开了,问他去哪


“我也不知道”


“远么”


“应该吧”


“那咋去”


“不知道”



李易峰这会真的想撸起袖子把这位大老板揍成个大猪头




换了套衣服两个人才慢悠悠地下楼,李易峰看了看周围,对陈伟霆一脸假笑,说:“霆,你就在此地勿动”


“你要去买橘子?”


“小爷去给咱俩整辆车!!!”


说罢,小李就脚踩风火轮走了




大伦这时候来了,把车停在了陈伟霆对面的大马路,怕自己老板看不到自己,还走出车外死命向陈伟霆招手


“老!板!快!来!啊!”


“快!来!啊!”


“来!啊!”


“啊!”



他吼得很大声,耐何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更大声,对于远处的陈伟霆来说,大伦这一蹦一跳还招手的动作像极了某些门口站着的老妈妈


他怎么好像还在说“老板快来玩啊”???




陈伟霆疑惑之际,看到李易峰推着辆小绿车来了


李易峰拍了拍那个塑料后座,说:“上车吧”


看陈伟霆不动,李易峰踹了他一脚


“快啊,爸爸可是交了九十九块钱押金的”



陈伟霆无奈地指了指马路边


李易峰顺着他的手看过去,也看到了一蹦一跳的大伦



“咦,这不是你的败家小助理么……”


“嗯……”



“这一蹦一跳干嘛么”


“怎么好像还在说什么快来玩啊”



陈伟霆想了想,说:“他可能是来嘲讽我这个贫穷老板的”



李易峰心想嘿毕竟是住在我家的狗子可不能让人给欺负了



李易峰说“没事哥哥替你报仇”


说罢又拍拍后座,叫陈伟霆坐


陈伟霆乖乖坐了上去



只见小李把路边卖衣服老大爷的那个正在狂喊“九块九错过了就没有”的大喇叭抢了过来,说大爷我借一哈啊


小李拿了喇叭,一屁股坐上了小绿车的骑座



小李坐稳了,摁开了喇叭


气吞山河地朝对边的大伦喊了句


“滚!!!”



小李把大喇叭放在了车篮里,蹬起了小绿车


小绿车biubiu启动了,刚踩了一米不到,大喇叭里又传来了一句气吞山河的“滚!!!”



小李把车停了下来,只听到大喇叭又传来了一声“滚!!!”



小李拿起来乱摁一通,想不到把声音放更大了,还加快了倍速,变成了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小李着急地喊:“不是啊这咋回事!”



在陈伟霆的狂笑中,他听到了大爷的怒吼


“你丫的摁到录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