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无妖

金牌律师第二部【7】

baixiaorou:

徐大律师试了一轮各种办法,越试越是体会到什么叫做天罗地网插翅难飞。郁闷得要死,从办公室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秘书连忙说,“evan,那明天……?”




徐大律师回头盯着她,磨着牙说,“从现在开始直到明天,我请病假!”








写字楼楼下。




小赵打来电话,刘子光接起。




小赵说,“队长,全都办好了。不过……有必要吗?”




刘子光说,“这是案件重要相关人,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我的意思。”




小赵答应一声,说,“队长,那市局那边?”




刘子光说,“你带两个人再去检查一下现场,把小区附近路口的监控调出来,和酒店附近的监控做比对,看有没有重合车辆。”




小赵答应一声。




刘子光听着一阵引擎声,只见徐大律师的车开出地下车库,连车子都仿佛带着一股怒气。




刘子光不由得微笑。但这点微笑很快消散,他看着远去的车,皱起眉头。








徐大律师开着车,很快发现不对,油门和离合器被人动了手脚,车速一飙上去就下不来,把刹车踩到底也没有任何反应。




徐大律师额头冒出冷汗,这附近都是闹市区,现在又是白天,以这个速度飙下去肯定要出事。




第一反应是打电话报警。




这时候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码。都命悬一线的节骨眼了,徐大律师根本不应该去接。但是他看着这个号码,心中一动,接了起来,蓝牙耳机中响起刘子光的声音。




“你那一切正常么?”




徐大律师咬牙,“正常个屁,车子被人动了手脚。”




刘子光心中一沉,不祥的预感应验。




徐大律师说,“速度降不下来,刹车坏了。”




刘子光简单的说,“你撑三分钟。”




徐大律师傻眼,“三分钟?我撑三分钟干嘛?喂?喂!”




刘子光却已经挂了电话。




徐大律师看着前方车流,一咬牙,握紧方向盘。






三分钟,一百六十秒,却漫长得让徐大律师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都僵硬。




他在车流中左突右撞,好几次险些擦撞。




手机终于再次响起。




徐大律师接起,“你再晚一分钟打给我,就直接帮我叫救护车。”




刘子光说,“我已经通知警方了。”




徐大律师松了口气,“那现在怎么办。”




刘子光说,“两个办法,第一个是警方在附近找合适地点,用路障清空出一片区域,准备防冲撞物来帮你停车。”




徐大律师心往下沉,“这个过程需要多少时间。”




刘子光说,“最快也要三十分钟。”




徐大律师说,“你还是帮我叫救护车吧。”




刘子光说,“还有一个办法。”




徐大律师说,“什么。”




刘子光说,“你相信我吗。”




徐大律师沉默,握紧方向盘。




刘子光还要再说,却听徐大律师说,“你要我怎么做。”




刘子光深吸一口气,说,“你现在开到哪儿。”




徐大律师分神看一眼窗外,“翠苑路。”




刘子光脑海中浮现上海市交错纵横的交通线路图,“……往前开,上高架,在第二个口下来。”




徐大律师愕然,“去哪儿?”




刘子光说,“汇金广场。”




徐大律师眼看着高架入口在前,打方向盘,擦着一辆出租车,抢上前去。




出租车一个急停,司机貌似在破口大骂,但徐大律师已无暇顾及。






高架上,车速极快,又或许因为自己太过紧张,无形中影响了对速度的感知。




徐大律师长呼一口气,竭力让自己镇定。




耳机中传来刘子光的声音,“情况怎么样。”




徐大律师说,“OK。”




刘子光说,“声音有点抖。”




徐大律师一怔。




刘子光问,“害怕了?”




徐大律师恼怒,一句我操到了嘴边,却听刘子光说,“我在。别怕。”




刘子光的声音沉稳而镇定。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可以掌控全局,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徐大律师说,“在你遇见过的事件里,今天这种能打几颗星。”




刘子光说,“满分是几颗。”




徐大律师说,“五颗。”




刘子光说,“考虑你是外行人,半颗星。”




话音未落,一声刺耳摩擦声传来。




刘子光道,“喂?”




徐大律师的声音没有响起。




刘子光说,“怎么了?”




徐大律师的声音响了起来,“……没事。但是有个坏消息。”




刘子光说,“什么?”




徐大律师说,“我的手机快没电了。”




刘子光深吸一口气,说,“充电器呢。”




徐大律师说,“现在这种情况你让我松开方向盘去拿充电器?不如让我直接跳车。”




刘子光说,“还能坚持多久?”




徐大律师瞄了一眼手机,“五六分钟。”




刘子光说,“你赶到汇金广场要多久。”




徐大律师抿了一下唇,“……十分钟。”




刘子光说,“我们暂停通话,八分钟之后,我再打给你。”




徐大律师说,“好。”




刘子光的呼吸声似乎远离了话筒。




徐大律师心中突的一跳,脱口而出,“刘子光!”




刘子光的声音即刻响起,“我在。”




徐大律师看着前方道路,握紧方向盘,说,“……我相信你。”




这句话之后,话筒响起嘟嘟忙音。徐大律师中断了通信。




刘子光此刻身在警车,赶往汇金广场。小赵等人接到命令,在第一时间出动。汇金广场所属分区的警员也赶往现场疏散人群。




刘子光握紧手机,垂目看着漆黑的手机屏。




只有自己知道,镇定声音的背后是双手颤抖和芒刺在背。






小赵等人已经赶到了汇金广场之前的路口,与刘子光取得联系。




小赵说,“队长,距离目的地还有三十秒。”




刘子光说,“这次的世贸金融会,汇金广场也是会场地点之一,我看过平面图和设计方案,他们会用大量泡沫棉来做广场造型,你们搜集材料,搭建缓冲区域。从现在开始,八分钟倒计时,”




小赵回答,“明白。”




刘子光中断通话,看着手机,忽然问前方开车的警员,“能不能沿道高架路线。”




警员愣一下,说,“应该没问题。”






高架上。




徐大律师的车横冲直撞,几度险些擦撞。




徐大律师在两辆重卡之间蛇形而过的,重卡司机显然没料到会有一辆小车从如此刁钻角度疾驰而出,下意识一打方向盘,生生将徐大律师的车逼入逆行车道。




对面驶来的货卡狂摁喇叭。




徐大律师咬紧牙,盯紧了身边正行车道,猛打方向盘,抓住机会插道回去。




高架上,喇叭声和骂声交织一片。




徐大律师抓紧方向盘,看一眼导航地图,距离汇金广场还有五分钟。




再挺一会儿,刘子光就会打来电话。




却在此时,一声浑重宛若雷鸣的喇叭声震耳欲聋响起。




徐大律师错愕抬头,却见自己的车速过快,已与前方一辆重卡车尾的距离近在咫尺。




刚刚那声喇叭便来自重卡车队其他车辆的示警。




徐大律师下意识却也是徒劳无功的狠踩刹车,咬紧牙关,往横急打方向盘!              








刘子光的车在高架底下行驶,隐约听见如滚雷一般震动五脏六腑的撞车声。




刘子光一震。




车内其他警员也听见,不由得看向刘子光,等待指示。




刘子光拿住手机,拨出号码。




但传来的是机械女声,“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刘子光挂断,再拨打,依然是如此提示。




刘子光握紧手机,说,“绕去高架。”




开车警员说,“刘队,前面就是汇金……”




刘子光厉声说,“绕去高架!”




开车警员急刹车,转道赶往最近的高架出口。






车子飞驰,数分钟的时间,却让刘子光觉得漫长得将生命虚耗。




警员报告,“刘队,接到交通消息,高架发生车祸,不过没有人员伤亡。”




刘子光说,“就以车祸的理由封锁高架两端,派人分流车辆。”




警员回答,“明白。”




刘子光双手紧握,关节用力至森森发白。指节抵住嘴唇,咬得留下齿痕。






警车驶抵高架出口。




前往高架的社会车辆已经接到此处车祸的消息,纷纷绕道而行。而在高架上的其他车辆也因为车祸无法通行。




故此,此刻高架出口空空荡荡。






警车正要驶上,刘子光忽然说,“停车。”






警车靠边停下。




刘子光打开车门下车。




空无一人的高架,水泥钢筋构建的桥路笔直延伸,伸至天空尽头。




桥的弧度顶端,出现了一辆疾驰的车。






那是一辆前盖被彻底撞瘪的车。








徐大律师坐在车中。




刚才那一撞虽然尽量闪避,但挡风玻璃已经碎裂,飞溅的碎片划破了面颊。




徐大律师一边尽力控制车辆前进方向,一边用语音拨号,但手机毫无反应。不得已空出一只手来直接拨号。然而手机在刚才的撞击中受损,无法正常使用。




徐大律师咬牙,“操!”




道路旁一闪而过出口标志。




汇金广场就在出口不远处。




徐大律师抬头看向前方,却赫然见到刘子光!








刘子光站在车子飞驰前方,看着越来越近的车辆,拔出枪。








车与人之间的距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拉近。车前盖冒出浓浓白烟,引擎低吼,犹如一头失控猛兽。




刘子光表情冷酷,举枪,瞄准。




徐大律师背脊冷汗如针扎一般,手指紧紧握住方向盘。






两者之间的距离,犹如被看不见的怪兽飞快吞噬。






透过准星。




透过碎裂的前挡风玻璃。






两人似乎看见了彼此的双眼。也在彼此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刘子光猛然开枪!




左侧车轮中弹,车身猛地向左侧下沉。几乎同时,徐大律师左打方向盘,车子如漂移一般,打漂儿重重撞上道路左侧护栏,金属车壳与护栏发出极其刺耳的摩擦声。




刘子光拔腿飞奔追去。




车子足足擦出百余米的距离,方才停止。车前盖陡然弹掀,滚滚浓烟直冲蓝天










徐大律师费力解开保险带,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踹开车门,跌了出去。




但是一双臂膀及时的捞住了他。




徐大律师见是刘子光,彻底放心下来,身心透支,昏了过去。








小赵等人赶到,只见刘子光跪坐在地,怀中紧紧抱着一个人。



评论

热度(429)

  1. Samanthabaixiaorou 转载了此文字