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第二部【2】

baixiaorou:

梁晨虽然是刑辩出身,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阵仗,一时之间慌了手脚。




倒是徐大律师镇定,先是稳住了对方二人,立即又给同学发消息,同学收到风之后,马上托人帮忙,几个电话互相一打,那两名便衣警察接到上峰压力,只得悻然而返。




随后,同学赶到丹千亭,进了包厢。




梁晨坐立不安,看见顶头上司来了,心中更是惶惶不安。




同学也来不及安慰梁晨,一眼先去找徐大律师,徐大律师坐在桌边,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吃着鱼生。




同学问,“怎么回事?”




徐大律师说,“警方要找的人是梁晨,你问他。”




同学一愣,“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要是不知道,那你还让我……”




同学本想说,你既什么都不知道,就让我把梁晨保下来,万一梁晨真有个好坏,自己都得搭进去,但顾忌梁晨本人在场,也不便明言。




徐大律师淡淡说,“造谣容易辟谣难,我们的人进了警察局,若只是协助调查,那还好,但如果沾上案子,我们失了先机,亡羊补牢可就晚了。”




同学恍然,便看向梁晨,说,“到底怎么回事。”




梁晨听到徐大律师说‘我们的人’四个字时,心里还有一丝感动,但听徐大律师说下去,却是冷静得近乎冷酷,并不在乎自己的安危清白,心里也就冷了半截,听老板问起,便说,“我……我也不知道。”




同学皱眉,“没有半点线索?”




梁晨苦涩说,“确实毫无头绪。”




徐大律师开口,“可能跟梁晨之前经手过的案子有关。梁晨,你回去把资料过一遍,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再对同学说,“你去找你那些市局的朋友问一问,看能不能问出线索。”




同学和梁晨点头。




同学看梁晨神色极差,拍了拍肩,“先别着急,查了再说,可能是一场误会。”




梁晨苦笑。




同学再看徐大律师,“你呢?”




徐大律师说,“你们忙你们的,我忙我的。”






出了丹千亭,三人分成两道。




徐大律师开车回酒店。




越南的事情处理好了,梁晨的事自有同学会去解决,其实今天晚上,自己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才会答应梁晨的邀约。如今空下来了,越发无所事事。


空闲对于徐大律师而言,是一件很珍贵,也很无用的事。




车外,雨丝延绵不绝。




这个城市的深秋总是多雨,阴霾而潮湿,让人想起很多不愿意想起的往事。


徐大律师遇到红灯,停下车,抽了根烟,从照后镜里看见了自己的脸。




这样的夜里,忽然很不想一个人。




他需要另一具体温来温暖自己发冷的指尖。




徐大律师衔着烟,腾出手来拿着手机,翻着联络册,一行一行往下,选中了一个人。




雨时停时下,淅沥到了深夜。




床头柜上,搁着一支陶瓷黑精手表,一包拆了的保险套,还有一只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嗡嗡震动。




床上,伸来光裸手臂。




徐大律师接起电话,“喂。”




同学的声音带着一丝疲倦,但也有放松,说,“evan,事情解决了。”




说起来,也不是大事。不然也不可能就几个电话,就把梁晨捞出来。




梁晨之前跟着当时的律所老师处理过一单刑诉案件,被害人取保候审,但近日悄悄离开上海市,警方找梁晨,只是因为做一些了解。




徐大律师坐在床边,说,“明天让梁晨去趟市局,我们是良好市民,能协助警方,自然不遗余力。”




同学没好气的说,“不遗余力?奔前跑后的可是我。”




徐大律师一笑,刚想说话,身后的人却翻了个身。




徐大律师回头,今晚的床伴被电话声吵醒,睡眼惺忪的看着他。




是艺校的学生,练过舞蹈,腰身柔韧,五官英气,又年轻又热情,主动来认识徐大律师。




梁晨打听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




如果人人都能打听得出来,徐大律师倒要反省自己的言行。




徐大律师对同学说,“我还有事。明天再说。”




同学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很干脆的挂了电话。




徐大律师将手机放回床头柜,那年轻学生坐起身,吻着徐大律师光裸的肩头和肩胛,说,“是谁。”




徐大律师懒洋洋的说,“你猜。”




年轻学生一边吻一边说,“是前任,知道你在我这儿,打电话来吃醋。”




徐大律师失笑,回身回应那年轻人的吻。






次日一早,徐大律师起身,年轻学生还在熟睡。




徐大律师叫了外卖,放在桌上,留了字条,让那年轻人起来热一热再吃。




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徐大律师又发了信息给秘书,让她选一台最新的imac,送货地址就是学生的住所。




作为情人,徐大律师完美得无可挑剔。




阳光泼下,溅亮整座城市。




昨夜的雨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评论

热度(293)

  1. 腹黑族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