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迁说」Something Else[14]

夏迁:

《Stalking》 Cross 《心理罪》方木 




文/夏迁


 


 


第十四章


 


保温瓶里的牛奶还略有些烫,路上堵着车,前进速度缓慢,方木这会儿吃掉了梁宝晴车上放着的早餐,小心地吹喝了两口牛奶,没见洒,也就放心地没盖盖子,捧着保温瓶靠在副驾驶的窗子上发呆。


过一会儿,梁宝晴的手机响了,接听免提,孙一明的声音从话筒里扩散出来,告诉他们他已经和受害者的丈夫一起去接到了才去学校的孩子,路上有些堵车,大概得晚一点儿才能过去受害者的家庭住址。


梁宝晴回了句这边也一样,然后便挂掉了电话,顺着又动起来的车流往前开了一小段距离。


 


车子再次缓缓停下时,方木瞧着窗外那些亮起的红色的车尾灯,从鼻腔里长长地出了口气,摇晃着保温瓶,肉眼可见的不耐烦着。


一分钟后,他在车窗的雾气上画了个简笔画版的Ice Land,三分钟后,他开始用食指和中指在车门的扶手处敲拍子,声音不大,节奏很强。


五分钟后,梁宝晴耐性丧失,瞥他一眼:“……你到底想干嘛?”


方木嘴角抿出冷硬的弧度,回看着梁宝晴烦躁道:“明明都告诉你们我有怀疑的对象了。监控视频显示嫌疑人是在早上五点半将冰雕摆进广场的,加上在现场有那么多的媒体和围观群众,网络上和早间的一些新闻播报上肯定已经传播得非常火热了,如果这时候去突然检查,他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还处于精神障碍之中,是最佳的观察时机。但是我们现在却堵在去第四名受害者的家的路上。”


说到这里,方木的眉毛更是皱了起来:“至少,你们可以像昨天一样分为两组让我去看看吧?又或者……”方木侧过身来,认真地盯住他,“要是你认为我经验不足,你也该要趁这个时机去看一眼吧?”


 


梁宝晴不为所动地把视线移回路面,一面驾驶一面缓慢道:“假设你说的是对的,你的怀疑也是正确的,你认为对方那样的杀手,会轻易让我们找到切实物证来定他的罪吗?”


方木张口欲言,梁宝晴却不准备让他说话:“我知道你擅长窥心刑讯,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凭一个推测的时机还不够。你说那个孩子曾经去那家店里暴食,你确认他只去了这一家店吗?你认为学校,家庭,其他孩子可能经过的地方,就不可能有人观察到他身上的伤吗?你自己也说过,嫌疑人是个自信自恋的家伙,如果他足够聪明,他会用所有的共通事件和无法证明事件作为盾牌,你的做法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三十,不仅不能阻止他,还可能会刺激他的行为变得难以预测。”


 


方木深吸口气,胸口闷着的那股自从看到那孩子的照片之后生成的无法形容的情绪,在听到梁宝晴有理有据的解释后并没有沉寂下来,反而因为知道对方说的都是事实,愈发让身体有些不适。


拥堵的车流仍然行进缓慢,地铁和公交再多也做不到让公路在这时候变得通畅,方木不喜欢堵车,也不喜欢来往的人流,杂乱无章的人网会让他有种类似窒息的错觉,无谓且碍眼。


 


车子里静了一会儿,梁宝晴双手覆在方向盘上,缓慢道:“乔教授提醒过我,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


方木挨着窗户的脑袋动了动,皱着浓眉转回头来:“……什么情况?”


梁宝晴没有看他:“你不是很擅长观察别人,绘出他人的心理像么,没有试着做过自己的?”


方木眯起眼睛:“……你分析出我什么了?”


 


前面的车子尾灯变红,梁宝晴踩下刹车,声调淡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孩子究竟遭遇过什么,你或许观察到了他的暴食症状,他身上不知如何产生的伤,他近乎反常的内向个性,但是他身上具体的经历,我们还并不知道。你脑海里现在有的那些信息,说穿了,不一定是你直观看到的,也有可能是你在代入杀手的心理时感受到的。”


梁宝晴顿了一下,侧眸看向方木,“你需要分清楚,那个孩子叫王聪,不是任何其他的人,也不代表任何其他的人。没有必要,更不应该,从任何视角先去定义他。”


 


方木握着保温瓶的手指指节微微突起:“……你认为我代入了凶手的思维方式无法抽离,加之那孩子的经历让我有一定程度的共情,所以我合理化了凶手的行为么?”


梁宝晴摇头:“没这么严重。”


方木眯了眯眼睛,语气中忽然就带了几分有趣:“你放心,我的经历不会对我的分析造成任何问题,这一点和你恰恰相反,梁顾问。”


 


梁宝晴听着他在“顾问”二字上故意加重的语气,突然有点儿后悔在现场时让这人坐进他的车子——早知道就把他丢给孙一明了。


过了出口,道路终于渐渐通畅起来,梁宝晴踩下油门,不到十分钟后终于看到了怀峪别墅小区的入口。进去后又沿着坡路开了三分多钟,才看到了一座号码正确的独栋欧式风格的小别墅。


 


梁宝晴开到了地方,没看到其他同行的车,也没有在车里干等的意思,反倒是径自下了车,沿着院子外围去观察了一圈。


他下了车,方木也不想干等,虽然本意不是要跟着梁宝晴,但两个人仍是做出了同样的行为。


 


第四名受害者叫韩玲玉,今年34岁,是泉光集团董事长王永安的夫人,夫妻二人育有一个十岁的孩子,名叫王聪。据了解,王永安虽然建立了泉光公司,但实际上负责把集团发扬光大的则是他的妻子,韩玲玉在商业头脑上强于丈夫,丈夫也很安心她来管理公司。一家三口生活无忧,据同事朋友反馈,也还算是和睦,一直平平安安。直到两天前深夜,报警中心接到了王永安的报警电话,说是韩玲玉已经失踪超过八个小时了。


 


韩玲玉工作繁忙,两天前其实正准备出差,王永安回家时正好和韩玲玉本来说好的离开时间错开,那时候打电话不通,他只当对方是在路上,也没有在意,但是几个小时后再打电话仍然不通,那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有些不放心的询问韩玲玉一同出去的同事,这才知道韩玲玉曾用短信告知同行者她临时有事,要换乘下一班飞机,所以那些同行者此刻也联系不上她。王永安始不得已询问机场,工作人员却回复他这条航线上的航班里并没有韩玲玉这位客人,他这才报了警,后来也在报纸上刊登了寻人的消息。


 


对于他们这些成日和凶案、跟踪案以及尸体打交道的警务及相关人员,除非必要,下班时间通常都不想再接触类似信息,所以郑妍和梁宝晴一时都不知道受害人是谁,只有孙一明在比对别的凶案受害者和失踪人口时瞄到过一眼,对其女企业家的身份有个印象,才因为现场碎冰的意外而先一步确定了受害者身份。


 


和前三具裹尸冰雕相比,这一具尸体不再是无名氏,有较为明朗的人际关系和日常轨迹,对此案的负责人来说也算是相对上的好消息,但是也只是相对而言,实际上他们得到的可以提供搜查方向的线索仍然不多,韩玲玉应该是在20号下午一点(9:50的消费记录,目击者询问和小区进出口监控可以确认她在小区外超市购买了果汁后回了家,小区内各处及失踪者家中搜查未发现明显争斗场所,小区出口的监控经由失踪者丈夫确认,一点开车离开小区的就是韩玲玉本人)到一点半(发出通知同事自己航班更改的短信)之间出事的。出事地点很可能是在小区附近,不过当时的搜查并没有发现明显的争斗现场,再加之小区本身宣传的就是保障隐私远离喧嚣,别墅之间有足够的距离不说,离开小区的路的对面,只有一间健身房和封闭式的娱乐厅,而诊所和超市都要过了拐角才能看到。


案发当天,天色阴沉有雾,又是周末午间,探访过程中没有能提供详细线索的目击者,受害者的车子后来被发现遗弃于某池塘中,无有用痕迹证据,家属也一直没收到勒索消息,受害者身边的关系经过调查,两天来也没能明确嫌疑人,直到现在确认受害者死亡。


 


方木看了看房子,又沿路走下来,觉得最可能的绑架现场,还是在这条离开小区的路上。


从这片小区去机场,半个小时差不多能够抵达,但是机场人多眼杂,方木查了最优路线,让梁宝晴看过,二人基本确定路上缺乏可以作案的偏僻路境,也就只有在受害者离开小区时,借着时间、天气以及地形的便利,在那个拐角的视觉盲点的地方,通过什么方法把受害者引下车最为靠谱。受害者身高156厘米,体重48公斤,以行凶者的体格绝对能够轻易制服她,然后只要再把受害人塞回车里,自己驱车离开,到一早选好的偏僻地点弃车,自然就不会有后顾之忧了。


 


方木站在拐角的盲点区,四顾一圈,叹道:“没用的,他完全可以从没有监控的地方越过栅栏,从超市后面绕到这里。之前在别的地方弄清受害者的车型车号的话,在前面几个路口都可以确定受害者的方向是回家,然后就是在这里蹲点,这里不会有大量的车和行人经过,何况是那个时段。”


 


言说至此,拐角便冒出了一辆车子,方木抬眼一扫,开车的正是孙一明,瞧见他俩便停到路边,摇下车窗道:“还挺勤快啊,上车,人回来了,先去别墅里看看。”


梁宝晴把车停在上面,和方木是一路走下来观察的,此刻从车头绕到车子另一边,便扫到了主副驾驶座位中间,坐在后座上的那个低着头,瞧不清面容的男孩子的身形。


他犹豫了一下,探出手去,想打开后座的车门。


 


却被方木抢先了。


方木拉开车门,先他一步坐进后座,关门前,又用下巴示意他赶紧坐到前面去。


梁宝晴默默地想,这家伙真是一点儿都不坦率。便坐进了副驾驶。


 


车子沿着二人出来的路开回去,方木先是瞄了眼坐在后座另一头的受害者的丈夫,又垂眸看了看低头抠弄手指的孩子,过一会儿,声音很轻地问:“你记得你见过我么?”


王永安以为旁边这个看上去像个大学生的人是在问他,转过头来,才发现方木略弯着腰,脑袋抵着前座,眉眼透出几分温情,是在低头看他的儿子。


 


而他的儿子王聪,仍然专心致志地抠弄自己略胖的手指,根本没有给出反应的意思。


木讷,呆慢,这几年,越是长大,越没有长进。


王永安瞧着一脸小心的方木,又瞧了瞧自己的儿子,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警察叔叔问你话呢,没有听见吗?”


 


王聪握着自己的右手食指,慢慢地抬起头来,没看父亲,也没看方木,只是盯着那座越来越近的自家别墅。


王永安瞧他这样,勉强看向方木道:“……大概,他也察觉到……出事了,所以才……”


方木抬眸看他一眼,声调恢复了原本的冷脆:“没关系。”


 


TBC.

评论

热度(53)

  1. 凌无妖夏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