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第二部【1】

baixiaorou:

三年后。




浦东机场。




自越南飞抵上海的航班刚刚降落。




徐大律师和梁晨拖着各自的行李箱走出机场。




梁晨看了眼表,叹气说,“十二个小时,我的腰都快断了。”




徐大律师虽然还站得住,但是面色也不好,“临近国庆,航空管制也是多。”




梁晨抱怨着说,“现在十二点,我还得打车回家,换衣服洗个澡,整理好文件,差不多就该出门开会,这一天一天熬的。”




徐大律师说,“我的车在停车场。”




梁晨看了眼徐大律师,说,“这顺风车搭得有些远。我记得,你家也不近。”




徐大律师说,“公司附近有酒店。”




梁晨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插着风衣口袋,半开玩笑的说,“徐律,我今天的腰可不行。”




徐大律师看向梁晨,一双眼睛乌黑而明亮,笑了笑,“放心,我也不行。“






徐大律师开着车到了市区,酒店是徐大律师住熟了的。两人各自开了间房,住了一晚,次日一早出发去公司开会。






三年之前,徐大律师与朋友的公司与HY集团旗下的影视子公司正式联手,却没有进驻影视上游的制作环节。




徐大律师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越专业越有发言权,自己一方并没有任何从业经验,假使是一边学习摸索一边实践操作,便会浪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而且很有可能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以至于在日后逐步加深的合作当中逐渐失去主动权,成为金融大鳄口中又一例被迅速消耗价值之后即抛弃的案例。




同学深思之后,同意了徐大律师的看法。




徐大律师提出的是作为电商项目类合作。




同学的家族企业是纺织类,在东南亚深耕多年人脉和资源。目前,纺织业的逐步衰退是亚洲地区的共有问题,同学家族的合作伙伴也在谋求转型方向。因此,徐大律师提出了境内外合作开发电子票务。




使用他们的电子票务,购买HY出品的电影便可享受相当程度的票补。




而HY的电影则可借此渠道作为宣发的强力辅助,打开东南亚乃至更大范围的市场。




对于当地企业而言,则是以此作为转型的初步试水。




三赢局面,可谓众望所归。只是在推行过程中,仍不免因为当地市场情况有所磕磕绊绊,徐大律师此次前往越南,一方面是以出资人身份坐镇,一方面也是作为项目策划人去实地推进。




虽然此行疲累,但是收获颇丰。




会议上。




梁晨将此次越南之行的成果简报做了汇报。




同学和股东们坐在桌下。




原本对于徐大律师的决定有些异议的股东,在听完简报之后,态度也有所转变。




同学悄悄给徐大律师发微信,“牛逼啊老徐。”




徐大律师回复,“年底分红加两成。”




同学回复,“两成没有,梁晨归你。




徐大律师不由得一笑,看向台上侃侃而谈的梁晨。




梁晨是今年年初被同学挖过来的人才之一。




当初主攻刑辩,但可能满腔热血遇到无情的现实打击,年轻人一时没能好好消化,索性中途更改方向。




同学招了梁晨进公司之前,还特意跟徐大律师打了个招呼,神神秘秘一句,是你同道中人。




徐大律师直接拿文件夹敲同学的脑袋,不客气的说,请尊重同性恋者的择偶自由,是一个男的我就上我成什么了。




同学捂着脑门,说,这个你肯定喜欢。




徐大律师见到梁晨之后,就明白了同学这句话的意思。




梁晨长得不错,胜在个头儿高,身材好,年纪轻,人一年轻自然眉梢眼角都是勃勃的生机与野心。为了野心,也乐于去做一些事。




如果是三年前,徐大律师会喜欢这种人,懂事,知道进退,不会纠缠。床上运动应该也能够尽兴。




梁晨是后来才知道徐大律师和自己的性向一致,为此,特地在圈里打听了一下,小道流言虽不可信,但也可以作为参考。据说徐大律师三年前和一个男明星走得很近,但不知出了什么事,最后没成,徐大律师也就单了三年。




梁晨偶尔在微博刷到这个男明星,也的确长得出众,难怪徐大律师念念不忘。




这次去越南,梁晨知道是徐大律师给自己的机会,他也把握住了这一次的机会,工作勤恳,卖力表现,最终回来的总结报告,徐大律师让他主持汇报。梁晨捏着一把冷汗,幸好圆满结束。




下班前,梁晨主动约徐大律师吃饭。




徐大律师看了眼行程表,当晚没有其他安排,便答应下来。




梁晨定了丹千亭的包厢。


徐大律师落座,不看菜单便点了几样,对梁晨说,“奖金还没发下来就这么大手笔?”




梁晨说,“谢师宴总要隆重一些。”




徐大律师说,“你的顶头上司可不是我,这话说出去,不怕你老板伤心?”




梁晨说,“老板是老板,老师是老师。”




徐大律师一笑,抽出烟来点上,问,“不介意吧。”




他这一问,并不是询问梁晨的意见,只是例行公事走个过场。




梁晨看着徐大律师,不由得眼底一点艳羡。




他不羡慕徐大律师今时今日的层阶,假以时日,他相信自己也能够得到。




他羡慕的是徐大律师对任何人任何事都有一种淡淡的疏离和漫不经心。好像从骨子里就看不起其他人。这原本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但是梁晨也是后来吃过几次亏才发现,很多人潜意识都不自信,于是越是被人怠慢,就越是巴结怠慢自己的人。




冷淡和鄙视之间的微妙尺度,被徐大律师拿捏得极其精准。




包厢的一角挂着‘久去空水’的字画。字画底下是黑粗陶瓶,插着几枝鲜红的重瓣山茶花。




徐大律师穿的一身暗青条纹西装,袖口是菱形青金石。




他从来不怕张扬。




梁晨也抽搐一根烟,说,“徐律,借个火。”




徐大律师将打火机放在桌上推过去。




梁晨却起身,绕过桌子,走到了徐大律师的身边,弯腰去就唇前的一点火光。




火光燃了烟草。




烟袅袅升起。




梁晨透过烟,看向徐律,心不由得一跳。




徐律神情淡然,额头光洁,眼眸漆黑圆润犹如玛瑙,看上去反而要比自己小上几岁。




梁晨一口烟吸进去,忘了呼出来,呛得不住咳嗽。




徐大律师唇角掠过弧度。




梁晨咳完了,再看徐大律师,看见了这一抹微笑,心中却忽然撞起了一口气。




他原先只是借这个机会拉近徐大律师和自己的距离,如果能巩固住这层关系,那当然最好不过,但此时此刻却有一个念头强烈,他想知道,徐大律师的这种冷漠到了床上是不是还能维持得住。




徐大律师也站起身,走到包厢另一侧的纸门前。伸手推开了门,门外秋雨潇潇,院中草木被雨水浸湿,越发苍翠青郁。




隐隐约约的有戏声传来。隔着雨声,听不分明。




徐大律师听了一会儿,却是一笑,说,“真巧,唱的是你。”




梁晨一怔,侧耳细听,只听得断断续续的字音。




徐大律师靠着纸门,看向院中景色,淡淡的说,“良辰美景,不要辜负。”




梁晨看着徐大律师,心中再也按捺不住,走到了徐大律师跟前,伸手拿下徐律唇中的烟,主动吻了上去。




却在此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拉开。




梁晨愕然转头看去。




门外是两名男子,其中一个说,“是梁晨梁先生么。”




梁晨说,“我是。你们是……?”




那名男子出示警证,说,“有一起案子,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警方调查。”



评论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