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中秋是团圆的日子 大家都拖家带口奔团圆

(⚭-⚭ ):

天晚了,不知道哪家灯火有小孩儿被逗哭的声音,哭的撕心裂肺惨绝人寰,吵得人没法入睡。




方木辗转反侧。

时樾也逗方木,说,你也哭一个。

方木赧,说你别添乱。

时樾说,哭一个嘛,压过他。

方木躁了,别闹了,人家是小孩我是大人,一会别人报警了还要麻烦同事……

时樾眉毛一竖,谁敢报警?

方木说,我报警。

时樾说时迟那时快,眼一搭眉一撇,猝不及防地大声干嚎起来。
隔壁仿佛被吓住,小孩儿转瞬噤了声。

还有刚才还义正严辞的小警察也失语。

时樾蠕动过去抱住他。耍流氓难得没被警察同志骂,后者倒是理解了他的好意,安静地闭上了眼睛。时樾亲了亲他后颈,搂着人合上眼。




张晓波抱着枕头蹭到张启山床上,笑嘻嘻地说过节,我不走了。

隔墙传来小孩喧嚣哭声。

张晓波愣了一愣,精神立马抖擞,冲着隔壁作恶犬吠。

张启山都没反应过来。

隔壁顿了一下,被吓到哭得震天。


当晚最后的收场,还是由张启山去了隔壁,双方家长就自家熊孩子进行相互道歉致意,最终达成和解。


张晓波抱着抱枕坐在床上,等到了替他道歉回来的张启山。

他用眼神询问咋办。

张启山说,咋办,用屁股还。




苏星宇被熊孩子吵得睡不着。

梁宝晴蓦然起身披衣,安静向外走。

苏星宇连滚带爬拉住他:你别!别冲动!你别去!我去!




安逸尘说,这是你妹妹的孩子吗?

宁致远点点头。

安逸尘说,你也哭一个听听。

宁致远闹腾了一整个团圆饭,说累了,不哭。

安逸尘的手就伸过来了。

宁致远的衣服就没了。

宁致远最终哭了一晚上。




孩子哭个不停。

皇帝刚开了个口:厉儿——

国师打断:你自己的儿子,你自己管。










他俩跟长辈吃完饭后,单独出来了一趟。在常去的酒店开了房。
高端酒店墙壁倒是隔音,就屋门最不牢靠。两人云雨一番,汗津津地躺在床上缓神儿。门口有一家抱着孩子的经过,哭声绵延不绝。这时候那墙也不隔音了,惹人心烦的声音由门处进屋,却一直连贯地透来,两个人都觉着有些受到搅扰。
陈伟霆不想打破此时美妙气氛,于是开他玩笑,说里也哭一个。
李易峰亦然,低眉想了想,欣然张开嘴,呜呜哇哇一阵乱哭。停了停,见陈伟霆还没接茬儿夸他,干脆拿出看家本领,挤着嗓子装婴儿哭,惟妙惟肖。
李老师一样表演课上完,心里自鸣得意,等着陈伟霆夸奖自己演技,却没听见回声。
他奇怪地转过身。
陈伟霆见他转过来,赶忙把头撇开,欲盖弥彰地以手掌遮着眼,挠了挠太阳穴。
嘟囔了一句什么。
李易峰追问。

陈伟霆说,……你一哭,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李易峰一顿。
他为他的深情所撼动,也为他的坦率而雀跃。更觉得他开人玩笑自己反掉链子,简直傻得可爱。


李易峰说,你过来。

陈伟霆凑过去。

李易峰啵地亲了他一口。


隔壁屋的哭声适时而止。

在曼妙的气氛中,他安然蜷在陈伟霆的臂弯里,小声说。



中秋快乐。



评论

热度(355)

  1. 凌无妖(⚭-⚭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